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医妻独秀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四


  见骆太医熟练的指导彭木龄该怎么做,秦肃儿忍不住笑道:“骆太医记性真好,看了一次便记住了。”

  骆太医拱手道:“王妃过奖了,人命关天,自然须得慎重、再慎重。”

  秦肃儿让珍珠去外头守着,以便随时需要她帮忙跑腿,珍珠离开时顺道关上了房门。

  一切就绪之后,秦肃儿手持手术刀站在主位,朗声道:“外科大夫秦肃肃进行腹膜炎手术。”

  每当做手术时,她总会念出她前世的名字,其它人均已司空见惯,以为那是她和萧凌雪之间的昵称。

  说完之后,她稳健的划下一刀,露出皮下脂肪层,彭木被眼前的画面刺激得差点站不稳,身子晃了晃,身旁的骆太医赶忙扶住他。

  秦肃儿仍然专心的继续手术,一边说道:“多数的腹膜炎都需要以手术解决根本原因,靠手术切除感染发炎的阑尾、小肠、肿瘸、胆囊、溃疡等等,解决岀血并移除腹腔内的脓疡、消化液、粪便、食物等物……”

  手术结束后,彭木龄两腿发软的走出手术室,身子不自觉的颤抖。

  不可能,世间绝不可能有开膛剖腹之术,切开了膛腹又如何能活?而且居然像缝补衣裳似的把肚子又缝了回去……

  这不是医术,这绝对不是医术,这是妖术!

  是了,是妖术没错!他绝不能放任这些人在大周大展妖法,行开刀之术来妖言惑众,若是让这等妖术在大周大行其道,必会祸国殃民!

  他主持太医院已超过三十年,绝对不容许这等事发生,他一定要阻止!

  他汗涔涔的匆匆往太医院而去,满脑子都在想着该如何阻止秦肃儿再施行妖法,没留心到浩浩荡荡的一群人迎面而来,正是参加完宫宴要去翠微宫拜见姑母的完颜锡。

  完颜锡的姑母是不久前驾崩的大周先帝——元阳帝的嫔妃,如今已是太妃身分。

  “这不是彭大人吗?”完颜锡停下脚步,笑着打了声招呼。“发生何事了?大人脸色为何如此苍白?”

  彭木龄赶忙停下来施了一礼。“参见康王殿下。”

  大金和大周向来交好,两朝皇室通婚行之有年,完颜锡的姑母是以贵妃身分被迎入宫的,他对完颜锡并不陌生。

  完颜锡似笑非笑的问道:“大人可是亲眼见到了开膛剖腹之术?那位翼亲王妃当真会为人开刀?”

  蓝木龄的脸色又苍白了几分,他压低声音说道:“殿下,以老夫所见,那并非医术,而是妖术呐!”

  完颜锡微微挑眉,“怎么说?难道摄政王出了什么事?”

  “就因为摄政王无事,老夫才会说那是妖术!”彭木龄心急如焚的道,“翼亲王妃剖开了摄政王的腹肚,在里头大肆搅弄一阵之后,又用针线将肚皮缝上,而政王依然活得好端端遄的,若不是妖法,哪里有人肚皮被剖开了还能活的?”

  “是吗?”完颜锡双眉微拢,假意关心地道:“适才在大殿之中,安尚书和谨华公主在皇上面前大肆褒扬翼亲王妃的医术,说她的医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太后和皇后听闻都表示大周也该学习此等开膛剖腹之术……大人,以本王之见,若是真让那位翼亲王妃来教导你们太医院,你的地位可就要不保了。”

  彭木龄心里咯噔一声,如此一来,他岂不是要拜那丫头片子为师,称她一声师父了?

  完颜锡再下一城地道:“彭大人,皇上才初登大位,万不能让大云妖术来迷惑大周百姓,如今摄政王尚在昏迷,必须要由彭大人如此深谋远虑、允执厥中的忠心臣子在一旁死谏才是,这等大事,须得皇上定夺。”

  彭木龄有些犹豫,他是想要阻止,但他没想过要告御状。“可皇上未必会听老夫的,皇上才初登基,老夫和皇上也并不亲厚……”

  完颜锡一笑。“不打紧,你尽管去将此事禀告皇上,本王自会让国师去见皇上,助你一臂之力。”

  三日过去,朱昱复元情况良好,不只太医们争相要向秦肃儿学习开膛剖腹之术,京城里闻风而来的大夫更是让朱雀园门庭若市,天天都有大夫登门想要拜会大云来的翼亲王妃,欲向她讨教医术,一时间,开膛剖腹成了周京最热门的话题,闻者无不啧啧称奇,甚至还有茶楼的说书先生将之编成话本,加油添醋地将开膣剖腹的过程神魔化,以加深其精彩度,百姓们都听得津津有味,满口赞扬大云的医术卓绝。

  其它使团早在登基大典过后陆续离去,就只有大云使团停留了最久,萧凌雪早就想走了,因此一等秦肃儿说朱昱已完全康复,不需要再观察时,他便急着离开。

  离开这一日,大云使团的马车队伍浩浩荡荡的,比来时还要长了一倍,因为摄政王府和公主府都送了厚礼,秦肃儿其实并不想带那么多东西长途跋涉,可是他们一片诚意,实在推拒不掉,只好接受。

  绵长的马车队伍缓缓通过城门之后,秦肃儿见到萧凌雪看着窗外景色时,脸部线条明显转为惬意柔和,不禁心生好奇,因为过去十天来,他一直都板着脸,脸色阴沉沉的。

  “大云有小三在等你不成,干么这么急着走?”她拉起了他的手,打趣问道。

  “谁会在等我?若是有,也是母后和皇兄。”萧凌雪哼了哼。“我只是不乐意你被那些个上门讨教的大夫霸占着,每日忙得连跟我说句话的时间都没有,晚上要碰你,你又累得翻不了身,动也不动,让人一肚子火。”

  秦肃儿想象着自己在床上像条死鱼的模样,忍不住噗嗤一笑。“我有那样吗?”

  他没好气地道:“若是有那手机啥的,定要录下来让你自己瞧瞧。”

  她扬着笑意刮刮他的脸。“堂堂亲王,就为了这等小事天天朝大伙儿甩脸色,会不会太没风度了?”

  “我为何要讲求风度?”萧凌雪反手握住她的小手,蓦然将她的手往下一带,按在自己的重要部位上。

  虽然隔着衣物,秦儿却还是心里一跳,笑骂道:“你做什么?光天化日之下也不怕失了身分。”

  他眯了眯眼睛。“难道会有人胆敢不经通报就闯入本王的马车之中?”

  她好笑地道:“就算无人敢闯进来,如此这般也只是你自个儿受煎熬罢了,我可没法管。”

  “你怎么没法管?”萧凌雪抓着她的手轻轻摩挲着他的分身,嗓音忽然低哑了几分,“肃肃,你疼疼我……”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