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医妻独秀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三


  她瞬间想到了厉亲王和萧子毅,难道萧子毅伤好之后,他们父子又作怪了?

  若真是这样的话,那就可惜了,她还以为厉亲王是聪明人,能体会她不惜和萧凌雪翻脸也要救萧子毅一命的用意,若不能痛改前非,重新做人,那还真是白救了。

  “与厉亲王无关。”萧凌雪知她心中所想。“厉亲王如今已彻底降服了,他把私练的兵马交出来,向皇上保证他今生今世都不会再起叛乱之心,并且自请到蜀州养老,不带一兵一卒。”

  “是吗?”秦肃儿一听,不由得欢快地笑了,若厉亲王还要腥风血雨,不肯罢休,那她真要怪自己看走了眼。

  “言归正传。”他一整面色又道:“皇兄要派我们夫妇前往大周观礼,大周新帝登基,咱们要代表大云和皇上前往祝贺。”

  “大周朝?”秦肃儿此时也想不起太后寿宴时,大周派来的使节团是何模样,对于这个最为邻近大云的国家,也是一无所知。

  “大周朝政眼下还握在摄政王手里,年方十七的少年天子不过是个傀儡,咱们此番去面见大周新帝,说几句恭贺的话,再游览个几日便可以回来了。”

  她对于第一次和萧凌雪出国旅游也是深感兴趣。“何时要出发?”

  萧凌雪说道:“最晚一个半月后要从京城出发,在那之前还有许多准备功夫,且定下使节团其它人选,起码要在出发前半个月回到京城。”

  秦肃儿算了算时间。“吴三观察七日应是足够。”

  “那么就说好了,最晚七日后,须得启程回京。”说完,他便把妻子压在身下,手挥帐落,紧紧箍住她的身体,热唇不由分说的吻上去。

  秦肃儿搂住他的腰,在他灼热的注视下,她也眼露柔情,由着他含着她的嘴唇舔吻磨蹭,感受到他霸道的力道,她不服输地反客为主,探出舌尖在他口中勾扫缠绵,她软绵的小舌宛如灵蛇入洞,撩拨得萧凌雪激动吸吮,吻到极致,两人的呼吸都纠缠在一起了。

  “你这是打哪儿学来的?”萧凌雪的唇抵着她的唇,眼神渐渐发暗,醇厚的嗓音带着几分沙哑。

  她感受着随着他的喘息喷吐出来的热气,看他这无法自持的模样,她得意一笑。“无师自通。”说完,她又使出柔软舌尖,沿着他好看的双唇轮廓来回扫。

  萧凌雪被娇妻搅弄得自制力全无,他猛然撕开了她薄薄的衣襟,她惊呼一声,他不理,埋头便是一阵粗暴的揉弄,饱满的雪乳品尝起来是人间美味。

  秦肃儿捧着他的头,急喘了几口气,突地她微皱起眉头,低头看着他含住她的蓓蕾狠狠吸吮,她推了推他,让他轻点。

  他立即放轻了力道,改为细细密密地舔吻,大手则熟门熟路地摸揉到她的腿间,耐心地在芳草栖栖的小核上按压揉搓,直到她逸出压抑的娇吟,他才停手。

  萧凌雪的眸光变得更为深沉,他一挺下腹,火烫的硬挺自有意识的找到了紧窒的小门,滑了进去,一双如铁大手箍紧了她的腰,用尽全力在她体内翻江倒海。

  倪咏娘虽然经历了剖腹生产,但精神极好,秦肃儿第二日去探望她时,她椅着大靠枕半躺着,怀里还抱着白胖的儿子不肯放。

  倪咏娘笑盈盈地道:“若不是你身分尊贵,这孩子的命是你保下的,我真想让他唤你一声干娘。”

  秦肃儿取出个红色绣喜字的荷包塞进娃儿的衣襟,笑眯眯地道:“他自然是我干儿子,若你不让他唤我一声干娘,我还不依哩!”

  倪咏娘喜出望外地道:“此话当真?”

  秦肃儿轻轻摸了摸娃儿柔的小脸,微笑道:“不只呢!这孩子有福气,还有个亲王干爹,往后走到哪里都不怕。”

  倪咏娘这会儿已是狂喜了。“肃儿……你说真的吗?王爷要认这孩子为干儿子?”

  秦肃儿得意地道:“我已经跟他说好了,我是孩子的干娘,他自然是孩子的干爹,若是让别人当孩子的干爹,我岂不是跟别人配成一对儿了?到时恐怕不依的是他。”

  倪咏娘听得直笑。“真难为翼亲王了,为了不让心爱的王妃和别人配成对,要勉为其难的收个干儿子。”

  秦肃儿微微一笑。“一点都不为难,他也说了,千里迢迢来到宜州见证这孩子的出生,说明了这孩子与他有缘,况且又是我亲手接生的,意义更是不同。”

  倪咏娘想到儿子日后有两个坚固的靠山,打从心里欢喜不已。“话说回来,翼亲王人呢?平时你们总是形不离,今日怎地不见他人?”

  秦肃儿低声道:“皇上另有密旨给他,他今日去了北城的织造大人府里密会江北总督和钦差大臣,也不知何时回来,所以了,趁他不在,我打算在城里好好逛逛。”

  倪咏娘惋惜地道:“可惜我这会儿无法陪你去逛街,否则咱们俩巡巡店铺再去喝喝茶,多好。”

  秦肃儿笑道:“以后多得是机会,宜州也不远,我得了闲,随时能过来,况且我还要来看看我的干儿子,是吧?”

  这时,两个十多岁的孩子打了帘子进来,都是一脸的高兴。“母亲!我们来看弟弟了。”

  他们是白守诚的孩子,姊姊白侦十二岁,弟弟白犒十一岁,都有一双慧黠的眼睛,模样清透讨喜。

  倪咏娘朝他们招招手。“快过来。”

  秦肃儿在信上得知这两个孩子都对倪咏娘亲厚有加,她实在很替倪咏娘高兴,离开一个烂男人之后,她找到了属于她的位置,如今的她,脸上总是挂着幸福笑容。

  几个人正围着孩子开心的说笑,月清却惊慌的奔了进来。“夫人!好多官兵闯进来,说要捉秦大夫!”

  倪咏娘愕然。“你说什么?说清楚些!为何会有官兵闯入?为何要捉秦大夫?”

  月清急得不知如何是好。“奴婢也不知,是大爷叫奴婢速来通知大人和秦大夫,奴婢就看到好多官兵进来,大爷在和他们周旋……”

  她还未说完,便听到外头有人大喝一声,“秦氏妖女何在?!”

  秦肃儿蹙眉,哪个王八蛋说她是妖女?她顶多只是穿越魂罢了,既无法术,也无神力,哪里够得上一个妖字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