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医妻独秀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三


  虽然心急如焚想要回来,可因为伤了腿,又休养了一阵子,这才离开村落,辗转回到京城,至于我是怎么被扔到山里的,我至今还是毫无头绪,不过,以地缘来看,那村落离边关并不远,若是当时有人去寻我,也不至于耽误了两年时光。”

  萧凌雪听着,心猛然往下沉。“你竟然遭遇了这种事……”

  当时若不是把焦尸误认为是她的尸首送回京城,一定会竭尽全力的找人,没有人想到她还活着,自然没有去找。

  “总之,我现在回来了。”穆越彤眼中闪过一丝无奈,低声道:“一切都过去了,我在那猎户村里靠着打猎的技巧,过得也不差,唯一的遗憾是错过了与你的亲事。”

  她的声音无比的怅然,萧凌雪听得一怔,沉吟半晌才道:“你是否还未回穆王府?”

  “不错。”穆越彤苦笑一声。“我之所以先来见你,便是有事相求。”

  萧凌雪不假思索地道:“你说,只要我能做的,我会尽力帮你。”

  “凌雪……”她抬眸看着他,眼里有丝悲怆缓缓流过。“其实……我得了重病,不久于人世。”

  他脸色一变。“你说什么?”

  “吓着你了吧?”穆越彤苦笑续道,“我病得很重,自个儿也不知道何时会死。”

  萧凌雪的脸色复又凝重。“你生了什么病?何至于会死?”

  她叹道:“肾疾。”

  他紧蹙着眉。“你看的都是些什么大夫?不会是那村落的江湖郎中说的吧?肃儿医术高明,我让她给你看看……”

  穆越彤摇了摇头,“我看了很多大夫,都说我已病入膏盲,无药可医。”

  萧凌雪的脸色完全沉了下来。“我不信,还是让肃儿看看……”

  “不必急在一时,若你坚持,我会让她看的。”她轻轻叹息。“不过,我不会抱着希望,我自个儿的身子,我很清楚。”

  萧雪定了定神,问道:“你说有事相求是何事?”

  穆越彤眼也不眨的看着他。“请你迎我为平妻。”

  他眼中的惊讶一闪而过。“你在说笑吗?”

  他所认识的穆越彤,绝不是个知道他和肃肃鹣鲽情深还巴巴儿地要他娶她为平妻的人,她是会大方祝福他的那种潇洒女子。

  “我知道你很难理解。”她苦涩一笑。“我死而复生,历劫归来,父王母妃该有多欢喜,可待他们知道我重病不人于人世,又会多心疼我的遭遇,若我能嫁予你为平妻,他们必然感到放心。

  即便我死,也是以翼亲王妃之名死去,我的牌位会摆在皇家祠堂里,不会成为没有归宿的孤魂野鬼,那对他们也是莫大的安慰。”

  见他沉默不语,她又道:“而且老实说,除了你,我也想不出我能嫁给谁,总不能隐瞒病情,拖着病体嫁人,害人家做鳏夫,若是坦白病情,也无人会娶我,只有你……我死了,你还有一个妻子,对你也是不痛不痒。”

  萧凌雪蹙眉斥道:“胡说什么?”

  “不是吗?”穆越彤幽幽地道:“感觉我回来是给你出了个大难题……”

  他截断她的自怨自艾,“先别想这么多,你先让肃儿看看你的病,保不定肃儿能医好你,现在的一切只是在杞人忧天。”

  “我也希望我能活下去……”穆越彤轻轻抿了一口茶。“好吧,就依你之言,先让翼亲王妃看看,不然的话,你还以为我在诓你,挟重病之名威胁你娶我呢。”

  萧凌雪蹙紧了眉,沉声道:“越彤,我从来没有想过你在诓骗我,我之所以一再提起要你给肃儿看看,是不想放过任何一线生机,咱们虽名为未婚夫妻,实则更像兄妹,不是吗?我拿你当亲妹妹看,我不想你死,你也不许再说死字。”

  见他说得认真,她为之动容,柔声道:“我知道了,我以后不会再轻言死字了。”

  萧凌雪起身。“那好!肃儿此刻就在府中,咱们现在就过去让她给你诊脉。”

  穆越彤忙道:“不,她若知道我的身分怕是不好开口,我知道她开了间医馆,我明日就去惠仁堂指名要她诊治,她不知晓我的身分,自然有话直说。”

  他点了点头。“也好。”

  他相信区区肾疾,肃肃一定能治,只要将病治好了越彤也不会如此悲观了,届时怕是他愿意迎她为平妻她都不肯哩,依她的性格,肯定是会想重新回到边关战场。

  惠仁堂的这一日和任何一日没有什么不同,上门求诊的患者大排长笼,幸而现在加上秦肃儿在内已有三名坐堂大夫,是以还应付得来。

  平日里,指名要秦肃儿看病的病人不少,她也不以为意,而这一日见到走进诊间的姑娘时,她着实惊讶。

  “是你啊姑娘,还记得我吗?在大周的饭馆里和你并桌……”

  这姑娘虽然病着,但难掩其英姿飒爽。

  “记得,大夫还好心为我把脉。”穆越彤神色淡然的坐了下来,二话不说便伸手搁在脉枕上。“我身子近来不太爽利,看了几个大夫总不见好转,劳烦大未给我看看脉象。”

  秦肃儿知她身患严重肾疾,即便看遍天下所有大夫也是无用,但她还是从善如流的为她把了脉。

  穆越彤平静地问道:“大夫,我是否病得极重?”

  秦肃儿点了点头,直言不违,“你看过其它大夫,自然也知道你身患肾疾,此病症在此地无药可医,我只能开几张方子为你减轻不适。”

  穆越彤听罢,波澜不兴地道:“秦大夫,能否借一步说话?”

  秦肃儿露出一个深表遗憾的眼神。“实话说,姑娘病得不轻,我无法医治,借一步说话,结果也是一样。”

  “秦大夫倒是爽快。”穆越彤扯了扯唇角。“那我也不需要拐弯抹角了。”

  秦肃儿莫名其妙的看着她。“姑娘这是何意?”

  “我是穆越彤,萧凌雪的未婚妻穆越彤。”

  秦肃儿的目光闪过一丝讶异,脑子不知怎么回事,突然间一片空白。

  穆越彤下颔微扬,神情倨傲地道:“我没死,个中原由我已告诉了凌雪,你若好奇,可以问他。”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