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医妻独秀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


  凌宝吓了一大跳,瞪大了眼睛,磕磕巴巴地道:“这、这……这什么啊?”

  萧凌雪夺过纸条,眉宇间瞬间闪过一丝凌厉,表情也变得冷肃。“去问清楚这东西究竟是谁送来的!”

  “是!是!小的马上去!”凌宝一边慌张地应道,边快步往外走去。

  萧凌雪深深地吸了口气,这是穆越彤的字迹没错,但究竟是谁仿了穆越彤的字迹试图要扰乱他的心志?这么做又能得到什么好处?

  兴许他在大街上看到的那个女子也是有人刻意模仿,故意出现在他眼前要让他看到……是谁那么无聊干这种事?而且还能冒充公主府的人,肯定不是普通人。

  凌宝很快踅了回来,气喘吁吁地道:“爷,总管说那人拿着公主府的金牌而来,他才会收下锦盒转交,他并不识得那人是公主府的何人,若是爷想知道,他可亲自去一趟公主府询问。”

  萧凌雪摇了摇头“不必了。”

  这件事绝不是公主府的人做的,也与公主府无关,他认为是主使者神通广大,弄到了公主府的牌,冒公主府的名义行事。

  “这件事不许告诉任何人,尤其是王妃,若是王妃知道半个字,本王唯你是问!”

  凌宝连连点头。“小的明白,小的绝不会说漏半个字。”

  萧凌雪已冷静下来,沉声道:“锦盒拿去收好了,莫叫任何人看见。”

  使节团一回到大云便立即被皇上召入宣中表扬了一番,对于秦肃儿救了大周摄政王又救了小皇子,皇上更是赞誉有加,将她夸得天上有地下无。

  原来是朱昱已亲自修书一封差特使快马加鞭送到大云面呈皇上,信中有感激有抱歉,详述了新帝的无礼之举,也对大云卓绝的医术大大赞扬,因此皇上对他们些行的遭遇可以说是津津乐道,已在朝堂上对着文武百官提过好几回了。

  表扬大会结束,秦肃儿知道萧凌雪还有其它军机大事要和皇上面议,便不等他了,自个儿兴匆匆的带着纪念品去东宫找君儿和佩儿。

  秦肃儿一告退,御书房里只剩下皇上和萧凌雪,在萧凌雪的暗示下,皇上连心腹太监安德海都遣到门外去了。

  “连安德海也不能听,什么事这么神秘?”皇上打趣地问道。

  萧凌雪却是不苟言笑。“皇兄,当日穆王府确实安葬了越彤,是吧?”

  他问这话简直多余,当时他从边关回来之后还去坟前上过香。

  “不错。”皇上点了点头。“怎么突然问起越彤来了?”

  “皇兄请看。”萧凌雪由衣襟里取出字条。“臣弟在大周行馆时,有人送了这字条来给臣弟,这是越彤的字迹无误。”

  皇上取过字条,蹙眉问道:“是何人在作怪?”

  萧凌雪正色又道:“更离奇的是,臣弟在大周看到和越彤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女子。”

  皇上断然道:“不可能。”

  萧凌雪却是抱着今天一定要解决的决心。“皇兄可否召穆王爷进宫问话?有些事还是问清楚得好。”

  从大周返回大云的路上,这件事一直重重的压在他心头,如今好不容易回来了,他可不愿再拖过一日。

  皇上十分了解自己胞弟的性格,知道他今日没见到穆王爷是绝不会罢休的,于是他立即派人去请穆王爷。

  穆王府同在皇城中,穆王爷早从沙场退了下来,目前并无官职,但穆王府有铁帽子在身,在朝中依然有其地位。

  穆王爷面圣之后,见了纸条,又听萧凌雪说在大周见到和穆越彤一样的女子,顿时狂喜地道:“彤儿没有死!彤儿没有死!”

  皇上的面容顿时一沉。“穆卿,你的意思是,你知道越彤没死?”

  穆王爷激动地道:“几个副将都说见到她被金军刺死了,也有人亲眼看到她被大火吞噬,可送回来的尸首又难以辨认是彤儿,是以臣和内人心中一直抱着希望,或许彤儿没有死,没想到我们的期盼竟然成真了,老天有眼,老天有眼啊!”

  “穆卿——”皇上叩了叩桌面,打断正在拱手拜天的穆王爷。“朕知道你思女心切,可若是越彤没有死,她为何不回来?”

  穆王爷一愣。“这………老臣也不知。”

  皇上又道:“穆卿,你先别抱太大期望,朕会派人调查清楚,这件事,咱们君臣三人知道即可,暂时不须对其它人提起,包括你府里的人,更不许你派人去查,以免打草惊蛇。”

  穆王爷虽然百般不情愿,可想想皇上的话也有道理,只得同意。“老臣遵旨。”

  穆王爷告退后,皇上看着略微失神的萧凌雪。“不说你了,朕也很意外穆王府那么多人,居然无法确认,便将尸首当成越彤下葬……不过话说回来,这也怪不得穆王府,边关的女将只有越彤一人,再怎么难以分辨,男女还是分辨得出来,自然会深信无疑。”

  此时追究穆王府的责任已没有意义,萧凌雪神情凝重地道:“皇兄若查到任何蛛丝马迹,务必先告知臣弟。”

  皇上端起茶盅啜了一口,这才缓缓问道:“凌雪,若越彤还活着,你打算如何?”

  别说将越彤迎娶为平妻了,这小子对肃儿一心一意,连纳个妾都不肯,若是越彤活着回来,会是棘手的问题,可是他也很清楚他这个弟弟责任感十足,要他将有婚约的未婚妻撇在一旁,他肯定也做不到。

  萧凌雪眉头紧锁,有些烦躁地道:“若人还活着,便不能坐视不理,先将人找到再说。”

  由御书房告退,萧凌雪转而去了东宫,见秦肃儿和君儿、佩儿玩得欢,他的脸色这才柔和下来,露出浅浅笑容。

  萧佩同先发现了他,扑了上来。“皇叔公。”

  她的声音软绵绵的,叫得萧凌雪的心都要融化了,他将她抱了起来,亲了下她的脸频。

  “皇叔公不在京城的这段时日,佩儿乖不乖?有没有听你母妃的话?”

  萧佩同搂住了他的颈子,细声细气地道:“自然有的,佩儿不知多乖巧听话,皇叔公可是有礼物要送给佩儿?”

  他笑着捏捏她的鼻子。“多着呢!”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