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医妻独秀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八


  秦肃儿推了推萧凌雪。“我见见咏娘,你呢,先出去一会儿,我看你胡碴和熊猫眼都长出来了,肯定是为了照顾我没好好休息吧?你去沐浴更衣用饭,也睡一会儿,我跟咏娘聊一聊。”

  “别聊太久,你现在需要的是休息。”萧凌雪蹙眉叮嘱。

  有时她脱口说出他没听过的“家乡话”,他一定会仔细问明白是什么意思,然后记在心里,久而久之,他也知道了不少,比如适才她说的熊猫眼。

  秦肃儿一笑。“我知道,况且我现在也没精神聊太久。”

  萧凌雪出去之后,换倪咏娘进来,一见到肃儿,她的眼泪便掉个不停。“都是我不好,都怪我……”

  她真是内疚死了,就是为了替她剖腹取子,秦肃儿才会招来如此祸事,若只是牢狱之灾便罢了,偏偏那顾芹心狠手辣,竟将好端端的人整了个半死不活,若是没有及时找到萧凌雪,恐怕如今要替秦肃儿收尸了。

  “怎么能怪你?”秦肃儿知道倪咏娘原就是个细腻感性的人,对她的遭遇当然会很自责,为了转移倪咏娘的注意力,她促狭地笑道,“白大爷吓到了吧?哈哈,我和凌雪这两个皇亲国戚住在他府里,他这个主人却被蒙在鼓里,白大爷没有怪你吧?”

  倪咏娘破涕为笑。“何止夫君吓坏了,整个府邸由上至下都吓傻了,他们不知自个儿和亲王、亲王妃同住一个屋檐下,纷纷在想有没有哪里怠慢了你们,怕会被降罪。”

  秦肃儿越想越是莞尔。“本来想低调的,却反而弄得人尽皆知,这就叫作人算不如天算。”

  “肃儿……”倪咏娘顿了顿,终于说道:“顾昕顾公子已经连续来三日了,求见你和翼亲王,也不知是来代妹谢罪还是来求情,不过翼亲王直接拒绝见他,还要他往后不准再来。”

  “求情?”秦肃儿心里一跳。“难道萧凌雪对顾芹怎么了?”

  她适才醒来还迷迷糊糊的,竟忘了这件事,照萧凌雪的怒气,扭断顾芹的脖子都有可能。

  倪咏娘摇了摇头。“倒不是翼亲王对她怎么了,而是顾知府自己休了妻子,又和顾芹断绝了父女关系。”

  她将听来的说了一遍,而后叹道:“顾夫人的娘室得知她得罪的是皇亲国戚,而且还是圣上的亲弟,吓得不敢收留她们母女,而顾知府也不许顾公子接济母亲和妹妹,如今她们母女俩就像是过街老鼠……”

  秦肃儿笑了。

  不愧是她的小阿飞,十分懂她的思维,让顾芹坐牢或充为军妓只会吓得她魂飞魄散,保不定会吓死或寻死,但让她失去千金光环,沦为乞丐,更能叫她度日如年,生不如死。

  只是,她有些遗憾,她坚信要救人的信条,却落得如此结局,不免大大颠覆了她的中心思想。

  倪咏娘又道:“原本梁大人坚持要将顾芹法办,是翼亲王阻止的,他说让她们母女流落街头更合你的脾胃。”

  秦肃儿真要忍不住仰天大笑了,有夫凌雪,夫复何求?

  “那顾公子好像还不相信你是翼亲王妃,一直在向周围的人确认。”倪咏娘流水帐般的说道:“还有啊,我那寡言的小叔子知道你是翼亲王妃后,至今未曾开口说一句话,他似乎……似乎十分倾心于你,与那顾公子般,受到很大打击。”

  秦肃儿有些傻眼,白守轩倾心于她?

  倪咏娘早料到秦肃儿会无感,她微笑道:“你眼里只有翼亲王一人,自然不会发现别人的感情。”

  “这么说来,我还挺有魅力的嘛!”秦肃儿眼睛都笑眯了。

  §第九章 出国外交

  秦肃儿做了半个月饭来张口的废人,伤势好了许多,而吴三接回的臂膀也确认无碍了,萧凌雪便做好了回京的万全准备,从京城来的宝船是皇上御用,特地到宜州来接他们回京,路上可以让秦肃儿好好养伤。

  高大夫听闻消息,找上门来,向秦肃儿恳求道:“绝非因为您是翼亲王妃而想追随,也绝对没有别的企图,在下只是一心想学习您的医术,就算在您身边当个医仆也好……”

  秦肃儿见他说话时脸色涨红,觉得这害羞到家的男人实在老实得可爱。“你跟我去京城,那你的亲人怎么办?你的父母、妻子、孩子也一块儿去吗?”

  高大夫回道:“在下自便父母双亡,拜在师父门下学习外伤医术,前年师父也过世了,如今是孤家寡人一个,无牵无挂的,去哪里都成。”

  秦肃儿点头。“那好,你随我回京,在惠仁堂坐堂,供吃住,有薪俸,更重要的是,只要你有心学,我的医术定会无条件的传授给你,只不过你万万不要再提拜我为师之事,我可受不起。”

  此事敲定后,高大夫欢天喜地的回去收拾行装,他连租赁的房子也退了,决心一辈子跟在秦肃儿身边学习医术。

  出发之日很快到了,一行人的行李都上了马车,白府上下都出来大阵仗的相送,萧凌雪、秦肃儿等人正准备要启程到码头时,一辆奢华的大马车缓缓驶来,停在白府前,一名银袍玉冠的男子下了马车,眉眼均飞扬着喜色,正是那朱含玉,后面跟着下来的则是孟大夫。

  朱含玉一眼便见到了秦儿,他也不管在场还有许多人,喜孜孜地来到她面前。“秦大夫。”

  孟大夫慢了几步,他恭敬施礼。“见过秦大夫。”

  秦肃儿微感讶异。“朱公子?孟大夫?”

  朱含玉含情脉脉地看着她。“秦大夫,你是否知道我会来,所以在此等我?”

  秦肃儿失笑道:“怎么可能?我与你又无心电感应,怎知道你会来?”

  朱含玉一愣。“心电感应?”

  萧凌雪狠狠的瞪了秦肃儿一眼,不悦全明明白白写在脸上。

  秦肃儿连忙问道:“朱公子怎么来了?是否朱夫人有何不适?”

  朱含玉一脸的笑意,带着几分讨好说道:“没有没有,我娘好得很,都是秦大夫的功劳,若不是秦大夫给我娘开刀,我娘这会儿不知道要痛成什么样子,幸好在船上遇到了秦大夫,这都是我娘的福气……”

  珊瑚在一旁不耐烦地打断道:“既然朱夫人好得很,那你来干么?我们小姐不是说了,朱夫人有事才来这儿找人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