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医妻独秀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七


  呸!她实在不服气,高明的医术,能有多高明?会比她下毒的手法高明吗?

  如今证明了,再高明的医术也治不了她下的毒,聂如风可是看清楚了,那女人对他一点帮助都没有,要娶那女人为押寨夫人,问过她杨菁再说!她可不许黑风寨混进乱十八糟、来路不明的女人!

  “中蛊……”秦肃儿失神的喃喃自语,手紧紧攥住萧凌雪的衣角。

  她从没想过所谓的江湖至毒会出现在她眼煎,她觉得荒唐、不可思议也无法置信,那不是武侠小说的情节吗?原来真实存在,那女的说萧凌雪已经死了……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她不相信,他绝对不会丢下她一人。

  萧凌雪蓦然吐出一大口黑血,秦肃儿忧惧的抱紧了他,声音颤抖不已,“不可以,你不可以死……我再也不说医者仁心那一套了,去他的医者仁心!去他的无法见死不救!如果我知道医者仁心会害死你,我就不会救人。不救人了,我发誓我再也不救人了,我听你的话,我以后都听你的,你不可以死,不可以……”

  不管她说什么都没有用,萧凌雪的七孔已流出黑血,她伏在他的心房上,却听不见心跳声。

  她急急说道:“小阿飞,还记得吗?我们打赌,我唱了十首你没听过的曲子,你输了,输的人得答应赢的人的一个要求,不管多困难都要做到,现在我就要你履行约定,你得活过来,不管多困难,你都要活过来!”

  聂如风实在听不下去了,他大步走到她面前,低头看着她,蹙眉道:“他已经死了。”

  秦肃儿小心翼翼的将萧凌雪放在地上,站起身,一个箭步来到聂如风面前,扬起手来,一连重重甩了他十几个耳光,悲愤的狠狠咒骂道:“混蛋!你这个混蛋!如果他死了,我一定亲手杀死你!一定亲手杀死你!”

  聂如风愣愣的挨打,她下手极重,他脸颊立即肿了起来,但他还是说道:“没有如果,他已经死了。”

  秦肃儿心口一滞,她从聂如风手里夺下了剑,满含恨意的说道:“那我现在就杀了你!”

  杨菁要冲过去,嘴里嚷嚷道:“你这臭女人凭什么打我三哥!你凭什么要杀他……”

  乔逵伸手拽住了她,同时甩了她一巴掌。“你给我闭嘴。”

  杨菁抚着脸颊,满眼的不可置信,“大哥……”

  乔逵沉着脸道,“知道她是什么人吗?不久之前,她救了勇儿的性命,谁让你莽撞施毒,还施了毒中之蛊?你这不由分说的性子再不改改,你就给我离开黑风寨,再出什么祸事来我可担不起。”

  杨菁一愣:“她救了勇哥儿?真的吗?”

  乔逵不再理睬杨菁,沉声吩咐道:“老二!将还阳丹取来!”

  白羽有些迟疑。“大哥,那可是老寨主留下来的,世上仅有一颗的珍贵解药……”

  乔逵脸色一沉。“少啰嗦,快去取来!她是勇儿的救命恩人,难道勇儿的命不值一颗还阳丹吗?”

  乔逵说了重话,白羽不敢再耽搁,连忙去取还阳丹。

  杨菁舍不得那绝无仅有的还阳丹要落入别人之口,润了润唇道:“大哥,不如让他先服玉还丹看看,还阳丹那么珍贵,日后若是……”

  “你有资格说话吗?”乔逵的噪音极为阴沉冰冷,“尽做一些没有解药的毒,你有没有想过,若是自己人中了你的毒要如何是好?”

  杨菁紧咬着唇不敢再说话了。

  白羽很快便取来还阳丹,他走到萧凌雪身边,蹲下身子,扶起萧凌雪下题,便要喂萧凌雪吞下。

  秦肃儿阻止道:“慢着!”她抬眸看着乔逵,神色极为严地回道:“我可以相信你吗?”

  乔逵同样眼也不眨的看着她。“我拿勇儿的性命担保,那是解药,若有谎言,便叫我永远失去勇儿!”

  马车缓缓往山下驶去,林中毫无月光,外头山林一片影影绰绰,只余乌鸦偶尔的啼叫。

  马车里,秦肃儿抱着用毯子裹着身子的萧凌雪,他不再七孔流血,心脏也恢复了跳动,但还没醒来,那位大当家说,服了还阳丹要七个时辰才会清醒。

  没关系,只要他能活过来,再长的时间她也能等。

  她的指腹轻轻摩挲着萧凌雪冰冷的面颊,她凑近他的唇,吻下一吻,双眸顿时浮起一层氤氲,珍惜着失而复得的人。

  直到此刻,她仍然觉得非常不真实,他真的曾经死过吗?由不得她不信,她确实在他身上探到了死脉,死而复生,这不科学啊,对于她这个学医的人而言,她要花费很长时间才能消化这个事实。

  不管他能死而复生的原理是什么,他能活过来就好……

  不说历经了生死交关的他,连她都感到浑身虚软绵弱,自觉好像死了一遍,这一日一夜比任何时候都还漫长。

  夜色浓重,一路颠簸,不知道过了多久,马车停了下来,秦肃儿掀开青布车帘一角往外看,马车停在客栈前,虽然已是夜深人静,但客栈门口却候着凌宝、林晓锋、润青、珊瑚、多儿等,个个看起来都焦急万分。

  见到他们,秦肃儿彷佛吃了定心内,这才觉得总算安全了。

  事实上,一路上她未曾松懈戒心,深怕护送他们下山的车夫其实要将他们在山里杀人灭口,而昏迷的萧凌雪和手无寸铁的她,只能乖乖受死。

  见到秦肃儿下马车,凌宝一马当先的迎上去。“夫人,您可总算回来了!您到底去哪里了?爷也不见了,吴兴带人城里城外四处找,但都找不到人,爷肯定是去找您了。”

  秦肃儿柳眉微蹙。“爷在马车里,我一个人扶不动,你和晓锋把爷扶到房里,无论看到什么都别问,总之都是我不好,都怪我。”

  凌宝见她脸上浓浓的疲倦之意,也不敢多问,连忙和林晓锋进马车去扶人,见到不省人事的萧凌雪被扶了出来,润青等人虽感讶异,却都很有眼色的闭着嘴。

  回到房里,润青打了温水来,秦肃儿打发润青出去,亲自为萧凌雪擦去脸上的血污,为他擦身、更衣,将他打理得干干净净之后,她取出一片百年人参让他含在嘴里,她才去沐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