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医妻独秀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


  白守诚点头,吩咐随从去办。

  秦肃儿取出针袋,仔细地替吴三施针止血止痛。

  萧凌雪如山一座地守在她身后,不让闲杂人等碰着她。

  他的妻子如此沉着,一手医术卓绝,他爱如此的她,以她为荣。

  “姑娘……”一个人靠过来问道:“你适才说要找到断臂,莫非是想将断臂缝回去?”

  白守诚看了说话的那人一眼,对那人点了点头致意,又对秦走儿道:“是高大夫,城里最好的外伤大夫。”

  秦肃儿并没有分神抬眼,一边施针一边回道:“不错,我要将断臂缝回去。”

  此话一出,不仅高大夫惊说,四周也是一片哗然。

  高大夫期期艾艾地道:“姑、姑娘,你说要缝回去,要如何缝回去?用何物缝?”

  “用针线缝。”秦肃儿已将血止住了,她还施了止痛针,因此吴三的眉头不再紧蹙,身子也松驰了下来。

  高太夫结结巴巴地道:“针、针线吗?”

  秦肃儿站起身,看着那名惊讶又困惑的三十出头男子,淡定的说道:“高大夫是吧?你若想学,便跟我走。”

  吴三被送到白府时,吉安等人已经做好了手术准备,吴三和断臂一起被送进了临时手术室,秦肃儿让吉安替高大夫消毒,让他也进了手术室。

  高大夫行医十多年,此刻见到了他一生未曾见过的景象,直到两个时辰后出了手术室,他还如梦似幻、头重脚轻,觉得适才的一切是场梦,而梦里有几个神仙在为吴三缝合……

  “高大夫,里面情况如何?”白守诚一见门开了,便急急迎上前问道。

  同时聚在门口等消息的还有三十多人,那些害吴三断臂的工人们也在场,个个面色愧疚。

  吴三是管理码头的头子,为人爽快,平时待他们不薄,他们却误伤了他,令他们实在不安。

  高大夫伸手挡住刺眼的阳光,吞了口口水,整个人摇摇欲坠,脑中充斥着手术时的各种画面,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润青知晓他内心震撼,好意端了杯茶给他。“您喝口茶吧。”

  高大夫接过茶盏,忙不迭一口气将茶水喝完。

  这时秦肃儿走了出来,后面跟着吉安、林晓翠和林晓花。

  白守诚急着又问道:“秦姑娘,吴三如何了?可有救吗?”

  秦肃儿微微笑,神色看起来虽然有些疲惫,但却带着无比的自信。“伤患情况稳定,断肢已缝合,目前以夹板固定,需要观察几日,若无发烧感染,便可以说是度过危险期了。”

  她沐浴在阳光下,身子闪闪发光,萧凌雪在人群之中注视着她,眼里写满了欣赏,嘴角不自觉翘了起来,他很想骄傲大声的说,这个女人是我的!

  与此同时,顾芹也正以漾着春意的眼眸,定定地看着他,虽然他穿着灰色粗布短打,可他身长玉立,剑眉星目,舒朗出色气质卓绝,根本不像个下人。

  她轻轻开口,讨好地道:“阿武大哥,秦姊姊师承何方?医术好生高明,居然连断臂都能缝合,实在叫我由衷佩服。”

  萧凌雪下意识看了过去,不免有些不悦,她是何时来到他身边的?

  他剑眉微扬,淡淡地道:“小姐确实不凡。”

  见他回话,顾芹受到鼓励,再接再励地说道:“秦姊姊可有考虑长住宜州?宜州城虽然不是四季如春,可冬季比其它县城要温暖得多,又是大云第一大商城,秦姊姊若在此地行医,想必也是妥妥的。”

  萧凌雪不以为然地道:“小姐家在京城,不会在此地久留,况且宜州再好,又如何能跟天子脚下的繁华相比?”

  她一听,十分失望。“阿武大哥,若是秦姊姊要回京城,你是不是也要一起走?”

  他奇怪的看了她一眼。“我是下人,主子到哪里,做下人的自然就在哪里。”

  顾芹忽然眼巴巴地看着他,润了润唇道:“那么,我请我娘出面把你买下可好?那你就可以永远留在宜州了。”

  萧凌雪冷冷地道:“我并不想留在宜州。”

  她急了。“可是你走了,我怎么办?阿武大哥,昨日你将我背在身上,我已是你的人了,此生此世我不会嫁给别人,要嫁,也一定是你。”

  打从从他救了她之后,她便对他怀上了绮思绮念,一夜难眠,脑中想的都是他,偏偏父母打算为她订下的那桩亲事,对方是准州知府之子,名叫童子衍,他们自小便相识,童子衍自小贪吃,如今是个矮胖小子,平时只对吃有兴趣,懒得要命,她压根不想嫁给他。

  “你在说什么?”萧凌雪匪夷所思的看着她。“我救你性命,未曾失礼于你,你怎么就是我的人了?”

  “我怎么就不是你的人了?”顾芹急得快哭了。“当时你抱着我的身子,你碰到我了,你是第一个抱我的男人,我不能嫁给其它人。”

  萧凌雪低咒一声,真是遇上了个疯婆娘。

  肃儿说,在她们那里,一厢情愿纠缠男人的女人叫作花痴,依他看,顾芹就是个花痴。

  顾芹没看出他的神情带着浓浓的鄙夷不屑,自顾自的保证道:“阿武大哥,你放心,我会设法为你脱了奴籍,只要我坚持非你不嫁,我爹娘向来疼我,肯定会听我的,咱们成亲之后,你就成主子了……”

  萧凌雪懒得理她,他抬眸越过人群看着秦肃儿,她不知道在和白守诚商议什么,此时,就见月清慌慌张张地奔来,急喊道:“大爷!夫人好像快生了。”

  白守诚吓了一跳。“不是还有半个月?”

  月清急道:“夫人可能是因吴三断臂之事受了惊吓,动了胎气,适才疼得快晕过去了!”

  白守诚连忙问道:“产婆呢?产婆过去了没有?”

  他早在一个月前就让管家请了城里最好的两个产婆在府里住着,便是担心会发生这种事,因他亡妻便是早产而过世的,他余悸犹存,不想再发生同样的憾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