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医妻独秀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三


  §第十八章 背后靠山

  天色微沉,显然要下雨了,因此下了朝后,官员们都加快脚步要上各自的马车。

  在一群归心似箭的官员之中,萧凌雪却刻意放慢了步伐,在明政殿前等镇国公邹明仪经过他身边时,他才状似漫不经地开口,“国公爷,世子的伤势如何?可是乐观?”

  听见问话的是萧凌雪,邹明仪自然立即停了下来,拱手道:“多谢王爷关心,小儿的伤势已好了许多。”

  “是吗?”萧凌雪嘴角一扬。“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世子吉人自有天相,您也无太过担心。”

  邹明仪有些尴尬地道:“承王爷美言。”

  自己的儿子什么德性,他自然知道,说是在闹街争道,与人一言不合打了起来,对方是市井流氓,打了人之后便一哄而散,报了官也捉不到人,打架滋事算什么大难了,被萧凌雪一说,倒叫他汗颜起来。

  “这不是镇国公吗?”鲁国公孙令槐走了过来,身后跟着他最小的儿子孙子宽。

  邹明仪对孙令槐一拱手。“国公爷近来可好?”

  他们虽同为国公爵位,可孙令槐年长了他十多岁,他自是以小辈自居。

  “老夫是挺好,怕是国公爷你不太好吧?”孙令槐一脸的关怀。“世子是你的独苗,如今被人打成了重伤,你肯定是不好过。”

  邹明仪叹了口气。“幸亏捡回了一命,慢慢将养便是。”

  那不肖子挨打的事传得沸沸扬扬,让他面上无光,若不是那子现在受了重伤,他真想打断他两条腿。

  “唉呀,国公爷,您有所不知。”孙子宽眉飞色舞地道:“世子爷那一夜可是威风凛凛啊!一个打六个,为了那月香楼的头牌深深姑娘,可谓是一怒冲冠为红颜,一夫当关,万夫莫敌呀!”

  邹明仪脸色一变。“什、什么?你说什么?”

  孙子宽啧啧了两声,“唉呀,原来您老不知道啊!”

  邹明仪忙问:“不是在街市叫不讲道理的地痞流氓给打了吗?”

  孙子宽笑道:“什么地痞流氓?和世子爷打架的是城西布行的林公子,高升商号的三爷,万样酒楼的少东韩公子,还有那兴云海运的少东顾公子,另外两个是安瑞候府五房的七少爷和八少爷,所以世子爷才不敢报官呀!”

  语落,他还俏皮地朝邹明仪眨了眨眼。

  邹明仪顿时面红耳赤,难道家里的女人跟他说报了官却捉不到人是在诓他的?说儿子在街市被地痞流氓打了也是一派胡言?

  孙令槐见邹明仪脸色大变,适时喝斥道:“宽儿,不许胡说。”

  孙子宽异常兴奋地道:“父亲,儿子可没胡说,世子爷当真勇猛,不但打了那六人,还扬言要纳深深姑娘为妾,说是谁也不许与他争……”

  邹明仪的脸色越发阴晴不定,他微微躬下身子,朝萧凌雪和孙槐一拱手。“王爷、国公爷,我忽然想起还有要事在身,先告辞了。”说完,他举步匆匆离去,步履踉踉跄跄,足见吓得不轻。

  邹明仪一走,孙子宽便得意的笑了起来。“怕是赶着回去算帐,邹少爷有得苦头吃了。”

  孙令槐蹙眉道:“邹明仪这人为人刚正不阿,就是讨错了媳妇儿,才会后宅不宁,田氏那女人从前便愚昧无知,如今变本加厉,连儿媳妇也与她一模一样,真真是家门不幸……王爷,秦大夫无事吧?伤得可重?”

  萧凌雪还未开口,孙子宽便凉凉地开口道:“被打了一巴掌,伤得肯定不重,皮肉的伤不重,心里的伤可重了,若还是堂堂的翼亲王妃,又怎么会叫人如此欺凌?唉,都怪她遇人不淑,才会落得如此下场。”

  “宽儿!”孙令槐眉头微蹙。

  萧凌雪淡淡地道:“无妨,让他说,被骂一骂,我心里才会舒坦一点。”

  孙子宽故意说道:“我真的很不明白那女人……我是说秦大夫,从第一次在万宴楼见到她,她就那么怪,如今的行为也叫人费解,穆郡主又不是要取代她的地位,不过是同为平妻,有那么难以忍受,非得求去不可?好了吧,如今叫人踩在头上才在欲哭无泪,肯定是悔得肠子都青了。”

  萧凌雪的脸色倏地一暗。“子宽,你怎么说我都可以,但不许你说肃儿半句不好,她半点错都没有,是我不好,是我辜负了她。”

  孙子宽摇着头。“啧啧,瞧瞧,痴情种啊痴情种,这样的痴情种偏生留不住心爱的女人,只能在这儿坐困愁城,我都为你们揪心了。”

  孙令槐暗示儿子别再落井下石了,他对萧凌雪宽慰道:“王爷,事到如今,您也别太糟心了,待镇国公回去敲打敲打家里的女人,她们肯定不敢再去秦大夫那儿闹事,听闻太后娘娘一早也召了老国公夫人进宫,想来不会再发生同样的事。”

  “但愿如此。”萧凌雪脸色凝重,望着天际的乌云,心头沉甸甸的。

  这几日他总是心浮气躁,彷佛山雨欲来,却又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心中是前所未有的波涛汹涌。

  罢了,还是先去问问母后,看那老国公夫人怎么说,照他的意思,让镇国公休了田氏那女人都不够泄他的愤。

  在往慈惠宫的路上,一个气短的声音叫住了他。

  “萧、萧凌雪,借、借一步说话。”

  声音很陌生,而胆敢连名带姓直呼他名违的人在宫里只有两人,一个是他皇兄,一个是他母后,这声音的主人是谁?

  他转过身去,意外见到了身着官服的白守轩,原本白晳俊俏的脸庞涨得通红。

  他身姿笔直,微微挑起了眉。

  居然是这家伙?挺意外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