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医妻独秀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七


  不知何时,她的双脚自有意识地走上了阶梯,当卫兵还来不及阻拦她时,她看到了一抹熟悉的挺拔身影正靠在城墙边俯视着下方的绣海,她狠狠一愣,双腿忽然定住了不会动,脸色有些发白,呼吸也跟着变得急促。

  这个时间,新郎官怎么会在这里?

  两名卫兵迅速赶了过来。“来者何人?”

  这番动静惊扰了紧蹙着眉峰的萧凌雪,他不耐烦的抬眼望去,正要喝斥他们安静时,他看到了一张他朝思暮想的脸孔,是幻觉吗?他的小蝴蝶飞来他眼前了……

  “肃肃!”

  秦肃儿的直觉反应是想逃,她也确实这么做了,可是萧凌雪几个大步便追上了她,一把擒住了她的手。

  两名小兵见状,立即识趣的回避,翼亲王和前翼亲王妃之间的故事,他们可也是倒背如流的。

  “别走!”萧凌雪恳求道“不要走……”

  秦肃儿几乎丧失了语言能力,她磕磕巴巴地问道:“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萧凌雪神情沮丧,眼神诚挚地道:“我在想,你会不会来,所以来了。”

  泪水几乎是在一秒之间就通出眼眶,她迅速地抬手拭去,也迅速恢复了情绪。

  她绝不能在这时候心软,不能功亏一篑,不然这段时间的相思煎熬都白忍了。

  她甩开了他的手,挤出一个还算平静的微笑说道:“我和多儿她们来的,就是上来看看而已,这里看织锦清楚些,一会儿,我打算把她们也叫上来……”

  萧凌雪听就知道她在故作坚强,他把她拉进怀里,轻抚她那憔悴消瘦的面颊,低低的叹息道:“你瘦了好多,不是说会好好吃饭,好好睡觉吗?”

  秦肃儿全然招架不住他的柔情攻势,她垂了下眼眸,回避他热情如火的眼光,低声说道:“是天气太热了才吃不下,你也知道我怕热……”

  “冯敬宽不是常给你送冰去?”他怜爱地道:“不要省着用,冰量还充足着,有我在,你要多少冰都行。”

  她还是不看他的眼,蹙着眉道:“我没省啊,我甩得很凶,你让冯总管不要再送冰去惠仁堂了,我自己有银子,需要冰,我自己会买,别给人留下把柄。”

  “我没让他送冰去,是他自动自发送去的。”萧凌雪捏了捏她的手。“再说,冰是我的,我要让谁用,谁敢置喙?”

  秦肃儿心中一软,却不得不提醒道:“你忘了王府的主母已经换人了?”

  “越彤不是那般小家子气之人,何况她也知道我心里只有你一人,我给你什么,她还管不着……不要说她了……”萧凌雪紧紧搂着她,眼底的火焰在跳动。“肃肃,让我吻一吻你,我不会做什么,只是吻吻你,可以吗?”

  她顿时陷入了天人交战,理智上她说不可以,感情上她一百个可以。

  如今她可成了小三了,活该啊!是她自己不要的,不要那个能与他堂堂正正接吻的名分,搞得他们只能这样偷偷摸摸。

  “我不管了,我要吻你了!”萧凌雪苦等不到她的回答,他再也忍不了了,不管不顾的堵住了她的唇。

  他辗转吸吮着她的唇,像是要将她吞进自己的肚子里。

  一吻方休,他又紧紧的搂着她,彷佛想她揉进自己的骨血之中,他在她耳边低喘道:“肃肃,我好想你好想你……你都不想我吗?”

  “我想。”他那生离死别的吻法,让她打从心底震颤。“我日日夜夜在想,想得我都快没法过日子了……”

  萧凌雪精神一振。“那么,你回来好吗?和离当没发生过……”迟迟没有等到她的回答,他微微推开她,却对上她坚定的目光,瞬间他又沮丧了。

  “瞧瞧我在说什么,越彤已经迎进府了,一切都来不及了……可你知道吗,这几日我一直在懊悔,懊悔为何要答应你和离,懊悔为何要让你离开我,我恨我自己不能丢开越彤。”

  他的语气带着沉重的绝望和愤怼,这令她好想不顾一切的与他私奔,可两个人里总要有一个保持理智。

  她劝道:“回去吧,至少要给穆郡主个面子,既然答应了要成全她的心愿,便要把戏做足。”

  萧凌雪苍白着脸,神情憔悴痛楚。“你放心,我不是逃岀来的,也不是搞失踪,我跟越彤说了,我要岀来透诱气,她能谅解。”

  秦肃儿觉得穆越彤在她面前与在萧凌雪面前是两个人,可她没有说什么,反正现在说什么都无补于事,又何必说。

  她挣开了他的怀抱,往后退了一步,努力露出一个细腻的微笑。“是吗?那么你在这里好好透气,透完气再回去,我先走了。”

  萧凌雪二话不说又把她拉了回来,他的唇贴在她耳边恳求道:“肃肃,咱们去客栈吧!我想要你,想得快疯了。”

  秦肃儿的心怦然一跳,身子不由得微微颤抖。

  他们两人的欲望,早被彼此调教得一发不可收拾,如今他不能碰她,她又不许他碰穆越彤,他会忍得很辛苦……

  她轻轻推开了他,深深地看着他,一直看到他的眼底深处。“你知道不可以。”

  “为何不可?”萧凌雪无理取闹了起来,有些焦躁地道:“你是我的。”

  “现在还不是。”她轻轻叹息。“等你再把我接回去的那天,我才是你的,你才可以碰我。”

  萧凌雪咬了咬唇,眉头缠结,阴郁地道:“在那之前,不许你和病患之外的陌生男人说话。”

  她瞅着他,忍住冲入他怀里的冲动。“我答应你。”

  看出她在忍耐,忍得辛苦,萧凌雪也强忍着没再上前拥住她,他嗓音沙哑地道:“小蝴蝶,对不起……”

  “相爱的人之间不必说对不起。”秦肃儿的眼光像黑夜里闪烁的星辰,她朝他柔柔一笑,像只轻盈的蝴蝶,飞快转身下了城楼。

  泪水在她转身的那一刹那夺眶而出,她捂住了嘴,不许自己出声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