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医妻独秀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二


  萧凌雪提议让她去盛州避暑,盛州是大云翘气候最为舒爽之地,夏天去那儿能感受到秋天的气息,这提议是不错,只是她不乐意,要离开他整整三个月呐!他官职在身,又不能离开京城,她一个人在盛洲凉快有什么意思?所以终究没有成行,倒是她让多儿裁了几件衣裳的袖子。剪短做成七分袖,只露出小半截手腕,她在屋里穿时,能凉快一些些,也不致招来伤风败俗的批评。

  不过萧凌雪对她的七分袖颇有微词——

  “你说你家乡那里的姑娘都露胳膊露腿?实在叫人难以相信,姑娘家如此衣不蔽体,妥当吗?”

  秦肃儿反驳道:“谁说露胳膊露腿就是衣不蔽体?我画给你看。”

  她画了个身穿短袖短裤、短裙的娃娃,看得萧凌雪频频皱眉。“不成体统。”

  她笑了笑。“知道你会这么说。”

  她呀,想在古代发展服饰大业是不可能的,首先就过不了萧凌雪那一关,还是本分地发扬她的医术就好。

  大周来的几个太医都学得很好,他们几个由一开始看见开刀过程就呕吐,到现在已经可以在手术时打下手了,她没想到彭院正会派人过来习医,她对他说的那番话似乎真的感应到他了,也不枉一趟大周行,萧凌雪和她都差点丧了命。

  “爷……”凌宝进书房来,见秦肃儿也在,顿时噤声。

  萧凌雪看了他一眼。“何事?”

  今日他休沐,肃肃的字写得实在不行,他说好了要教她习字。

  凌宝的眼神闪闪烁烁的。“有贵客在军处阁等爷……”

  萧凌雪蹙眉。“什么人?”

  凌宝期期艾艾地道:“就是……挺重要的人,从边关来的。”

  秦肃儿搁下毛笔笑道:“一听就是在说谎。”

  凌宝乍现一丝慌乱。“王、王妃……”

  “怕是什么不能让我知道的人吧?”她起身伸了个懒腰,对萧凌雪笑了笑,不以为意地道:“小阿飞,你去看看吧,我去睡个回笼觉,晚上去宫里陪母后用膳,可好?”

  萧凌雪点了点头,目送她离开。

  秦肃儿一走远,凌宝便马上关了门,压低声音道:“爷,不好了,穆郡主真的没死回来了,还上门来要见爷,大总管也慌了,这会儿先请郡主到仰星阁等等,也已封了下面人的嘴,不许他们胡说,您快去看看吧!”

  仰星阁是离主院上房最远的地方,王妃寻常不会去那里,也就是说,主子和穆郡主在那里见面被王妃娘娘堵个正着的机率是微乎其微。

  萧凌雪一句话都没多问,疾步往仰星阁而去。

  一路上,他的思绪纷乱。

  如此作风实在不像他认识的穆越彤,她是想给他一个惊喜还是给他一个惊吓?既是回到了京城,一定知道皇上赐婚之事也知道他娶妻了,既然如此,她唐突登门的理由是什么?

  穆王府那边知道她回来了吗?若是穆王爷已见到了女儿,没理由不向皇上禀告,而若是他皇兄知道了,也不可能不知会他,所以极大的可能是,穆王府那儿并不知道她回来了,她先到翼亲王府来找他,想到最后,萧凌雪不耐烦用走的,几个起落,来到了仰星阁。

  小巧的两居楼楼宇临湖而筑,他一眼见到了站在湖畔的穆越彤,修长身影,雪青色春衫,但比起过去消瘦了许多,显得弱不禁风。

  和风缓缓扫过,四周的树叶被风的吹得沙沙作响。

  他大步朝她走过去。

  §第十六章 二度和离

  “穆越彤!这是怎么回事?”

  听到掷地有声的质问,穆越彤回过身来,她朝大步而来的萧凌雪微微一笑,彷佛她不曾消失过。“见到我回来,你不高兴吗?”

  “你没死,我自然高兴,但你如此突兀的出现,我却高兴不起来。”萧凌雪定睛看着眼前的女子,莫名感到陌生,他记忆中的穆越彤总是英姿飒爽,不会出现此等柔弱的笑容。

  “怎么,怕我打扰了你们如胶似漆的夫妻生活吗?”她笑着调侃道:“心如钢铁、雷厉风行的翼亲王,我真没想到你会是一个宠妻狂人,观察了几日,我发现你对秦肃儿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十分疼惜,宠爱有加。”

  他心里感到奇怪,表面上却不动声色。“你还观察我们的日常?为什么?”

  穆越彤有些落寞地说道:“她取代了我的位置,不是吗?我自然要看看她是什么样的女子,能令你有如此大的转变。”

  萧凌雪淡淡地道:“是皇兄赐的婚,我们并非一开始就入了彼此的眼,也是历经了一番波折才确定彼此的心意。”

  她淡淡一笑。“我知道,你们的故事被编成了话本,百姓们在酒肆茶楼里常在谈论,都说你们是不打不相识,天造地设的一双,翼亲王妃平易近人的作风,极受百姓爱戴,不知若翼亲王妃是我,会不会也是如此?”

  他心绪复杂地看着显然在强颜欢笑的她。“进去吧,进去再说。”

  凌宝已在屋里,麻利的给两人上了茶之后,一溜烟的退下了。

  萧凌霄缓缓了口茶,直视着她。“你先前去了大周对吧?给我送锦盒的人是你?”

  “不错,是我。”穆越彤爽快承认。“我回来之后,得知你率领使节团去了大周,便也跟着到了大周,见到你与秦肃儿出双入对,心中实在不是滋味,冲动之下,送了锦盒给你,那公主府的令牌是我潜进公主府鱼的,我亲自送了锦盒过去,朱雀园的总管并不识得我是穆王府的郡主,收下了那锦盒。”

  以她的身手,确实做得到无声无息的潜入公主府,只是她这一番作为却叫他不解,他们之间是有婚约,也是青梅竹马长大,可彼此之间并无山盟海誓、爱恋情深,她要见他,大可等他从大周回来,追到大周去是为何。

  “告诉我,你从战场上消失之后去了呢里?为何如今才回来?”

  穆越彤执杯盏的手顿了下,垂眸道:“我受了重伤,醒来时失去了记忆,我在山里一户猎户人家家里,那是个以打猎为生的小村落,我不知道自己姓名,什么都想不起来,救我的人说是在山里发现我的,我在那里过了两年,也帮那猎户打打猎,我的箭法很准,打的猎物比任何人都多,他们都为之惊叹,直到半年前,我为了追捕猎物落崖,醒来后记忆一点一滴的回来了,我终于想起自己是谁。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