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医妻独秀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二


  她暗暗觉得好笑,掩唇道:“可是我看那位三皇子一直盯着咱们这里看,似乎要开口和你应酬了耶班……”

  不等她说完,对面确实有了动静。

  “久违了,翼亲王。”完颜锡的笑容满溢在脸上,但任谁都可以轻易看出他的笑意并未到达眼底。“本王还奇怪呢,为何许久未在沙场上与你兵戒相见,原来是厌倦了沙场,转到使节团供职了啊!不过这也未免太大材小用了,本王可真不知大云君在想什么,竟将你这等人才放到使节团,实在可惜,还是说,你是因为害怕和本王在沙场上相见,自请调职?”

  萧凌雪眉一扬,薄唇扯动,用周围的人都能听得一清二楚的音量回道:“不管是自请还是皇命,在本王看来,三皇子和本王一样,都是厌倦了沙场,才会不约而同转到使节团供职,真真是英雄所见略同,来,本王敬三皇子一杯。”说罢,他举起了杯盏。

  完颜锡在心中恨得牙痒痒的,他这一举杯,等于是认同了萧凌雪的话,可众目睽睽之下不举杯又说不过去,只得悖悖然举杯。

  干了杯中酒,完颜锡把玩着空杯,邪肆的眸光打量着萧凌雪和秦肃儿,突然笑得极为玩味。“话说回来,本王还以翼亲王是个痴情种,非穆郡主不娶,想不到穆郡主离世不过短短三年就迎来了新王妃,实在叫本王意外。”

  萧凌雪双眸如鹰地看着完颜锡。“本王不知康王殿下原来这么清闲,还有雅兴关注本王的婚姻事。”

  完颜锡眉头微挑,嘴角带了丝讥笑。“穆郡主是什么人物?她可是杀我大金大军数以百计的巾帼女英雄,地位却如此轻易的叫人取而代之,实在叫本王为她抱屈啊!”

  秦肃儿含着笑,不紧不慢地道:“康王殿下,您此话差矣,所以容本王妃插句话,本王妃乃是天上人间唯一仅有的翼亲王妃,并非新的,而是原来就只有一个。”

  众所周知萧凌雪和穆越彤是定了亲,但并没有正式成亲,穆越彤的名分怎么说也不会是前一任的翼亲王妃。

  “翼亲王妃好口才。”完颜锡也含着笑。“可惜出身卑微,不过是个小七品芝麻官的庶女,想必跃进龙门各方面都挺不习惯的吧?”

  闻言,萧凌雪立即眼含利光,就要发难,秦肃儿按住了他的手,示意他稍安勿躁,这点事,她还应付得来。

  “好说好说,幸好我大云朝皇室并无康王殿下这般看高不看低的势利眼,所以本王妃过得如鱼得水,极是滋润。”秦肃儿慢悠悠的说完,神清气爽,惬意得很。

  是萧凌雪说的,不必理会这个三皇子,那么她话说得难听一些也无妨。

  完颜锡听了,脸一黑。势利眼是媚富贱贫、趋炎附势之人,他掌堂大金朝皇子,有必要如此吗?

  见完颜锡表情难看,萧凌雪顿时笑得云开雾散,他特意拍了拍秦肃儿的手道:“王妃这番话,康王殿下是没法理解的,因为康王殿下的婚姻太事乃是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未曾领略过真情至爱,哪里能知晓两情相悦并无苦事的道理,王妃说再多不过是多费唇舌、对牛弹琴。”

  秦肃儿差点忍不住笑出来,随即又想到她对润青她们几个说宴会上的美女会多如牛毛,她更是想笑。

  “萧凌雪!”完颜锡不怒反笑,还直呼其名。“你说本王未曾领略过真情至爱,那可就大大的错了,本王不但领略过,且若你知晓了那令本王领略真情至爱的女子是何人,恐怕会惊得忘了自己姓萧!”

  萧凌雪只当他在胡说八道,在他的立场,不管让完颜锡领略情爱的女子是谁,都是完颜锡自个儿的事,他又怎么可能会为了一个外人的事心情有所浮动,真真是无稽之谈!

  “皇上驾到!恭迎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伴堕着响彻大殿的喊声,朱棋领着太后、皇后、嫔妃等人入场,萧凌雪和完颜锡之间的唇枪舌剑也不得不时告一段整落,只余浓浓的烟硝味彷佛还在空气之中飘着。

  秦肃儿看过去,先前她觉得皇上跟个国中生似的,今日见到皇后,不禁更怪疑,皇后满十五岁了没,一张可爱的娃娃脸,身材纤细,只有肚子很大,看起来像是快要临盆了。

  “诸国使臣远道而来,皆是朕的贵客,朕敬诸位一杯,希望诸位使臣今日能够尽兴。”朱棋有些紧张的端起面前的青铜酒盏,彷佛演练过了几百万次,他在朱昱的示意下露出局促的微笑。

  各国使臣纷纷举起酒杯,异口同声道:“大周君客气了,能代表我国前来道贺,乃是我等荣幸。”

  秦肃儿发现了一件事,因大周是个小国,使臣们对他说话也不似在大云太后寿宴上时那般恭敬有礼。

  敬过了使臣团,朱棋又在朱昱的示意下举起第二杯酒道:“诸位爱卿,希望日后大家都能同心协力为大周朝尽心尽力,朕在此先敬诸位爱卿一杯。”

  见朱棋一口干了杯中酒,文武百官齐呼“万岁万岁万万岁”,纷纷举杯共饮,接着又喊道:“微臣定当尽绵薄之力,为皇上效忠,鞠躬尽瘁!”

  接下来便是秦肃儿无聊到想打瞌睡的献礼和说恭维话的时间了,不管新帝说什么,底下的群臣都是大声附和,接着是众人欣赏歜舞,饮酒作乐,气氛终于热络了一些。

  秦肃儿对这样的场面一直不太能适应,觉得浪费时间,幸而大周的御膳挺美味的,她便专心当个吃货,只不过殿中人数实在太多,每上完一道莱都要好一会儿。

  一个宫女捧着托盘在秦肃儿桌边半屈膝地为她上菜,秦肃儿见到白瓷的大碗,那浓绿的汤里飘浮着几颗白玉丸子,顿时胃口大开。

  女人嘛,都喜欢甜点,她也不例外,这道甜品类似现代的抹茶汤圆,她见萧凌雪没兴趣,连碰都没碰,巴不得向他要来一个人吃两碗。

  一声尖叫声和随之而来的骚动,让秦肃儿猛地抬起头来,就见大周皇帝的座位附近围了好些人,朱棋则是一脸惊慌失惜。

  “传太医!快传太医!”

  不知道是谁喊着,可是一听到太医两个字,秦肃儿立即职业病发作,急忙问向萧凌雪,“发生什么事了?”

  萧凌雪蹙眉道:“我也没看清楚,但似乎是摄政王身子不适,倒了下去!”

  秦肃儿见大部分的人都关心的站起身观看,她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的站了起来,还踮起脚尖、拉长了脖子。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