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医妻独秀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四


  秦肃儿感觉自己像被打了一记闷棍,她不自觉的微微蹙眉。“你是说,你见过萧凌雪了?”

  穆越彤点了点头。“不错。”

  秦肃儿这下已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感觉了,他见过了没死回来的前未婚妻,却对她只字未提。

  穆越彤淡淡的续道:“我说我病得很重,他不信,坚持要我让秦大夫看看这便是我今天过来的原因。”

  秦肃儿觉得今天持别的口干舌燥,她润了润唇。“那么,你想我怎么做?如实跟萧凌雪说,你病得很重?”

  穆越彤点头。“把诊脉的结果一五一十的告诉他。”

  秦肃儿心里乱十八糟的。“好,如果这是你的要求,我会这么做。”

  好你个萧凌雪,跟前未婚妻见面竟然不告诉她,还叫前未婚妻来给她诊脉,让她变成了个结结实实的大傻瓜,看她回去如何与他算帐。

  “秦大夫倒是沉得住气。”穆越彤蓦然一笑。

  “我跟凌雪说,为了安慰我父王母妃,让他迎我为平妻,我知道他肯定无法轻易下决定,所以我才会来找秦大夫,我现在便告诉秦大夫,你的位置原来便是我的,现在不过迎我为平妻,秦大夫也不算委屈。

  等我死了,你们还是可以恩恩爱爱、如胶似漆,不会有任何改变,我对宅斗那等小事并无兴趣,所以我嫁进王府之后,也不会为难于你,只不过,我穆王府显赫的家世摆在那里,我穆越彤的功绩更是大云第一人,睁着眼睛在看我的人无数,因此,在翼亲王府里,须得尊我为大,我是大王妃,秦大夫是小王妃,自然了,等将来我死了,秦大夫就是翼亲王府独一无二的王妃,秦大夫对于我的存在,只消忍些时日便成上。”

  秦肃儿不禁失笑,感觉她像是存心来气她的,她从来就不是由人搓圆捏扁的软柿子,也一向吃软不吃硬,她的脸色倏地一沉。“前提是,萧凌雪肯娶穆郡主你为平妻吧?不然我们再怎么讨论也是白搭。”

  穆越彤一脸的不豫。“凌雪因为秦大夫,无法轻易下决定,还可能拒绝我的要求,可若他不答应我死前最后的要求,等我死了他会自责一辈子,那我就会在他心里一辈子,秦大夫希望这样吗?”

  秦肃儿蓦然有种想给她拍拍手的冲动,这个女人怎么那么洞悉人的心理?

  她说的不错,若萧凌雪不答应她的要求,是成全了她的感情洁癖不错,可他们夫妻之间同样会产生嫌隙,会成为彼此心里一辈子的疙瘩。

  “如何,想清楚了吗?让凌雪迎我为平妻,在王府尊我为大,对秦大夫并不算是门亏本的生意。”

  秦肃儿定了定神,淡定地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要怎么做,我自己会判断,你的诊察已经结束了,现在请你去缴费,我要看下一个患者。”

  穆越彤蹙眉。

  竟然还有心情让她去缴费?秦肃儿还正常吗?

  也是,一个敢开膛剖腹的人,又怎么会是正常的?自然是不正常了,才会将她这一番挑衅的言论当做马耳东风。

  不过,她相信秦肃儿知道该怎么做,如果秦肃儿够爱萧凌雪的话,她一定进得了翼亲王府,任何人都不能阻挡她进翼亲王府!

  出了皇宫,萧凌雪的心情越发沉重。

  他已向皇上禀明穆越彤回来之事,也将穆越彤提出的要求告之皇上,皇上惊叹惋惜穆越彤将不久于人世之余,自然认为他迎娶穆越彤为平妻在情在理,无任何不妥,是一个将死之人提出的最后要求,也不算违背了他对肃儿一夫一妻的承诺。

  他皇兄有三宫六院,自然认为再娶平妻不是什么大事,可他心中依然有强烈的不安,虽然只是名义上的平妻,但肃儿真的不会介怀吗?她能体谅吗?能成全他对穆越彤最后的道义吗?

  “爷,您别自个儿烦恼了,都跟王妃说了吧,咱们王妃心地那么善良,连大周君想置王妃于死地,王妃都肯出手救小皇子了,王妃肯定能体谅爷的。”

  武仪殿外,萧凌雪望着远方碧蓝的天空,眨了眨眼。“凌宝。”

  凌宝抖了一下。“小的在。”

  他僭越了,他说得太多了,他说的话肯定很不中听,主子生气了,要发怒了。

  萧凌雪负着手,视线仍定在那飘移的白云之上,慢悠悠的说道:“若是你说的话能成真,王妃真能体谅本王,本王便打赏你一万两银子。”

  “啊?”凌宝受宠若惊,吓了一大跳,“真、真的吗?小的口无遮拦,爷不生气?”

  萧凌雪目光深沉。“本王为何要生气?本王就希望事情照你说的实现,到时本王立即赏你一万两银子……不,两万两银子也使得。”

  “两万两银子……”这表示主子认为事情绝不会如他们所愿,是吧?凌宝润了润唇,小心翼翼地道:“爷怎么这么悲观?王妃不是不讲情理之人,王妃她……很特别不是吗?总是出人意表。”

  萧凌雪在心腹小厮的面前露出了一记苦笑。“就因为与众不同,所以这事才难办,若肃儿跟世间所有女子都一样,那便不是难题了,可是,若肃儿跟世间所有女子都样,本王也就不会钟情于她了。”

  凌宝听得一头雾水,虽然不甚明白主子在说什么,可他的心里却因为主子惴惴不安的表现而不安了起来,王妃不不会真的因为王府要再多个女主人就求去吧?

  萧凌雪心上压了块石头,回到了王府,晚膳的点快到了,他以为秦肃儿一定还要再半个时辰才会回来,她一向热衷惠仁堂的事,跟吉安他们论起医来,丝毫不察时光流逝,有时还要他派人去催。

  不想,今日他回到观星苑时,她不但人已经回来了,还笑盈盈地坐在摆满了酒菜的桌前。

  等着他,眼角眉梢都荡漾着盈盈笑意,像有什么喜事似的,他大感意外。

  “这一桌子的酒菜……都不是我做的。”秦肃儿眸中笑意点点,“你也知道我手艺就那样,是绝做不出来一桌酒菜的,不过,这是我花我的银子从万宴楼买来的席面,你可千万要捧场,多吃点才行。”

  “怎么忽然叫了万宴楼的席面?”萧凌雪在她对面坐了下来。“想吃什么,让厨房做便是。”

  “万宴楼对咱们来说,义意重大。”秦肃儿如数家珍地道:“既是咱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也是咱们第一次一块儿坐下来用膳的地方,后来见面接接送送也都是在万宴楼,可以说是咱们两人的媒人。”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