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医妻独秀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七


  阵阵纷乱的马蹄声传来,萧凌雪抬头,见到四面八方竟冲来大队军士,将两方人马围在其中,他心里一惊,还有什么伏兵不成?

  他在原处不动,直到为首的那人靠近,他才看清来人是朱昱。

  朱昱翻身下马,几个箭步来到萧凌雪面前。“翼亲王恕罪!皇上耳根子软,受佞臣摆弄,才会做出如此荒唐之举,本王代皇上向翼亲王和翼亲王妃赔罪,请两位息怒。”

  他的军队庞大,手持铁枪盾牌,不分朱棋人马或黑风寨,十个人围一个,把所有人都围住,一时间,再无兵器交锋之声。

  “皇叔!”朱棋气急败坏的走了过来。“皇叔为何要向他们赔罪?皇叔可知道翼亲王说了什么?他说要将朕倒挂在城门三天三夜。”

  朱昱一个冷眼过去,“皇上倒是长进了,自个儿做了件大事。”

  朱昱那澄锐的眼神和话中的嘲讽之意,让朱棋有些退怯。“朕本来是要跟皇叔商量的,可想到皇叔身子还没复元,朕也不想皇叔太过操心。”

  “皇上可知发生了什么事?”朱昱打断了朱棋的辩解,脸色凝重地道:“皇后两个时辰前诞下了小皇子。”

  朱棋顿时欢天喜地的道:“皇后生了吗?皇后和孩子可好?”

  朱昱面罩寒霜,“虽然母子均安,可小皇子天生怪病,太医院束手无策,骆太医直言,只有翼亲王妃才可能医治,臣便是来请翼亲王妃回去为小皇子医治,不想却得知皇上如此胡来,臣都无颜启齿了。”

  “怪、怪病?”朱棋顿时紧张了起来。“何等怪病?为何会令太医院束手无策?”

  这是他的第一个孩子,且是嫡长子,他自然重视。

  朱昱蹙眉道,“大头症。”

  马车里的秦肃儿疑惑地想着,大头症是何病症?朱昱口中的大头症自然不是现代的大头症,是婴孩的头特别大吗?

  朱棋听闻这病名也吓了跳,心慌地问道:“太、大头症?那是什么病?皇儿的头很大吗?”

  朱昱狠狠瞪着眼前这扶不起的阿斗,“皇上与其在这里对小皇子的病症创根究底,还不如立刻去向翼亲王妃请罪,求翼亲王妃回去替小皇子治病。”

  朱棋怯怯地道:“是国师和彭院正说翼亲王妃是妖邪,使的是妖术,他们和康王一直怂恿朕,朕本来也不信,可国师说得信誓旦旦,天象有异,妖邪出没,要朕一定要为天下人除害,又让朕不要将此事告诉皇叔,说皇叔受了翼亲王妃的恩惠,一定不会相信朕的话,都是他们的错,朕从来没有说过翼亲王妃是妖邪……”

  听朱棋将责任推得一干二净,萧凌挑了挑眉,有如此懦弱的君王,大周前途堪虑……不过,他倒是听到了一个重点,原来又是完颜锡那家伙在作怪,他这一招狠毒,想令大云和大周失和,一旦两国发起战事,大金将可从中得益,真卑鄙!

  秦肃儿自行下了马车,她朝朱昱匆匆点了点头,接着拉了拉萧凌雪的衣袖,小声地问道:“我能不能去看看小皇子?”

  若病的是朱棋这屁孩,她定然不会理会他的死活,可现在病的是孩子,还是个刚出生的宝宝,她无法坐视不管。

  萧凌雪早在看到她自己下了马车的那一刻便知道她想做什么了,他不会给朱棋面子,但朱昱的面子却是必须卖的,因为他深知未来十年内,大周朝政的实权会把持在朱昱手里,且大云和大周交好已有百年,两国子民通婚者也多,先前他欲绝裂是以为此事得到朱昱的默许,既然现在误会解开了,便没必要为了朱棋一人干的蠢事而令百姓人心惶惶。

  他扬声说道:“王妃慈悲心肠,要去看看小皇子,本王又岂会阻挡?只要不是又好心成了驴肝肺就好。”说罢,他意有所指地又扫了朱棋一眼。

  朱昱面露喜色。“两位海量,本王保证,万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

  萧凌雪让朱昱、朱棋和他们带来的人马先行回宫,言明他们随后就到,他们一走,他便急步来到乔逵面前。“伤亡可是严重?”

  乔逵垂眸拱手道:“都是皮肉之伤,并无大碍,王爷无须挂心。”

  “那就好子。”萧凌雪对乔逵说完,又环顾四周朗声道:“本王之言,一诺千金,本王已将尔等视为大云子民,今日仗义之情,我萧凌雪不会忘记!”

  萧凌雪让吴兴等人护送其它使节团的人先到善城休息,他则带着秦肃儿和吉安等部分人马返回周京。

  上了马车,他心里还是有些不快,阴恻恻的看着秦肃儿回道:“有人向你如此告白,你心里是否很是欢喜?”

  秦肃儿一愣。“你在说什么?告白?什么时候?”

  “你没听见?”萧凌雪脸上露出了浅浅笑意,满意的摸了摸她的头。“没听见就好,反正也不重要。”

  聂如风,你是白忙一场了,亏你那一番情真意切的告白,可在肃肃心里,你永远是挟持救命恩人的混蛋。

  萧凌雪等人的马车再入城门时已是夜半时分,安瑞麟率众候着,一见他们的马车到来,便急急让卫兵打开城门,直接领他们进宫。

  凤仪宫灯火通明,秦儿见到了愁容满面的皇后,她才生完却不好好躺着歇息,而是守在小皇子的床前,这画面让她心中一阵柔软。

  母爱,古今皆同。

  骆太医原就负责诊治小皇子,一见她来了,顿时松了口气,连忙过来请安。“王妃,小皇子的病症我从未见过,其它太医也都瞧过了,亦是无法可想。”

  “我心中有数。”秦肃儿只提了一个要求,“请院正过来。”

  “没听到翼亲王妃的话吗?快去把彭院正请来!”朱棋忙不迭唤人速速去请,嘴上讨好地说道:“彭院正对翼亲王妃不敬,被叫来骂两句也是应该的,翼亲王妃想如何责罚便如何责罚,朕绝无二话。”

  秦肃儿懒得理会朱棋,他以为她这么闲,专程把彭木龄叫来骂吗?都做爹了还这么幼稚,什么时候才会懂事啊?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