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医妻独秀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五


  秦肃儿明显感觉到他的胯间之物有了变化,见他眼神如火,她不由得紧张起来,难道他这是要与她……车震?即便她有着现代人的灵魂,仍是觉得车震太过了,何况还是在马车上。“你别闹了,晚上到了行馆再……”

  他火热的双眸紧盯着她,扣在她手上的大手紧了紧。“我现在就要。”

  她的脸渐渐发烫,“你忍忍……”要命,怎么他光是用这样炽热的眼神看着她,就能让她有感觉了?

  萧凌雪蹙了蹙眉,神情有些痛苦。“肃肃,你不是男人,你不懂,忍不了……”

  秦肃儿只好承认世界上真有精虫冲脑这回事,而且古今皆然,要男人管住下半身是不可能的事,幸好她的男人找的是她,她没理由将自己的福分往外推。

  她叹了口气,半推半就地问道:“你想我怎么样?”

  他心口热烫,毫不迟疑地说道:“坐上来!”

  秦肃儿深吸了一口气。

  两人的衣物都层层叠叠,要坐上去并非易事,笨拙的弄了好一会儿,她才顺利的跨了上去,而他的分身早已挺立昂扬,她也因为过于尴尬,小脸涨红得像极了烫熟的虾子。

  “慢慢来……”萧凌雪扶着她的肾让她缓缓将他的分身坐进去,直到整根没入,他蹙了蹙眉,却发出一声舒服的叹息,他轻轻地蹭着她的脸颊,着魔般的低喃,“好肃肃,我爱你……”

  听到平时个性高、对外人不假辞色的他,对自己如此软语温声地求欢,秦肃儿也不觉得自己这行径太放浪了,她眼含水光的搂着他的颈子,配合他的律动,不再装矜持,在他耳边声声娇喘。

  萧凌雪将脸埋入她春光大开的酥胸间,双手举着她的臀上上下下,尽情享受着与她欢爱的快感。

  马车颠簸,加上萧凌雪亢奋之下弄出来的摇晃,秦肃儿觉得自己整个人快散架了,她体力实在不支,可是他正在兴头上,她总不能喊她不要了,只能尽量忍耐,忍着忍着,倒也有另一番刺激。

  路途遥远,到驿站的别馆至少还要六个时辰,两个欢爱后精疲力尽的人整理好衣物,盖着毯子,靠在一块儿睡着了。

  萧凌雪浅眠,马车一停下来,他便醒了,同时摇醒靠在他肩头正沉睡的秦肃儿。

  秦肃儿还困着,皱着眉头往他身上靠了靠。“到行馆了吗?”

  “应该不是。”

  萧凌雪掀开车帘一角,满山斜阳落幕之中,大队人马前后将他们包围住,让他们无法前进,亦不能后退。

  他眉锋一挑,对秦肃儿说道:“我出去看看,你莫出去,免得我绑手绑脚的。”

  秦肃儿光看他的神色就知道情况不对劲,立即朝他点头。“我明白了,你自己小心!”

  §第十四章 恩将仇报

  “秦肃儿何在?将秦肃儿这个妖女交出来!”

  萧凌雪下马车之时,就听到以朱棋为首的其中一人如此叫嚣嚷嚷,他的利眸立即扫过去,目测朱棋领了至少五百人马,看起来并不像是上战场的军队,应是他能号令的京城禁军。

  凌宝跑了过来,压低声音道:“爷,他们将咱们的人拦下来,说要咱们交出王妃,敢情他们是疯了,眼馋王妃医术,不让王妃离开啊!”

  “你少在这里占位置。”吴兴大步过来,将凌宝的衣领一提,让他到旁边去,对萧凌雪拱手道:“王爷,对方约有五百人,咱们虽有两百人,可多半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使团人员,战力不到两成,不能与他们相抗衡。”

  萧凌雪冷笑道:“本王不信他们敢动咱们一根寒毛。”他大步走到朱棋面前,神色十分峻,眼角眉梢充斥着怒意。“大周君,你这是在做什么?”

  朱棋并没有骑在马上,他旁边停着辆明黄大马车,应是他乘坐来的。

  “太胆!见了皇上还不下跪。”朱棋身边一个瘦瘦小小的少年太监尖着嗓子喝斥。

  “本王不跪又如何?你一个小的阉竖,若再这般不知死活,本王就让你彻底成为废人!”说完,萧凌雪谂的又瞪向朱棋。“大周君,你带人过来,嚷嚷着要交出本王之妻,这是大周哪条规矩哪条道理,若不说个明白,今日休想离开这里!”

  “好、好大的口气!”朱棋吞了口口水。“朕、朕就说个明白,让、让你心服口服!”

  萧凌雪负着手,扬着下鄂冷笑。“洗耳恭听。”

  朱棋紧张的润了润嘴唇,冷汗直冒地说道:“国、国师说,翼亲王妃是、是妖星转世,那什么开膛剖腹,实属妖术,将为天下百姓带来灾难,要一把火烧得她魂魄散才能镇住她的妖魂,所以、所以快将翼亲王妃交出来,尔等,朕不会为难……”

  萧凌雪危险的眯起眼眸。“朱棋,你的意思是,要将我萧凌雪的妻子烧死?”

  朱棋容易被煽动,但肃肃救了朱昱一命,他实在很难想象朱昱会放任朱棋做这件事,朱昱是打算要破坏大云和大周友好的关系不成?

  朱棋被他的眼神吓得退了一步,但他勉强稳住脚步,咽了咽口水。“大、大胆……竟然直呼朕的名讳,还不、还不快向朕谢罪!”

  “你要是敢动我妻子一根手指,我绝对要你陪葬。”

  萧凌雪的音量不太,四周又吵杂不已,但他的话句句清晰的传入朱棋耳里。

  朱棋感觉到他浑身散发出来的暴戾之气,早日吓得想打退堂鼓,可来都来了,无功而返未免太过窝囊,到时文武百官会怎么看他?大周的百姓又会怎么看他?他这个皇帝肯定要沦为茶楼,酒肆里茶余饭后的谈资了。

  都是那个完颜锡害的!完颜锡一直进言,说这是他竖立威信最快的方法,只要他能亲自擒住妖魂,还怕百姓不服他吗?

  他也知道朝中不服他继位的人很多,他也心急,也想象他父皇一样有感严,可是他根本没那份能耐,摄政王说好听是辅佐,事实上什么事都是由皇叔做主……

  想到皇叔,他更不安了,若皇叔知道他来拦截大云使团,肯定会把他骂得狗血淋头,只要他做的事,皇叔没有一件满意的……

  好,今天他朱棋就要做一件大事,一件连皇叔都不敢做的大事!他定要捉住翼亲王妃,将她烧死,为天下人除害。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