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医妻独秀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一


  萧凌雪和秦肃儿在东宫留膳,跟太子、太子妃畅谈大周风土民情,又去慈惠宫陪太后用了甜品,这才打道回府。

  马车里,秦肃儿靠在萧凌雪身上,用眼角余光瞥了眼他过于严肃的侧颜。“你是不是有事要告诉我?”

  不知是否她多心,她总觉得这阵子他好像心事重重。

  萧凌雪将她的手握在手里,说道:“我在想,若那彭院正真的派人过来习医,我就更见不着你了,所以我考虑是不是要干脆写封信过去,要他别派人来了。”

  他想过向她吐实,可未经证实之事,只是猜测罢了,又何必无端惹得她不安不快。

  要知道,肃肃虽是他明媒正娶的正室,可与他有婚约的穆越彤若回来了,他便必须履行婚约,大云朝过去也曾有王爷娶了两位王妃之事,以穆越彤的郡主身分和功绩,当平妻都是委屈了她,名分肯定也要是翼亲王府的亲王妃,而这么一来,翼亲王府就会有两位平起平坐的王妃,这也是他心头郁结之事。

  “原来你是在担心这事啊。”秦肃儿嘴角微翘,勾起温柔的微笑。“若大周真的派人来,我也会交给韩大人教导,不会自己亲自教,所以你放一百二十个心吧,你的时间不会被刮分掉。”

  萧凌雪蹙着眉,心情很是复杂。

  他有种感觉,若肃肃知道他会有另一名妻子,将会离他而去……

  “倒是我有件事要问你。”

  萧凌雪心里一跳,她察觉到什么了吗?

  秦肃儿笑逐颜开地道,“咱们这回来的一路上,你有没有发现润青和高大夫对彼此都有意思?”

  他暗自松了一大口气,不由得失笑道:“我哪里会去注意那些小事。”

  她认真地道:“他们看对方的眼神格外不同。”

  萧凌雪摸摸她的头,心里然有丝柔情滑过,柔声道:“怎么,我的小蝴蝶想作媒?”

  秦肃儿没发现身边的男人望着她的目光柔情万千,她一心扑在润青的婚事上,盘算地道:“润青是已过双十年华的老姑娘了,因为跟在我身边才耽误了婚事,是时候让她嫁人了。”

  原主自个儿是大龄剩女,连带着对身边丫鬟的亲事也漫不经心,不说润青,连少根筋的珊瑚都十九了,这时代奴婢的婚事是由主子做主的,她不提她们也不好意思自个儿提,所以等办完润青的婚事,也得赶紧替珊瑚物色对象。

  萧凌雪见她在兴头上,便凑趣道:“那高大夫说是已到而立之年了是吧?倒是与润青颇为般配。”

  秦肃儿顿时双眼发光。“你也赞成是吧?”

  隔日,秦肃儿便把润青叫到跟前,说了自己的意思。

  润青时着红了脸。“奴婢……不知道……”

  秦肃儿知道这是不反对的意思,到了惠仁堂,便去探高澄均的口风。

  高澄均一听,不但涨红了脸,还开始结巴了,“在、在下……在下哪里配、配、配得上润青姑娘……”

  秦肃儿满意一笑,这是两人都答应的意思了,于是她开始操办婚事,忙了好一阵子,新房就设在惠仁堂里,之后润青一样跟在她身边伺候,领大丫鬟的月例,晚上则回惠仁堂,小夫妻都对这安排十分满意,而秦肃儿有个来自现代的灵魂,一向不太需要人何候,她觉得身边有珊理和多儿也尽够了,便没再添新的丫鬟。

  忙完了润青的婚事,秦儿又把韩青衣、顾太医、刘大夫,以及几个在太医院外伤部分表现优异的太医集合起来,向他们讲解在大周动的两台刀,手术研讨会持续了几日,他们还是论医论得兴致勃勃。

  萧凌雪见她忙得起劲,也不好在这时侯提起穆越彤之事,加上皇上那里并无进一步的消息,他便将此事暂且摆下。

  一眨眼,一年又过去了。

  开春,倪咏娘带着孩子到京城做客,此行白守轩和白侦、白皞都同行,两个哥儿姐儿是来京城开开眼界,白守轩则是来参加春闱。

  秦肃儿非要他们在王府住下,说是要和干儿子培养感情,倪咏娘自然不会反对,倒是萧凌雪有几分不乐意。

  他看得出白守轩对秦肃儿有情愫,又不能只把他一人赶到客栈去住,他认为白守轩说是来参加春闱,但肯定有大半原因是为了秦肃儿而来,也不知那白守轩一个书呆子哪来的胆子,竟然觊觎他萧凌雪的女人,他已经吩咐下去了,让多儿跟在秦肃儿身边寸步不离,想来白守轩再怎么倾慕于肃肃,在他的地盘上也不敢轻举妄动,他呢,自然也在监视着白守轩的一举一动。

  春闱结朿后,还要半个月才发榜,秦肃儿索性把惠仁堂交给吉安,自己陪着倪咏娘和孩子们游山玩水,吃遍京城大小馆子,有时还找了戏班子到王府唱戏,甚至陪倪咏娘回娘家,她这个东道主做得不亦乐乎。

  三月初三,春暖花开,礼部发榜了,出乎萧凌雪意料之外,看起来愣头青一个的白守轩竟然考了头名,他不免紧张起来,这臭小子将来不会入翰林吧?

  所谓好的不灵坏的灵,十日后,白守轩竟在殿试被钦点为状元郎,成了天子门生,萧凌雪百思不解,他皇兄怎么就看中了白守轩这个愣小子?

  一甲状元授官翰林院修撰,白守轩肯定要在京城安家了,萧凌雪对这结果摆了好几天的冷脸。

  不管如何,事已成定局,倪咏娘欢天喜地的在京城买了座四进的宅子给白守轩安顿,白守诚得知消息也从宜州赶来京城欢聚,各方道贺接连不断,一商家出了个状元,白家上下的激动自是不可言喻。

  待白家人返回宜州时,白守轩也到翰林走马上任,时序已入夏,这是秦肃儿一年四季里最怕的季节。

  冬有用不完的煤,屋子里地龙烧得暖暖的,不够可以多加炭盆,她所到之处都处于温暖的氛围里,还有各种手炉、脚炉、暖足瓶,不会冻着,萧凌雪订做了好几件狐白给她,均是以狐和貂腋下最为轻暖的皮毛所制,非常珍贵,有钱也买不到,让她整个寒冬都过得暖呼呼的。

  可是夏天就不同了,即便如今王府里有源源不绝的冰可供她用,她也不能成天拿冰当饭吃,再者,她也不喜欢使唤下人对着冰搧风让她消暑,太不人道了,再加上古代没有短袖短裤,即便是夏衫还是一层又一层,也不能剪短头发,十分难熬。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