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医妻独秀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五


  秦肃儿向来吃软不吃硬,她眸光冷冽的盯着顾芹。“你打无妨,但我保证了你打了一定后悔,不要怪本王妃没有事先警告你,也不要事后来什么不知者无罪的说词,本王妃现在就一字一句的告诉你,周围等人一同听清楚了,本王妃乃是一品翼亲王妃,你这一鞭打下去,殴打皇亲国戚的罪名,拿你的命来赔都不够。”

  顾芹一阵笑。“滑天下之大稽!什么翼亲王妃,凭你区区一个医女也配?你可知那翼亲王是什么人,身分何等尊贵,你这等贱民给他提鞋都不配。”

  “反正我已经警告过你了,你不信是你的事。”秦肃儿轻描写的又道:“对了,再附送你个小礼物,阿武是我的男人,你别痴心妄想了,他不会看你一眼的。”

  她真是佩服自己的臭脾气,在这节骨眼上,她还想着要激怒顾芹,她就希望顾芹把她打得半死,等到她“显赫”的身分揭晓,她再来看看顾芹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苦逼样子。

  “阿武大哥是你的男人?这话是何意思?”顾芹果然变了脸色,急躁地追问,“难不成你们两人……你们两人做过那苟且之事?”

  “什么苟且之事?”秦肃儿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摇了摇头,十分惋惜的说道:“啧啧啧,知府千金,你脑子里的思维还真是下作,我和阿武是夫妻,待他赶来,发现你碰我一根寒毛,他会剥下你的皮煮成汤,为什么不喂狗呢?因为连狗也嫌弃你恩将仇报太恶毒,不屑吃。”

  顾芹脸色大变,有些颤抖地道:“你……你在说什么?”

  秦肃儿微眯起眼瞅着她。“你不会有耳背的毛病吧?我相信你已经听懂了,不需要我再说第二次。”

  “贱人!”顾芹气不过,扬手甩了她一巴掌。“给我打!”突地,她想起了什么,眼眸里闪过一抹邪恶之光。“刑具拿来。”

  “是!”几个狱卒连忙去取刑具。

  顾芹看着身上已被抽了好几鞭的秦肃儿,示意衙役暂时停手,她笑着抬起了秦肃儿的手,拨弄她腕间那莹泡翠绿的玉镯,语调轻柔的说道:“你这双手很行嘛,既会缝断臂又会剖腹的,我倒要看看把你的十指折弯了,你还要如何缝断臂和剖腹,若是怕了,就跪下向我求饶,说你再也不敢了,兴许我会考虑饶你一命。”

  “你果然是个变态。”秦肃儿挨了几鞭,身子疼痛,但要她求饶那是不可能的,她漠然的脸上没有表情,眼里亦是波澜不兴,声音铿锵地道:“谁能想到知书达礼的知府千金是如此的真面目,真是开了眼界,你想做什么都悉听尊便,不怕你做,就怕你没那胆子对本王妃下狠手。”

  这会儿她得承认萧凌雪说的对,闲事少管,尤其是出门门在外,这里没半个人认得她是翼亲王妃,她这是把自己困进死胡同里了。

  不过,比起即将被用刑的自己,她还比较担心萧凌雪,等他回来,知道她被押走了,不知会如何震怒,她真怕咏娘他们无法承担他的怒火,待他看到身受重伤的她,恐怕会把知府衙门给拆了,再放把火烧了也不一定。

  “还要嘴硬?”顾芹攥紧拳头,眸光一途。“你这将激法是怕我不对你用刑是吧?那我就如你的愿!”

  宜州知府顾楠虽然有一妻三妾,但只有顾芹一个嫡女,对她回来疼宠有加、有求必应,可以说是她要星星要月亮都会设法摘给她。

  这一日,他听闻居然有个名不见经传的医娘当众给他的宝贝女儿难看,起因是那医娘要剖腹取子,而女儿要阻止她,那医娘怕女儿坏了她的好事,便出言恐吓。

  这还得了?

  光天化日之下,竟有人在他眼皮子底下行妖术,要剖人的膛腹?!剖了膛腹还能有活路吗?打着行医的幌子招摇撞骗,这是他万万无法容许的!

  因此,他立即派了林捕快带人去拘捕那妖女,如今人关在牢房里,等明日开堂审理了,再来定罪。

  “姨夫,听我娘说,您是不是快要去京城上任了?”大厅里,唐珊珊讨好地问。

  她勤跑顾府,自然是为了她心仪的表哥,百般对姨母献般勤,也是为了想嫁给表哥,只是表哥的脾气拗得很,婚事不是姨母说了算,要表哥点头才行,偏偏她努力至今,八字未有一撇,她又看出表哥对那姓秦的医娘很是维护,不由得急了,表哥不会是看上那医娘,想收了做外室吧?

  顾楠咳了一声。“这件事还没有定论,珊儿,你出去可不要乱说。”

  他自认很会做人,加上京里也有些人脉,因此官运亨通,将宜州这个大商城治理得井井有条,京里的消息说,他明年有望调升为京官,若是如此,女儿跟准州知府儿子的婚事他就得再考虑考虑,既为京官,何必与地方官结为亲家,那可是自眨身分的事。

  唐珊珊抿唇一笑。“我有分寸的,姨夫,咱们是自己人,我只在这儿问您。”

  顾夫人有些不悦的道:“你娘也真是的,我只跟她一个人说,她怎么转头就跟你们这些小辈说了呢?”

  唐珊珊轻轻打了自己脸颊两下,娇嗔道:“都是我多嘴,姨母您就别跟我计较了。”跟着,她又兴致勃勃地看着顾芹。“话说回来,芹妹,你当真把那妖女关进牢里了?”

  “那还有假吗?”顾芹啜了口茶,得意地道:“我看她还不知事态严重,以为不过是进去关几日罢了,所以啊,我已好好教训了她一番,让她知晓自个儿闯下了什么大祸。”

  顾夫人持平地道:“说起来,那秦姑娘的医术还真是不错,我服了她开的药方,身子确实好多了。”

  “娘,那是妖术。”顾芹不悦地道:“您想想,您那失眠胸闷脸潮红都多久了?花了多少银子,其它大夫都治不好,怎么独独她会治了,不是妖女是啥呢?”

  唐珊珋连忙点头,加油还醋地道:“芹妹说的不错!姨夫、姨母,你们有所不知,我听说那妖女还给人缝断臂哩!你们想想,天下间哪有那么好的事,断掉的手臂可以缝回去,那人断掉的脚、断掉的头也能缝回去?那岂不是成鬼了?”

  顾夫人一脸的嫌恶。“你别说了,我都起鸡皮疙瘩了。”

  顾楠对妻子严肃地说道,“珊儿说的不错,那妖女行的确实是妖术,你也别听那妖女的,她开的药方全都丢了,不许你再做那啥穴道按摩,若是上头知道我顾楠的妻子深信妖法,道听途说,难免对我产生偏见,若影响了我的仕运,我可唯你是问。”

  顾夫人向来以夫为天,连忙承诺道:“知道了,我不服那药方便是。”

  眼见情势有利自己,唐珊珊兴高采烈的问道:“表哥明日才回来吗?”

  “嗯。”顾芹秀气地轻轻点头。“明日过午才会回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