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医妻独秀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九


  她伸指戳了戳他的胸腹。“那你呢?也去换身最破烂的衣裳,保不定顾芹也跟着来了,没必要打扮得太英俊潇酒给她看。”

  萧凌雪皱眉。“在说什么?”

  秦肃儿起身,搂住了他的腰身。“顾芹看上你了,没感觉吗?”

  他眯着眼睛睨着她。“胡说!”

  “我看得一清二楚。”秦肃儿踮起脚去亲了他下巴一下,胸有成竹的说道:“等着瞧吧!顾芹今日一定也跟来了,为了见你一面。”

  萧凌雪压根不信秦肃儿所言,但到了大厅,却真的见到顾芹也在座,同来的还有林泯,陪坐的是白守诚、倪咏娘和白守轩。

  秦肃儿不着痕迹的对萧凌雪扬了扬下巴,示意被她说中了,他则是面色难看的抿着唇。

  林泯见到两人随即笑道:“秦姑娘说若家母要看诊可以上这儿来找人,我便厚着脸皮不请自来了,还望没打扰到秦姑娘才好。”

  秦肃儿笑道:“你们来得正好,昨天借的衣裳都已梳洗好了,正好归还。”她低声交代,让润青将衣物交给顾芹的丫鬟。

  顾芹细声细气地说道:“秦姊姊太客气了,不过是两套衣裳。”

  “是借的,自然要还。”秦肃儿微笑打量着顾芹。

  显而易见,顾芹今日特别妆扮了一番,精致的妆容,面若桃花,脸泛红云,上着湖绿色薄绸衫,下系同色罗裙,楚楚柳腰间扣着鹅黄色腰带,益发显得不盈一握,她含情脉脉、秋波荡漾的不时看看萧凌雪,手里执着一面烫花檀香扇,看起来十分婉约。

  秦肃儿将视线从顾芹身上移开,笑着对林泯道:“林公子,我眼下正好得闲,不如现在就到府上为令堂看诊?”

  “家母的头疼只是老毛病了,并不急在一时。”林泯微微一笑。“今日寻来,乃是顾昕为了昨日之事,要来向秦姑娘致谢。”

  秦肃儿笑盈盈的说道:“昨天我已收了顾夫人一百两银子,再大的恩情也两清了,顾公子不必放在心上。”她故意加重一百两银子这几个字的语气,要与他们画清界线。

  “区区银两又怎能表达万分之一的谢意?”顾昕眼也不眨的瞅着她。“三月桃李盛开,在下想请秦姑娘去郊外赏花,中午在景楼设宴,以答谢姑娘昨日救了舍妹和表妹。”

  萧凌雪闻言,脸拉得更长了。

  顾芹柳眉下秋水盈盈的杏眼看着萧凌雪,温柔款款的说道:“阿武大哥救了我一命,自然也要一块儿去,我想亲自给阿武大哥敬杯酒,表达谢意。”

  倪咏娘也看出些端倪了,这位知府家的小姐不会是对萧凌雪有意吧?别说说凌雪真实的身分她配不上,单说她是知府千金,怎么可能下嫁给一个少厮,那她还巴巴的跟着来是何意?肃儿那么聪明,想来是看出来了,一定会想方设法推了这桃花邀约。

  不料,秦肃儿还没开口,一心想要留贵客的白守诚便笑着说道:“几位都已到白某府上了,哪里还有去郊外赏花又去景阳楼设宴之理?白某府中亦是百花盛开、桃李争艳,待几位赏了花,白某在湖畔水榭设宴,请几位不要推辞,务必要赏光才好。”

  秦肃儿压根不想跟他们出去赏花吃饭,便顺水推舟地笑道:“白大爷一番盛情,我们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顾昕、顾芹的目的是要跟秦肃儿、萧凌雪在一起,在白府里也一样,因此他们都没意见,林泯就更客随主便了。

  白守轩忽然出声道:“大哥商行事务繁忙,就由我领着几位贵客们去赏花吧!”

  白守诚笑着点头,“也好。”

  知府的公子主动来结交,这是求也求不来的事,他要去操办中午的宴席,一定要用山珍海味,务求尽善尽美。

  倪咏娘又再一次意外小叔子的反应,她这小叔子一向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可每每遇到了肃儿都如此主动……她细思一会儿,忽然发现不对劲之处,她这小叔子为何定定地对肃儿看?莫非,他也对肃儿有意?之所以说也,那是因为她老早发现那顾公子是冲着肃儿来的。

  这下可好,他们这对夫妻是来宜州犯桃花的吗?

  “咏娘——”秦肃儿露出一个亲切的笑容。“我不是说过要多走动才好生,你也一块儿去逛花园吧。”

  她可不想跟这些不熟的人逛花园,会度秒如年,当然要拉个人作伴。

  倪咏娘心领神会地笑道:“我可能这几日便要临盆了,跟你们去走走也好。”

  厅里的气氛和乐融融,这时白府的管家急急奔了进来。“大爷不好了,吴三让斧头砍断了手臂!”

  白守诚惊道:“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管家心急的回道:“二十几个工人在码头搬货时起了口角,有人拿木棍,有人拿斧头,就地取材便打了起来,吴三去调解,却被其中一人误伤,已经请了高大夫,可高大夫也束手无策,如今血流不止,怕是、怕是……”

  秦肃儿蓦然起身道:“人在哪里?快带路!”

  倪咏娘如梦初醒。“不错,肃儿你一定能救!快!夫君,你快带肃儿过去!不要耽误了救治的时机!”

  吴三是白守诚的得力助手,白守诚待他如家人一般,一定要救活才行!

  秦肃儿指挥若定地道:“润青,你速去让吉安做手术准备!管家,你留下来协助我的人,给他们一间空房,照他们的话做。”

  码头边围了一大群人,白守诚一到,四周骚动了起来,众人七嘴八舌的要告诉他事发经过,他一边听着,一边脸色铁青的领着秦肃儿穿过人群,吴三躺在地上,左臂断了,形状十分恐怖,地上有大片鲜血,他身上也都是血。

  顾芹看了,当脸色发白作呕,顾昕不愿离开秦肃儿身边,只好由林泯把她带回马车上,他嘴里受不了地嘀咕道,“谁让你一定要跟着来呢?”

  顾芹不发一语的由丫鬟搀扶着上了马车,她坚持要来是因为看到萧凌雪跟在秦肃儿身边出了白府,她想多跟他相处一会儿才不顾兄长和林泯的阻拦,哪知道那断臂如此恶心恐怖。

  秦肃儿蹲在吴三身边检查伤口,一边对白守诚严肃的说道:“断臂一定要找回来,用干净的布包好,派人立即送回府里交给我的人。”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