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医妻独秀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四


  他平视着白守轩。“何事?”

  白守轩理不直气不壮地道:“咱、咱们今日便放下官职尊职,来场男人与男人之间的对话。”

  萧凌雪不置可否地道:“你想说什么?”

  白守轩往前一步,鼓起勇气,音量也大了几分,“既然你卑鄙的让皇上给我赐婚了,为了肃儿的名节,我也不会再去叨扰她,可你若做到这地步,便要保护好她,不能叫别人欺负了她,若你做不到,便不该阻着别人去守护她。”

  才一夜,镇国公夫人率众将惠仁堂砸毁的消息已传得满城皆知,虽然秦肃儿下了封口令,可当日惊慌逃窜的病人的口是捂不住的,听闻后,他真是又气又急,巴不得上惠仁堂去看一看。

  是身边的小厮死命拦着他,说他如今和宋小姐已有了婚约,若再上惠仁堂便是让他与秦大夫之间的流言死灰复燃,那可是在打皇上的脸,也是打宋太傅的脸,更是让秦大夫难做人,这才让他忍了下来。

  但他怎么也咽不下胸中的那口气,非要找萧凌雪理论不可,既然搬了大石将他的路堵死了,却又没好好保护肃儿,这算个什么事?

  “说完了吗?”萧凌雪面不改色地问。

  这家伙倒是挺有胆量的,敢在宫里拦住他的去路,幸亏他有先见之明,当机立断请他皇兄赐婚,否则烈女怕缠郎,缠得久了,肃肃指不定真要被这家伙给缠走了。

  “还没!”白守轩气冲冲地道:“镇国公夫人上惠仁堂找荏的事,你要坐视不管吗?”

  萧凌雪扬了扬嘴角。“本王插手与否,无须向你说明。”

  白守轩在心里暗暗咒骂。“那国公夫人打了肃儿,你可知道?”

  萧凌雪的眸光深沉若海。“知道与否,是本王的事,无须向你告之。”

  白守轩的手在袖里紧紧攥成拳,眸光带着不甘。“如果你是想坐拥齐人之福,想着要肃儿回到你身边,那你是大错特错,我听我大嫂说过,之前的临安侯曾有意纳儿为妾,让她狠狠拒绝了,肃儿不会回到你身边。”

  萧凌雪依旧面无表情,嗓音清淡,“说完了吗?若是说完了,本王可以走了吗?”

  白守轩原是等着他发怒,可他却什么反应都没有,神情莫名地难测。

  他知道这已是萧凌雪容忍他放肆的极限,他也不是那么不知好乏的人,知道要适可而止了,他悻悻然地道:“说完了,你走吧。”

  萧凌雪又看了他一眼,这才举步往慈惠宫而去。

  而此时的慈惠宫里,太后正和她叫进宫来的老镇国公夫人——方太君喝茶,两位富贵老太太先是漫无边际的聊些日常锁事,倒也是有说有笑。

  方太君原是不知道太后娘娘今儿个怎么心血来潮叫她进宫里来,以为是有什么京中权贵的内幕要和她分享,于是,一直兴致勃勃地等着听,不料,一个话题告一段落之后,太后却忽然一脸惋惜的看着她。

  “妹妹,哀家真没想到明仪那孩子的媳妇儿居然人品低下到那种程度,比个乡野村妇还不如,真真是难为了你和这样的媳妇儿同住一个尾檐下,那会有多糟心啊!”

  方太君心里一个咯噔,强颜欢笑道:“姊姊,您这话是何意,妹妹为何听不懂?”

  太后故作诧异的看着她。“原来你还不知晓?”

  方太君更是觉得不妙,这会儿也没心情品茗了,搁下了杯盏,强笑道:“知晓什么啊?姊姊有话直说,甭弄得老妹妹我提心吊胆了。”

  太后淡淡地开口了,“妹妹,钰哥儿叫人打成了重伤是吧?”

  方太君愣。“是啊,姊姊怎地连这等小事都知晓?”

  太后不答,径自又道:“你的媳妇儿带着你的孙媳妇儿抬着钰哥儿上惠仁堂求诊,不但将惠仁堂给砸了,还打了惠仁堂的秦大夫,野蛮行径,叫人发指。”

  方太君惊愕的张大了嘴,她只知道孙儿在外头与人起了冲突,被打成了重伤,叫来家里的大夫个个束手无策,她媳妇儿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坚持不请太医,后来抬到外头去求诊,她并不知道是上惠仁堂去了,更不知还砸了惠仁掌,打了秦大夫。

  说到那惠仁堂,在京城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且连她这样不太出门的老太太都知道秦大夫是翼亲王的下堂妻,太后娘娘无缘的儿媳。

  “我说妹妹……”太后缓缓啜了口茶,不轻不重地道:“肃儿那孩子虽然已经离开皇室了,可哀家还把她当成自个儿的孩子,将来有一日,她终归还是要回皇室来的。”

  见太后神情异常严峻,方太君手抖了一下。“姊姊的意思是……”

  太后清冷的声音淡淡地扬起:“哀家的意思是那孩子不是能碰的人,谁也不许动那孩子一根头发,更别说出手教训了,要教训,也是哀家来教训,轮不到闲杂人等动手,而动手的人就是不将哀家放在眼里,不将皇上放在眼里,不将整个萧氏皇族放在眼里。”

  太后说到最后一句,语气已是极重。

  方太君脸色苍白,手心不自觉的冒汗。“明白了,都听明白了……”

  太后面色平静冷然地道:“明白就好,这种事若再有一次,哀家绝不轻饶。”

  待方太君告退之后,太后接过贴身的年长宫女素花手中的安神茶,啜了一口,双眉微蹙道:“肃儿竟然叫人欺到了头上,真是岂有此理,哀家索性收她为义女,给她个公主封号,从此叫人不敢再小瞧于她。”

  素花忙道:“万万不可啊,奴婢看王爷对秦大夫还放不下,将来渴望能够破镜重圆,若您收了秦大夫为义女,那么兄妹名分便会成了他们的阻碍。”

  太后瞬间又高兴了起来。“是吗?你也觉得他们会破镜重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