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医妻独秀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四


  适才,姓吉的大夫为他换好伤口的药之后便说要去收拾行装,早上有个叫珊瑚的丫鬟为他送汤药来,由两人的对话听来,他们好像下午便要离善城了。

  那么,这时想必所有人都在忙着收东西,而客栈里来往的人本来就多,加上他原来就知道今日会有个大商团路经善城,怡好便是投宿在这间客栈,趁着一进一出的混乱,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他眸光微闪,命令道:“你过来看看我的眼睛,从昨晚开始便阵阵发疼,恐怕跟你给我动这鬼手术脱不了干系。”

  “眼睛?”秦肃儿好笑地道:“我又不是给你开眼,你也太会牵拖了。”

  不过,她还是倾身过去替他检查眼睛,两眼都看了,看不出有什么异状,她虽然是外科全能,可是在眼科方面实在外行。

  “你再去找专精于眼疾的大夫吧,我实在看不出什么,我只能告诉你,你的眼晴看起来很好,没有血丝,也没有黑眼圈……”

  她还没说完,聂如风便出手如电的点了她几处穴道,她顿时不能动了。

  秦肃儿双眼如冰珠子般瞪着他。“你做什么?”

  她的眼神让他不舒服,聂如风有些烦躁的哼道:“没要对你做啥,只不过要带你去个地方而已。”

  秦肃儿背脊一凉。“什么地方?”

  杀人魔电影都是这样演的,把被害人带到荒无人烟的地方,先奸后杀,或者先杀后奸,跟着再分尸弃尸。

  该死!她是造了什么孽,怎么老是遇到白眼狼?救人一命,不被感激涕零便算了,怎么可以个个都恩将仇报?

  “到了你便知道。”聂如风想到她将是自己的媳妇儿,想到自己终于可以一亲芳泽,胸口不由得一热,他都二十四岁了,总算要讨媳妇儿了,老大肯定也会很高兴。

  他脸上说不清道不明的神情让秦肃儿浑身的警戒再度升高,她冷声说道:“聂如风,你听好,我可事先警告你,不顾我警告一意孤行的人,如今流落街头,下场凄渗,你最好不要轻举妄动。”

  聂如风压根不怕,反倒更为满意。

  她若是哭求他放了他,他可能会兴趣全消,可是在这种情况之下,她连狠话都说得这么好,简直天生要来做他聂老三的媳妇儿的,他要定她了,一定要她做他的押寨夫人!

  “不用怕,你睡一觉,到了我再叫醒你。”

  他手刀敲向秦肃儿的后颈,她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第十一章 九死一生

  秦肃儿醒过来时,脑子还晕乎乎的,她睁眼见到床边一个身穿灰袍、留着花白山羊胡,约末莫六旬的清瘦长者蹙眉看着她,她吓了一跳,不动声色的在被子里握拳再松开,发现自己的手脚已经能动了,只是软绵绵的没什么力气,估计要跑也跑不掉。

  她勉强撑坐起身,看着对方问道:“请问您是谁?我又在哪里?”

  那长者负手回道:“叫我老林就可以了,这里是黑风寨。”

  “黑风寨?”秦肃儿蹙眉,这名字听起来像盗匪窝,随即她想起自己是怎么失去意识的,暗自咒骂了几句。“聂如风在哪里?是他将我劫持来此的没错吧?我要见他。”

  老林缓缓道:“三当家此时不在寨里,和二当家去城里置办你们成亲要用的东西了。”

  “我们成亲?”秦肃儿急促地问:“您说我要跟谁成亲了?跟那个聂如风?”

  老林慢条斯理的点了点头。“三当家是这么说的。”

  “该死的。”她火速掀开被子要下床,心中万千滋味流转,气得如三尸神暴跳。“我真是瞎了眼才会救他的命!早知道他是挟持救命恩人还妄想要逼迫救命恩人与他成亲的混蛋,打死我也不会救他!”

  事到如今能怪谁?是她自己又将萧凌雪的谆谆告诫丢在一边,见不得有人死在她面前,要怪,只能怪她自己!

  老林很是意外的看着她。“三当家说他腹炎发作,在城里遇到一个大夫救了他,难道姑娘就是救了三当家性命的大夫?”

  秦肃儿重重一点头,慷慨激昂地道:“不错,就是我!我恨我自己干么要鸡婆救他,让他活生生痛死就好了,那种人渣不配我出手相救,我真是后悔死了!这些话请您一字不漏的转告聂如风那家伙!”

  老林却不理会她的激越之词,深蹙着眉道:“姑娘,据老夫的诊断,三当家的腹炎极是严重,脉象里有无法排出体处之物,应是无救之症。”

  她紧了紧拳头。“不错!原是无救之症,是我多事救了他,才让他的狗命活了下来!”

  他仍是不理会她对聂如风的一句一骂,抓住重点问道:“姑娘是如何救治三当家的?”

  秦肃儿没好气地道,“我给他腹部开了刀,将体内排不出去的石子取了出来,再缝回去,他才得以保住性命,而他却将我劫持到这里来恩将仇报、忘恩负义,不配为人!”

  老林脸色一变,“姑娘是在跟老夫说笑吗?”

  她定睛瞅着他。“您是大夫吗?”

  他点了点头。“老夫是黑风赛的大夫,对医术也算颇有研究,可姑娘口中的医治之法,未免太过匪夷所思,骇人听闻。”

  秦肃儿看着他,不苟言笑地道:“老林大夫,简单来说,人体里有许多脏器,脏器若生病了、损伤了,靠外力是无法医治的,必须开膛剖腹,该修的修,该补的补,再缠合回去,这是一种治疗方式,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身为医者,不该存在我不会、别人亦不会的迂腐想法,这开刀修补脏器在我大云是司空见惯之事,是大周的医术有所落后,才会未曾听闻。”

  “姑娘是大云人氏?”老林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确实是老夫孤陋寡闻了。”

  骂骂咧咧一阵后,她觉得恢复了不少力气,套上了鞋。“那我现在可以走了吗?”

  老林摇了摇头。“除非大当家点头,否则姑娘不能离开。”

  “这是绑架!”秦肃儿铿锵有力的说道。“再说,我为何要受那个大当家的箝制?”

  他尴尬的咳嗽一声。“因为这里是黑风寨,寨里的事,一向是大当家说了算,三当家已经把姑娘介绍给大当家,而大当家也同意了你们的亲事,若是没有大当家的命令,姑娘是无法离开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