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医妻独秀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八


  秦肃儿先替小皇子把脉,而萧凌雪和朱昱在远处低声交谈,并未过来打扰。

  “师父,小皇子这症状好生奇怪。”吉安跟在一旁因为前所未见的病例而显得精神奕奕,一路上劳碌奔波的疲倦瞬间一扫而空。

  高澄均神情凝重地道:“我见过这样的婴孩,当时也是无人会医,出生没多久便夭逝了。”

  皇后原是把位置让给了秦肃儿诊脉,一听到这话,脸色一白地又扑了过去,眼泪也落了下来。“孩子……我的孩子……”

  秦肃儿温言道:“皇后莫要着急,这病症本王妃治得了,绝不会让小皇子有任何差池,皇后肯定是到现在连碗米水都未进,不如先去用膳,养足了精神,待小皇子痊愈后才有力气抱小皇子。”

  皇后泪眼婆娑,她激动的拉住了秦肃儿的手,求助似的看着她。“翼亲王妃,此话当真?可太医们都说无法可医……”

  秦肃儿反手轻轻拍了拍皇后的手,微微一笑。“我保证。”

  太监领着彭木龄匆匆来到,彭木龄只得知朱昱将秦肃儿请回来之事,如今又特意把他唤来,实在令他胆颤心惊又忐忑不安。

  彭木龄惶恐地走到朱棋身前拜见。“不知皇上召微臣来是……”

  朱棋却直往秦肃儿一指。“是翼亲王妃要你来的,你过去问问翼亲王妃有何吩咐。”

  “微臣遵旨。”彭木龄尴尬地秦肃儿走了过去。

  这丫头片子让摄政王请了回来,如今可是要嚣张了,她若敢羞辱于他,他大不了辞官回乡,即便要让出太医院院正的位置,他也绝不受此侮辱!

  秦肃儿听到彭木龄的脚步声靠近,头也不抬地道:“彭大人,小皇子此乃水脑症,是先天性的脑积水,脑脊髓液不正常的堆积在脑部,只要进行脑部引流手术,将液体引出体外即可,要注意的是,婴儿血管细、头骨薄,在麻醉及钻骨时都需要特别留心。”

  彭木龄心中波涛汹涌,正做好了与秦肃儿一翻两眼的准备,却听她侃侃而谈小皇子的病症,还治疗方法也说了出来,他错愕的看着她,不知道她在打什么鬼主意。

  “师父,是否要做术前准备了?”吉安迫不及待的问道。

  秦肃儿点了点头,这才抬起头对正在发愣的彭木龄道:“彭大人,你说我的医术是妖术,若是妖术,那只要朝天挥挥魔杖即可,不需要聚精会神的进行手术,也不需要这么多人帮忙,所以我希望你留下来,用你的双眼看清楚我是怎么手术的,再判断我所做的,是医术还是妖术。”

  彭木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看着她的子弟兵们风风火火的忙起来,一个时辰后,寝殿里已净空,只留下必要的手术人员,历时一个半时辰的手术里,就见秦肃儿在小皇子的头部及腹部插入管子,顺利引流出许多液体,她几乎是眼也不眨,神情比任何时候都还严肃,不知怎么搞的,他突然有些佩服眼前这个特立独行的小女儿。

  手术顺利结束之后,秦儿将善后照护的工作交给吉安和高澄均,骆太医太过兴奋激动,缠着他们两人问东问西。

  秦肃儿摘掉了口罩,端了两杯茶,走到彭木龄面前,将其中一杯递给了他。

  彭木龄一愣,倒也接过手了。

  秦肃儿啜了口茶,说道:“我朝太医院令原本也像喜大人一般,无法接受本王妃的医术,可当他意识到可以救更多人之后便放下了心中的成见,与本王妃切磋医术,他甚至为了习得未曾见闻过的医术,还想拜本王妃为师。”

  彭木龄又是狠狠一愣。“王妃娘娘说的是韩青衣韩大人吗?”

  “不错。”秦肃儿微微一笑。“大人识得韩大人?”

  彭木龄点了点头。

  在他眼里,韩青衣是个自恃医术卓绝、不可一世之人,年纪轻轻不将他这个杏林前辈放在眼里,那样孤芳自赏之人居然会甘心折服于秦肃儿这样年纪轻轻的丫头,实在叫他难以置信……

  不,他是压根不相信韩青衣会向任何人低头。

  秦肃儿煞有介事的续道:“韩大人医者仁心,一心想救更多人,为了弥补自身的不足,对本王妃不耻下问,在本王妃看来,德不近佛者不可以为医,才不近仙者不可以为医,这两句话将韩大人的医者品德形容得非常贴切,大云朝太医院拥有这样的院令,是大云之福,也是百姓之福。”

  呵呵,韩青衣,你要感谢我,将你的形像塑造得如此伟大,想当初你是如何百般拒绝承认我的医术比你好,我这可是以德报怨啊!

  彭木龄活到这把年纪,第一回感到无地自容,他的胸襟竟不如韩青衣那小子,不只如此,身为医者的他,还将高明的医术指为妖术,他真不知道自个儿怎么会做出这等糊涂事,他实在枉为医者,然而他省悟得太迟了……

  正当他懊恼之际,又听到秦肃儿不计前嫌地道——

  “彭大人,待小皇子无碍,我等就要返回大云,若大人有心学习我朝医术,尽管派弟子到大云,本王妃一定悉心教导。”

  彭木龄一向是个以己度人之人,万万没想到她会说出这番大度包容、不念旧恶的话来,他不敢置信,润了润唇,小心翼翼地问道:“翼亲王妃当真愿意将医术传授给我朝医者?”

  秦肃儿浅浅一笑。“本王妃可不是那种会记仇的人。”

  她比较喜欢看人家跌破眼镜的样子,而这一次,可以说是相当成功的国民外交了,是吧?

  §第十五章 死而复生

  萧凌雪一行人回到朱雀园休憩时天色已大白,朱棋原是在中午设了国宴要款待两人,既有感激之意,也有重修旧好之意,但萧凌雪婉拒了,他知道秦肃儿手术后必然要大睡一场,对于特意起床去吃一顿这种事情,她不会有兴趣。

  果然,这一觉,秦肃儿一直睡到夕照时分才睁开眼睛,得知留在凤仪宫照护小皇子的吉安等人没有消息传来,便知道小皇子已度过了危险期。

  “要不要再睡一会儿?”萧凌雪和颜悦色的问道。

  虽然他不喜她有时不管不顾的救人心切会惹来麻烦,可大多时候,她还是他引以为傲的妻子,他实在想看看她生长的朝代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又是如何施行她口中的男女平等、一夫一妻和人民选皇帝。

  “我想出去走走。”秦肃儿坐了起来,拉着他的手,双眼放光地说道:“咱们不要带人,就咱们两个自己到街上逛逛。”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