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医妻独秀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八


  §第十七章 受人欺凌

  夜半时分,惠仁堂的大门被拍得震天价响,秦肃儿近来都浅眠,第一时间便被扰响,起身披了外衣,外头多儿已来禀报。

  “小姐,是宫里派人来,说太子侧妃难产,要请小姐去接生。”

  秦肃儿心里有数,韩青衣如今对于各种难产接生以及剖腹都很上手,想来是太子侧妃过不了男女大防那关,才要她去接生。

  来人乃是东宫的新任总管太监章公公,对她客客气气的,礼数周到,先前那对她不礼貌的总管太监说是已让太子妃调到别处去了。

  秦肃儿带了林晓花和林晓翠连夜入了东宫,夜已深沉,不见太子踪影,倒是太子妃很是焦急的在候着。

  “肃儿,韩大人已来看过,说是胎位不正,需要剖腹取子,可玉妹妹死活不同意,硬是要你接生,这才劳烦你跑一趟。”

  秦肃儿笑了笑。“韩大人既已看过,那就没什么问题,你别担心,先去歇会,我保证不会有事。”

  如同萧凌雪的预测,太子最终纳了柳大将军的一双侄女为侧妃,柳若玉、柳若洁姊妹不分排名,同为侧妃,而今次要生产的是姊姊柳若玉。

  “我不累,你快进去吧!”太子妃一脸疲惫地道:“我在这里等。”

  秦肃儿也明白柳若玉若是没有顺利生产,太子妃将会面对柳将军府的责难,她压力一定很大,她轻轻拍了拍太子妃的手。“你放轻松点,有我在,不会有事。”

  丈夫的妾室要生产,还要在一旁打点,这真是莫大的煎熬,幸好太子没在一旁表现出焦急样,算是能给太子妃一点精神上的安慰。

  “肃……”太子妃欲言又止的看着她,最终叹了口气道:“我都还没能给你安慰,倒要你来安慰我。”

  秦肃儿笑了笑。“我现在很好,所以你别想着安慰我了,我没事,你去歇会儿等好消息吧。”

  等秦肃儿为柳若玉剖腹取出孩子后,天色已大白,见柳若玉的孩子是个女孩,她衷心为太子妃高兴,如今君儿的地位是更加牢不可破了。

  秦肃儿留下林晓花照护柳若玉,待收拾好要走时,太子妃走了过来说道:“我晓得你定是累了,可君儿、佩儿知道你来了,吵着要见你。”

  秦肃儿也想见孩子们,便从善如流地留下来了,她给君儿、佩儿讲了好一会儿的冒险故事,太子妃又过来留膳,君儿、佩儿一人拽住她一手不放,她只好又留下来。

  膳桌上,除了丰富的菜色之外,吸引秦肃儿视线的还有一碟辣椒酱油,她精神一振,微微一笑。“我正好想吃辣呢!”

  太子妃看了她一会儿才道:“事实上,适才皇叔来过了。”

  秦肃儿不由得怔住了。

  太子妃又道,“皇叔在暖阁外看你给孩子们讲故事,看了许久,听见我叫下人备早膳,要留你用膳,便说你夏天胃口不好,要我给你准备辣椒酱油开胃,让我不要说他来过了。”

  秦肃儿失神了半刻,才若无其事的笑了笑。“是吗?翼亲王有心了,那我可不能辜负他一番美意,得多吃点。”

  这一日,她努力吃了很多,比平日吃的还要多上许多倍,吃到快把肚皮给撑破了。

  同桌的太子妃看得目瞪口呆,她轻轻地咳了一声,“肃儿,你会不会吃得太多了?可不要积食了才好。”

  “没事。”秦肃儿嘴角泛起一丝笑意。“若是翼亲王问起,你就说我吃得很好,让他也好好吃饭,不要误了饭点。”

  太子妃于心不忍。“你们这是何苦?我真不明白,即便穆郡主回来了,你还是可以留在翼亲王府,不是吗?为何一定要走,弄得两个人这般煎熬。”

  秦肃儿垂下了眼,“煎熬是煎熬,起码两个人的心是在一起的,若我留在王府,变数可就多了。”

  她很明白自己若留在翼亲王府,才真正会让她和萧凌雪渐行渐远。

  萧凌雪是个念旧之人,他既然拒绝不了穆越彤将死之前的成亲要求,若是日后穆越彤又以将死之名要他陪着去东去西,他必定也拒绝不了,还会因为穆越彤身子不好快死了而格外体贴,她也能看着体谅吗?

  不,她自认做不到,她没法忍受他对别的女人体贴,既然如此,倒不如眼不见为净,而不在身边的她,才能让他真正的挂心。

  几日过去,柳若玉的身子恢复得极好,秦肃儿便不再日日去东宫复诊,仍然留下林晓花照看,其实换药的工作,一般伶俐点的丫鬟也做得来,她是为了让太子妃安心,才留下林晓花的。

  日子无声无息的流逝,炎夏总算过去,初秋来了,大云的中秋叫做月圆节,也是一年之中挺重要的节日,与现代一样,同样有赏月、吃月饼的习俗。

  临近月圆节,每日到惠仁堂送月饼的百姓络绎不绝,他们多半是较穷苦的人家,受了秦肃儿开刀不收诊金的恩惠,想在节日聊表心意便做了月饼送来,而那些高门大户的病患更不用说了。

  送来的月饼一家比一家精致,因此惠仁堂天天都有吃不完的月饼。

  夜里休诊后,秦肃儿让林晓锋他们搬了凉榻到院子里的桂花树下,再切几盘西瓜、甜瓜,众人在院子里一边品尝各家月饼一边赏月,好不惬意。

  这一日,惠仁堂来了位稀客,秦肃儿见到冯敬宽登门造访很是意外,以为他也是来送月饼的,但是想想,萧凌雪没理由送月饼给她,且他一个月前去了边关也还没回来。

  冯敬宽吞吞吐吐了好一会儿才道:“是这样的……咳,穆郡主身子不适,定要让老奴来请秦大夫去看诊,若秦大夫不乐意,老奴便回去同穆郡主说秦大夫不方便出诊,想来穆郡主也不会说什么。”

  秦肃儿知道他这是在她面前才避开了王妃的称呼,她笑了笑。“既然是翼亲王妃身子不适,特意来请,我自然要去,何况眼下也没别的患者了,走一趟也无妨。”

  冯敬宽不免有些担忧。“您这是何苦?”

  秦肃儿嫣然一笑。“冯总管,我身为大夫,哪有挑病人的道理?”

  冯敬宽唉声叹气的,京城那么多大夫,穆郡主偏偏要秦大夫出诊,说这不是故意谁信?王爷此刻不在京中,若是王爷知道了,不知道会发多大的脾气,他真是想都不敢想。

  秦肃儿自然也知道穆越彤是故意找她出诊,她倒是不怕,她都退让了个彻底,穆越彤要找她的麻烦也要师出有名,不是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