梦远书城 > 简璎 > 医妻独秀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五


  素花微笑道:“王爷也是奴婢自小看大的,王爷还是头一回对一个姑娘这么上心,过去王爷对穆郡主也不曾这样,想来他们是有苦衷才会分开的,老天爷定会安排让他们再在一起。”

  太后满意的点了点头“你说的对,他们定然会再弦前缘。”

  出了慈惠宫,方太君连声吩咐车去快马加鞭回了府,一路上脑子里盘旋的都是太后的话和那犀利的眼神,就像有只无形的手紧紧揪着她的心。

  老天爷!太后那是赤裸裸的威胁啊!

  一回到镇国公府,她立即将田氏叫到房中,不由分说便是一耳光。

  田氏错愕的捂着脸。“娘……”

  方太君气得破口大骂,“你这愚妇!蠢妇!恶妇!你到底对秦大夫做了什么?让我这一把老骨头给太后叫进宫里训斥,我这辈子还没有如此颜面扫地过!”

  田氏又惊又愕。“娘……是什么意思?太后召您进宫,为了秦大夫训斥了您吗?”

  这怎么可能?秦肃儿不是下堂妇吗?不是已经跟宫里完全没关系了吗?到底是哪里出了错?

  同时,邹明仪亦已步履不停地回了府,从下人口中知道田氏被老太君叫去上房,便也匆匆赶了过去,得知老太君让太后召进官去严厉警告,又问清了田氏在惠仁堂做了什么,他气急败心,拍桌大怒。“慈母多败儿。”

  方太君这才知晓原来孙儿是在妓坊胡同里和人争风吃醋,被打成了重伤,所以媳妇儿才不敢召太医进府医治,就是怕事情闹大了会走漏了风声。

  方太君这会儿不敢想,万一太后知道是为了医治她那在妓坊里与人争风吃醋打架的纨绔孙子,秦大夫才遭受污辱的,后果会如何?

  “明仪……”方太君跌坐椅中,一脸的颓败。“你也知道太后和为娘是手帕交,可今日太后却不顾我颜面的警告我,可见秦大夫在太后心中的地位,何况又有翼亲王亲自出面敲打你,为娘是怕……怕这事闹到了皇上面前,会影响了你的官位啊!”

  邹明仪除了爵位,还有官职在身,正因为如此,镇国公府第才比其它国公府叫人高看了几分,亦能一直扩展人脉,邹明仪本人十分在乎他的官位,认为那是他宝刀未老的象征。

  “老爷,妾身不知、不知秦大夫是……”田氏吓得直打哆嗦。

  “住口!”邹明仪怒视着田氏。“你立刻收拾行装到庄子上,带着那不肖子和你那假聪明的媳妇儿一起去,没有我的允许不许回来,也不许再踏入京城步!”

  “老爷……”田氏一脸惨白,跌坐于地,她怎么也没想到一个小小的女大夫竟有两座大靠山,想到那晚她对秦肃儿的颐指气使,她更无力了。

  这一日,秦肃儿替一个舌系带过紧的孩子做简单的切开手术,一走出手术室便见多儿有些焦急的在候着。

  “小姐,太子妃派人来,请您自己一人秘密地速入东宫一趟!”

  秦肃儿直觉想到是太子妃病了,不想召宫里的太医,她立即脱下手术服,换了身衣服便上了东官派来的马车,只带了医药箱,没带其它人。

  太子妃罕见的要她自己一人进宫,不知道是哪里不舒服?她越想越担心。

  马车由东官角门而入,到了正南的丹阳门口,再换乘轿子到了郡主萧佩同的处所——珠玉宫。

  秦肃儿一见到太子妃,便心急的问道:“你病了吗?”

  太子妃脸色很差,活像几天没睡的人,她拉着秦肃儿的手。“肃儿,这件事你一个知道就好,千万不可让别人知道。”

  秦肃儿见状,神色也跟着严肃起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太子妃眼里含着泪,哀愁地道:“佩儿她……得了天花。”

  连秦肃儿这样来自现代的外科医师都不由得“啊”了一声。“确定吗?哪位太医看过了?怎么说的?”

  太子妃摇了摇头。“没有召太医。”

  秦肃儿不自觉扬高了声音,“什么?”

  “没敢召太医过来。”太子妃愁眉不展地道:“是我身边一个老嬷嬷看出来的,她说四十年前,她在宫里见过一位小公主病发而死,当时便是得了天花,后来,那宫殿的人都叫当时的主子赐了毒药,小公主的尸首也被烧了,宫殿封了起来,从此无人敢再踏入一步。”

  秦肃儿心里一沉。

  在宫里待久的老嬷嬷曾见过有人得天花也不奇怪,叫她心里怪不舒服的是,当时整个宫殿的人都被弄死了,是怕她们身上也带着传染病吧?

  天花是一种烈性的传染病,不仅是和生病的人直接接触会感染、吸到空气中的天花病毒会感染,连碰触到病人用过的贴身衣物、用品、排泄物等都可能感染,在十六世纪时曾肆虐全球造成三百五十多万人死亡,不能小觑,现代的医师虽然都对罹患天花的病人同样束手无策,可有疫苗的诞生,因此便再也没有天花肆虐之事。

  “所以你不敢召太医,怕真是天花,他们会对佩儿怎么样?”秦肃儿定定的看着太子妃。

  “我怎能不怕,天花是传染病……”太子妃软弱地道:“若是太医将佩儿得了天花之事传出去,我害怕有人会为了杜绝病源,要求烧死佩儿……”

  秦肃儿拍了拍太子妃的手,“现在一切还没有定论,你也别太札人忧天了,有我在,我保证佩儿什么事都没有。”

  “肃儿……”太子妃眼中出现一线生机,却又有更多的抱歉,若是肃儿进去被传染了,那她可就罪孽深重了。

  秦肃儿眼神坚定。“你什么都不必说,我先进去看看。”

  其实她说这些不过是安定太子妃的心罢了,现代科学发达,亦发明不出治疗天花的药,只能接种疫苗,她在资源缺乏的古代又能做什么?只是若没亲眼看看佩儿就走,她亦会寝食难安,

  那孩子多么漂亮、多么可人、多么喜欢听她说故事啊,总是依偎在她身旁,如今那孩子正在跟病魔搏斗,她怎能视而不见?

  她深吸了一口气,进入佩儿的寝殿。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