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医妻独秀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一


  “产婆………已经过去了,可是夫人一直在喊大爷的名字,大爷您是不是过去看看……”

  照规矩男人不能进产房,那是会招来晦气的,所以月清问得有些迟疑。

  “当然要去!”秦儿霸气地道:“这里交给我,白大爷,你快去看咏娘,给她加油打气!”

  加油?打气?白守诚听不明白她在说什么,但他在心乱如麻、六神无主之下,也只能照着秦肃儿的话做了。

  秦肃儿让管家准备一间安静的房间,要将吴三移到房中休养,又开了几帖抗发炎的药方让管家派人去抓药煎药。

  眼下吴三还不能会客,她让等着想见吴三一面的众多工人们先回去。

  片刻之后,院子里的外人只剩下顾家兄妹和林泯,还有就是瞪着眼、盘着双臂的萧凌雪和神思还在恍惚的高大夫了,而吉安等人还在临时手术室里善后及做要转移病房的准备。

  “秦姑娘,你当真将那人的断臂接好了吗?”林泯率先好奇的问道。

  秦肃儿笑着点了点头。“自然是真。”

  顾芹余悸犹存地道:“秦姊姊,你真勇敢,见了血也不怕,见了那血肉模糊的伤口也不怕,我就不行了,见了血便头晕,险些吓晕过去。”

  秦肃儿轻描淡写地道:“身为医者,见血是必然的,谈不上什么勇气,不过是医者天性使然。”

  顾昕的视线始终未曾从她身上移开。“眼下都过了午膳的点,秦姑娘想必饿极了,白大爷如今肯定没功夫准备宴客,不如咱们一块儿去在下提过的景阳楼用膳?”

  萧凌霄面若寒霜,离他有十步远的秦肃儿都能感受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肃杀之气,她好笑地想,若她答应顾昕的邀约,不知道他会怎么样?

  当然了,她不可能自找麻烦,况且她可没忘记自己是有夫之妇。

  “真是对不住。”秦肃儿笑答道:“我有些疲惫,三位且先回去吧,林公子,若需要我为令堂诊脉,再派人过来通知一声便是,不必如此劳师动众亲自跑一趟。她这话也是将顾家兄妹再次上门的机会打死。

  “姑娘肯定是累极了。”顾昕体贴地道:“不如姑娘先去歇会儿,我们在此叨扰一盏茶,等白大爷喜获麟儿的好消息传来,也好说一声恭喜。”

  秦肃儿不能说不诧异,顾昕这是要死赖着不走了?

  “哥哥这主意甚好。”顾芹笑晏晏地道:“秦姊姊先去歇息,我还没参观过白大爷宅邸的花园,不麻烦的话,就请阿武大哥我逛逛花园,欣赏一番白大爷口中的桃李盛景。”

  秦肃儿十分傻眼,大白天的叫男人陪她逛花园,这是哪子的官家千金?

  萧凌雪的脸色倏地一暗,看着顾芹寒声说道:“我并非你顾家家丁,让我陪你逛花园成何体统?难道你没有羞耻之心,未曾习过《女德》、《女诚》?”

  秦肃儿早知道他开口绝没有好话,只是不知道他一开口会如此凶残,这叫顾芹女孩儿家的脸面往哪里放?

  萧凌雪讲话虽然难听,可在情在理,顾昕三人一时无法反驳,顾芹更是咬着唇要哭了,而好不容易回过神来的高大夫则很尴尬,恨不得自个儿不在场。

  秦肃儿一点也不想出面打圆场,更不想安慰顾芹,顾芹可是觊觎她夫君的花痴,让她下不了台最好,才不会再来纠缠。

  “秦大夫!”

  庭院里落针可闻、一片尴尬之中,月清又急急奔来了。

  “怎么了?”秦肃儿忽然有股不好的预感。

  月清急道:“秦大夫!夫人情况不妙,您快去看看!”

  秦肃儿也不问哪里不妙了,她直接对高大夫道:“一起去!”

  高大夫忙不选点头。“是!是!”

  秦肃儿想了想又对萧凌雪道:“阿武!叫吉安速速把临时开刀房清空,做手术准备!”

  她也不知倪咏娘目前是何情况,但早做准备肯定没错。

  萧凌雪去寻吉安了,而顾家兄妹和林泯这会儿也鬼使神差的跟着秦肃儿去。

  血水一盆又一盆的从产房里端出来,两名产婆使劲的催促和教导倪咏娘如何用力也跟着传了出来,还有的便是倪咏娘痛苦的喊叫声了。

  秦肃儿先进了产房,言明自己是大夫。

  一个产婆急道:“孩子卡在产道下不来,再不出来恐怕要出人命!”

  另一个产婆优心忡忡地道:“是啊!都破水好些时候了!”

  秦肃儿拿出听诊器,顿时蹙起了眉头,胎心减速,这恐怕不是胎位不正的问题……

  产婆道:“太夫,我看要给夫人喂些汤才有力气生孩子……”

  秦肃儿摇头。“不必了,有力气也无用武之地,这孩子不是靠力气可以生下来的。”

  倪咏娘早汗湿了发脸,她费力的碰了碰秦儿的手,气若游丝地道:“肃儿……答应我……保孩子……”

  秦肃儿斥道:“胡说什么,你这是不信任我的医术吗?你和孩子我都会保住!”

  倪咏娘牵起了一丝笑容。“我相信你……”

  秦肃儿把她凌乱的发丝拨到一边,柔声安抚道:“你闭上眼等我一会儿。”

  倪咏娘点了点头,听话的闭上了眼眸。

  §第七章 挟怨报复

  秦肃儿一走出产房,白守诚便急急迎上来。“咏娘如何了?不管如何都要保大人,孩子可以再怀……不,即便再也怀不上也不打紧,我绝不能失去咏娘!”

  秦肃儿为倪咏娘感到高兴,她真的找到了一个真心爱她的好男人。

  “孩子无法生下来,目前在肚子里的情况无从得知,怀疑是宫内缺氧,极有可能是脐带因素,比如脐带扭转、脐带打结、脐带缠绕等,必须剖腹才能对症下药,且拖越久对产妇越不利,并非舍弃胎儿便能保住产妇性命,必须马上下决定。”

  高太大一听大惊。“您说的可是……剖腹取子?”

  事实上,他比秦肃儿大了十岁,但见识过她给吴三缝合手臂之后,便不自觉用了尊称。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