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医妻独秀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四


  她不想让外头的人进来打扰了坐月子的倪咏娘,起身道:“咏娘和孩子们都别出去,我去看看。”

  倪咏娘连忙拉住她的手,双眉紧蹙,担忧地道:“你自个儿当心。”

  秦肃儿笑着拍了拍她的手。“放心,我这个人什么都吃,就是不吃亏。”

  秦肃儿不疾不徐的出去了,倪咏娘连忙示意月清跟上去。

  外头的院子里有二十多名官兵,秦肃儿经常在军机阁出入,对于这些穿衙门衣服的没有半点畏惧。

  白守诚也一同来了,在一旁说明道:“官爷,在下已说过了,秦大夫为内子接生,绝无不法情事,请官爷明察……”

  领头的捕快不客气的喝道:“你闭嘴!”

  秦肃儿向前一步,不紧不慢地道:“我是秦肃儿,找我何事?”

  “你就是秦氏?”捕快上下打量着她,用鼻子哼道:“有人举报,此地有妖女行剖腹之术,可有此事?”

  秦肃儿淡定的点了点头。“确有此事。”

  “认罪就好。”捕快大喝一声,“来人!将罪人秦氏拿下!”

  瞬间,二十几名衙役把秦肃儿团团围住。

  她好笑地道:“捉拿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何须劳师动众?我跟你们走便是,我倒要看看,你们要拿大云的哪一条律法将我定罪!”

  那捕快笑道:“死到临头还嘴硬,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到了我们大人面前,有你受的!”

  白守诚急道:“官爷,有话好说……”

  捕快不耐地使了个眼色,一名衙役便将白守诚给推到了一边。

  见秦肃儿被戴上手铐押走了,白守诚束手无策,连忙进房和倪咏娘商量对策。

  月清进来道:“夫人,晓锋求见。”

  倪咏娘急急说道:“快让他进来!”

  林晓锋刚刚知道这件事时大吃一惊,连忙赶过来,他听说主子被官兵押走,差点没昏倒,主子是什么人啊,居然有人不长眼来押走她?

  不等林晓锋施礼,倪咏娘便打断道:“晓锋,快去找阿武。”

  “小的不知道阿武眼下在哪里。”林晓锋哭丧着脸。“夫人,不如咱们直接去知府表明小姐的身分,他们肯定不敢不放人”

  倪咏娘表情严肃,“谁会相信?有何证据?”

  她可不是一般的商家妇人,她曾是候爵夫人,深知官道,若没有几分证据在手中,那些人不会信的,反而还给了他们机会再多添一道罪名——冒充皇亲国戚。

  “当务之急必须先找到阿武。”倪咏娘面色沉重地道。

  白守诚实在不明白在这个节骨上,妻子为何坚持一定要找到那个叫阿武的小厮?“我瞧那顾公子似乎对秦大夫很有好感,不如去找顾公子帮忙……”

  “万万不可!”倪咏娘自认还有几分了解秦肃儿。“肃儿肯定是宁可吃点苦头,也不愿请那顾公子帮忙。”

  至要紧的是,她和林晓锋都明白,若萧凌雪知道他们去求顾昕伸援手,肯定会大发雷霆。

  白守诚忧心忡忡地道:“我担心恐怕不是吃点苦头那么简单,我看那些人押走秦大夫的架式,彷佛要对她严刑拷打似的。”

  林晓锋立即瞪大一双火眼金睛。“他们敢?!”

  “晓锋小兄弟,你认为他们为何不敢?”白守诚叹了口气。“咏娘,你有所不知,昨天秦大夫当众说了顾小姐几句难听话,恐怕是那顾小姐怀恨在心,让知府派人来找荏。”

  倪咏娘脸色一变,“有这种事?肃儿说了什么,得罪了顾小姐?”

  白守诚道:“因为那顾小姐一直出言干扰,秦太夫让她闭上嘴,说了句不说话,无人当她是哑巴的重话,那顾小姐想必是在富贵蜜水中泡大的,哪里听过那样严厉的责备,心里自然不是滋味。”

  “不好。”倪咏娘眼底闪过深深的担忧。“晓锋,你快想想哪里可以找到阿武,我听肃儿说,阿武要去城北织造府第……”

  “城北?”白守诚想了想,说道:“不如我派些人随同晓锋小兄弟去城北找人?”

  倪咏娘很快地点点头。“好!多派些人……不,可以派多少人就派多少人,务必要找到阿武!”

  §第八章 王妃入狱

  府衙牢房里,顾芹趾高气扬的出现,身后好几个人跟着,将秦肃儿押来的捕快也在列。

  秦肃儿蹙着眉,因为牢房阴暗潮湿,还有一股腐败发霉和恶臭的味道飘散在空气里,油灯下所有一切看起来都虚幻不真实,在这里住上几天,肯定会发疯。

  “看看谁在这里?”顾芹慢悠悠的走到秦肃儿的牢房前,扬起一抹得意的笑。“我唤你一声姊姊是抬举你,你倒蹬鼻子上脸了,竟敢当众给我难堪,如今可是后悔了?”

  “我是后悔。”秦肃儿唇角依旧飞扬,笑道:“后悔救了你这个心如蛇蝎的花痴,不知道哪个男人会倒了八辈子楣娶到你,那肯定是他家门不幸。”

  顾芹咬着牙,怒道:“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秦肃儿脸上笑意不散,重复了一遍,“我说,不知道哪个男人会倒了八辈子楣娶到你,那肯定是他家门不幸”

  顾芹气得跳脚,命令道:“把这贱人给我拉出来!”

  “是!”

  两名衙役听令行事,很快打开牢房的门,一左一右将秦肃儿拉了出去。

  顾芹神色阴沉的瞪着秦肃儿。“你以为只是把你关着那么简单吗?若不叫你受点儿皮肉苦,你怎么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秦肃儿虽然被押着,还是露齿一笑。“你先学学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吧,你不就是因为不当的发言才被我训压而怀恨的吗?你得先学好基本礼仪,将来才不至于再让人训斥。”

  “好啊!还敢对本小姐出言不逊,看来你是不见棺林不掉泪!”顾芹的表情由恼怒转为了愤怒。“给我打!狠狠的打!”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