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医妻独秀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九


  一盏茶的功夫,翼亲王府大门已然在望,秦肃儿下了马车,双脚再次踏入熟悉的地方,说没有任何情绪那是骗人的,但她告诉自己,既来之则安之,穆越彤总不会吃了她。

  倒是林晓翠一直惴惴不安。“不知那穆郡主让小姐过来有何用意?是要羞辱小姐吗?”

  秦肃儿面不改色地道:“晓翠,待会儿见了人可是要口称王妃,知道吗?”

  林晓翠蹙眉点了点头。“奴婢明白。”

  主子迅速退让,他们都为主子抱不平,待他们知道时,一切都来不及了,主子已写了和离书,而后,王爷又迅速迎娶了穆郡主,他们雾里看花,都不晓得这是怎么一回事,如今主子在惠仁堂好不容易安定下来,满城的谣言也才消停不久,她不希望再有人打扰主子平静的生活了。

  冯宽将秦肃儿主仆领到了上房,在穆越彤的示意下退下了。

  秦肃儿不经意的看着这间她曾经的寝房,房里并没有做多大的变动,甚至可以说是丝毫未动,一切的摆设还是原来的模样,窗台上那两盆水仙花还是她让人摆上去的,她的眼神不由自主地转向了挂着月白色锦帐的象牙床榻,那是她一直避免去想的,萧凌雪也睡在那张床上,与穆越彤同床共枕吗?她终于还是……动了情绪。

  “如何?”穆越彤吹了吹茶,啜了一口,她搁下杯盏,看着秦肃儿,好整以暇地可道:“后悔吗?”

  秦肃儿淡淡一笑。“王妃请我来是为了诊脉,不是为了问是否后悔。”

  穆越彤却自顾自的说下去:“如果你留下来,这一切还是你的,等我断了气,更是什么都不会改变,不过是萧氏的祠堂里多了我的牌位罢了,你竟然是宁可玉碎,不为瓦全,主动要求和离,倒是叫本王妃开了眼界。”

  秦肃儿由着她说,波澜不兴地道:“现在这些假设性的问题都与我无关了,王妃,请把手搁在脉枕上,让我为您诊脉。”

  穆越彤倒是从善如流的将毛搁在小脉枕上。“如何?还是没救对吧?”

  “是。”秦肃儿诊脉后坦白道:“王妃的情况依然不乐观。”

  “我知道。”穆越彤心里明镜一般,她收回了手,半真半假地问道:“秦大夫,你说我能活到生下孩子再死吗?”

  秦肃儿心里一震,但表面上依然非常淡然。“首先您得先怀上孩子,我才能做判断。”

  她相信萧凌雪与穆越彤只是名义上的夫妻,而穆越彤问孩子的事,不过是为了让她难受,即便他们同床共枕,不过是个阖眼休息的地方罢了,萧凌雪绝对不会做出背叛她的事。

  “他没有写信给你吧?”穆越彤望着秦肃儿挑了挑眉,眉眼间有着说不出的畅快。“他倒是都有固定家书回来,想不想知道他在边关发生了什么事?”

  秦肃儿神情淡漠。“王爷的事,不是我一个平头百姓能知道的,若王妃没有别的吩咐,民女就告退了。”

  她怎么会不想知道萧凌雪在边关有什么事,可她再怎么想知道也不会问穆越彤。

  “看来你是以为男人都不会变,以为凌雪不会对我由怜生爱。”穆越彤看着她,恶意地道,“他都拒绝不了我成亲的要求,那么答应让我生一个他的孩子也在情理之中,是吧?”

  秦肃儿的眸光太过平静无波,她实在猜不出她的心思,这才下了猛药。

  秦肃儿眼神深沉若海。“民女好像不太适合在这里听王妃说闺房之事,请问民女可以告退了吗?”

  穆越彤有些烦。“想走就走吧!你对这里熟门熟路,不必派人领路吧?银秀,将诊金给秦大夫。”

  叫银秀的大丫鬟有些高傲的递给秦肃儿一个沉甸甸的荷包,只差没用扔的。

  秦肃儿面不改色的收下了荷包,低眉敛目道:“那么,民女两人告退了。”

  出了寝房,看不见尽头的游廊只有她们主仆两人,林晓翠气不过地道:“小姐都离开王府了,穆郡主还刻意把小姐叫来,也不是真要诊脉,就是为了欺负小姐,怎么这么坏心。”

  秦肃儿笑呵呵地道:“无妨,反正我来一趟,不过诊个脉,收入颇丰,何乐而不为?”

  她见林晓翠紧抿着唇,为了逗她开心,她从衣袖里取出荷包来估量道:“这里约莫有一百两,只不过陪王妃说几句言不及义的话就有一百两银子,这样好的差事上哪里去找?”

  林晓翠无态的道:“小姐真能这么想,那就再好不过,怕只怕小姐是苦在心里。”

  两人一边说话,一边出了月洞门刁,一越过门槛,两人顿时都顿住了,那立于月洞门之前的白衣男子不是萧凌雪又是谁?身后还跟着凌宝、吴兴等好几个人。

  林晓翠冷汗直冒,忙施了一礼,结结巴巴地道,“王、王爷!”

  秦肃儿倒是坦然迎上他的视线,想问他是何时回来京城的,但没问出口。

  萧凌雪一双剑眉蹙得死紧,眼底带着一抹厉色。“适才那是什么意思?陪王妃说话就有一百两银子,莫非是越彤让你来的?”

  “不过是玩笑话。”秦肃儿一笑置之。“王妃请我过来看诊,诊后给的诊金,如此罢了。”

  萧凌雪的视线全锁在她身上,双眼冒火的瞪着她,“所以真是她让你过来的?”

  秦肃儿见他满眼的阴霾,知道他是真的动怒了,她轻描淡写的道:“只要付得起诊金,我不会挑患者,不管谁让我来,我都会来。”

  萧凌雪一走两个月,眼前这心尖尖上的人儿,他想她想得快疯了,偏生在众目睽睽之下,既不能把她搂在怀里亲一亲,也不能捉来打一打屁股,她还笑得一脸无害,让他恨得牙痒痒。

  “以后不要再来了。”萧凌雪冷声说道:“从今尔后,这府里不管是谁让你来,都不许再来。”

  秦肃儿看着他阴鸷的眸光,乖乖地道:“我明白了,也请王爷交代下去,便说不许我再踏入王府一步,相信这么一来,便无人会再叫我来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