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医妻独秀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三


  结果,她没有喜脉,她自己也有些失望,他们都成亲那么久了,还有太后婆母给她的压力,最重要的是,她自己想怀上,她怕自己若是不能生,萧凌雪再怎么爱她也一定会被迫纳妾,和一个女人分享他,她是万万接受不了的。

  虽然失望,她还是打起精神来给聂如风看诊。“今日感觉如何?是不是好了很多?”她拿出听诊器仔细聆听,他的呼吸、心跳都很正常,没任何异状。

  聂如风看着她挂在颈上的奇怪东西,狐疑的问道:“你当真时常这样给人开膛剖腹的治病,还能缝合人身上的伤口?能缝手臂?”

  昨天那个晓花的丫鬟来跟他讲述何谓开刀手术,见他半信半疑,便笑着说自家主子对于给人开刀驾轻就熟,还能缝身上的伤口,叫他不须担心,说有她家主子在,断掉的手臂也能缝回。

  老实说,他压根儿不信,尤其是这样花般的姑娘家,有那胆子缝手臂吗?

  “你不信?”秦肃儿存心逗他,杏眸噙笑,表情却万分认真地道:“不然,你把手臂砍断,我帮你缝回去,到时你便知道是真是假了。”

  聂如风脸色一变。“你说什么呢!”

  秦肃儿噗哧一笑。“吓到了?逗你的。”

  聂如风咬牙切齿的瞪着她。

  要知道,向来只有他耍人,没有人耍他的分儿,整个善城,乃至整座黑羊山,没有人敢逼弄他聂如风,她是第一个。

  他板着臭脸,没好气的问道:“你挂在脖子上的是什么东西,我怎么从来没看过?”

  “你没看过的东西可多了。”秦肃儿一脸的高深莫测,亮晶晶的黑瞳瞅着他,戏谑地道:“飞机你看过没有?手机你看过没有?航天飞机你看过没有?”

  聂如风蹙眉。“你到底在说什么?飞鸡是什么?会飞的鸡吗?手鸡又是什么?”

  “哈哈哈哈哈……”秦肃儿笑得开心极了。

  聂如风呆愣愣地看着她,她的脸蛋鲜艳明媚,比花还美,那么一笑,整个房里好似都跟着明亮起来。

  “不跟你说浑话了,你好好休养。”秦肃儿很自然的替他掖了掖被角,就像前世她查房时都会为病人做的那样。“再观察一日,若是没问题,你便可以走了,到时我会开几张方子,你照方子抓药,喝上半个月也就足够了。”

  聂如风想到她昨天说他们是路经善城,要去京城。

  若是让她走了,他可能再也见不到她,但要是能把她留在寨里,日后弟兄们出去打家劫舍受了伤都不用愁了。

  其实呢,他也不是特别喜欢她,但她敢在他面前说说笑笑这点倒是让他颇为中意,他就不喜欢那些小眉小眼、动不动就吓到花容失色的姑娘家,要做他聂三郎的媳妇儿,得有点胆识才行。

  而她恰恰符合了标准,不过他可要事先说明,他绝对不是因为她长得标致才动心,她顶多就是顺他的眼而已。

  “喂,聂如风,你在想什么?有没有在听我说话?”秦肃儿拍手在他面前挥了挥,见他回神,又叮嘱了几句注意事项,这才离开。

  一出房间,她的手便立即被人紧紧拽住,力道让她吃痛,她讶异的抬眸看着萧凌雪,他的眼里结成了冰,身上透着不寻常的怒气。

  “你又在招蜂引蝶了。”萧凌雪很是不悦。

  他一直在外,练功之人,耳力持别敏锐,她和那家伙在房里的对话,每一句都让他很不悦。

  “说什么啊?”秦肃儿对他笑了笑,眼神明亮。“就是大夫与患者之间的闲话家常罢了。”

  萧凌雪把她拉进怀里,警告道:“以后不许你和患者……男的患者闲话家常。”

  秦肃儿看着他,猜想他若生在现代,肯定会把她的手机定位,二十四小时监看她在哪里。

  他眉头一挑。“又在心里编派我什么了?”

  她眼中闪耀着笑意。“妾身岂敢?”

  萧凌雪哼道:“你若不敢,谁敢?”

  秦肃儿知晓他吃软不吃硬,讨好地柔声道:“王爷,你在这儿堵我,不会只是为了警告我两句吧?”

  他的脸色这才和缓了些。“你不是想看看医馆吗?我带你去镇上走走。”

  她自然喜欢这个提议,那日她本想看看本地医馆水准如何,却半路救了个聂如风回来,一间医馆都没看着。

  她兴匆匆的跟着萧凌雪出门,正午阳光正炙,萧凌雪买了顶帷帽给她,如此一举两得,既能为她遮阳,又能让他人无法窥视她的容貌,他应该规定她以后出诊都要戴帷帽才对……

  就在萧凌雪一脸笑意的为她戴上帷帽时,秦肃儿已经轻易看到他心中的想法了。

  现代有哂娃狂魔,而他是爱妻狂魔,做为妻子的她,能让丈夫表现出如此强大的占有欲,她算成功的吧?

  “我觉得你也应该买顶帷帽戴上。”秦肃儿正经八百地说道:“你看太阳这么毒,阳光中含有部分紫外线,紫外线会使皮肤粗糙、皱纹明显、黑斑雀斑加深,不可不防。”

  萧凌雪笑道:“胡说什么,这是女人家戴的东西,男人岂能戴之?”

  她抿嘴笑。“那你买顶斗笠好了,我剧才看到一顶斗签很适合你……”

  两人在帽铺外嬉笑之际,萧凌雪忽然在煕来攘在的人群里瞥见一抹熟悉的身影,他心里一震,不可能……

  秦肃儿见他忽然不与她笑闹了,顺着他怔然的目光看过去。“怎么见到熟人了吗?”

  萧凌雪定了定心神,却还是紧紧蹙着眉。“应该是我看错了。”

  棺木都下葬了,他还在胡思乱想什么?穆越彤已不是这世间的人……

  秦肃儿也没多想,换住他的手臂,轻快地道:“对面有间药铺,咱们过去看看卖了些什么……”

  秦肃儿取下听诊器,微笑道:“恢复得很好,想必你自己也有感觉到病发之前时不时的痛意消失了,今后只要照我开的方子喝药便可,我开的都是消炎的方子,于你有益。”

  聂如风一语不发的看着她。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