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医妻独秀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八


  此情此景,秦肃儿想起两人相识不久后在京城过的七巧节,那日也是和现在一样,只不过那时他是攥着她的手,而此刻是揽着她的肩,同样是极度保护着她,小心地不让旁人碰撞到她。

  两人跟着人潮走走停停,在街上站着吃了几样宜州的本地小吃。

  所谓饱暖思淫欲可不是男人的专利,两人站在卖糕点酥饼的小摊子前,秦肃儿忽然踮起脚尖附在萧凌雪的耳畔道:“咱们去客栈好不好?”

  见她面似朝霞,眼眸宛如灵动小鹿,萧凌雪一阵悸动,握住她小巧藕肩的手了紧,微哑着嗓音柔声道:“自然是好。”

  她冲着他灿烂一笑。“那快点走吧!”

  碧清湖两岸华灯齐放,一眼望去,书店、画铺、茶舍、酒楼、客栈林立,湖上灯船花艇首尾相接,两人走进陈设雅致的“齐来客栈”,萧凌雪泰若自然的吩咐店小二,“一间上房。”

  小二给开了房门,点了烛火便退下,秦肃儿还想参观参观房间,不想萧凌雪却是片刻都不能等,落了门锁便一把抱起她,大步走到床边将她放下。

  两人对彼此的身体早已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直到两人都精疲力竭方才休战,秦儿感觉两腿之间像快被撕裂了,这才彻底明白了什么是小别胜新婚。

  萧凌雪退岀了她的身子,习惯性的将她往臂弯里搂,贴着她的背后,安心地闭上眼眸。

  两人身体相拥,发丝交缠,均发出规律绵长的呼吸声。

  烛火不知何时灭了,淡淡月华由青纱小窗钻入房里,只有几分稀落光芒的能见度。

  两个人都睡着了,待他们回到白府时,压根错过了洗尘宴。

  §第六章 难产接生

  一回到白府,秦肃儿便让润青去把倪咏娘请来暖翠轩,告知萧凌雪也来了一事,其它人自有林晓锋去传达,总之一句话,不得在人前泄露萧凌雪的身分。

  倪咏娘一听萧凌雪也来了,还扮成小厮随行,自是惊讶不已。

  “这都是有原因的。”秦肃儿遂把之前因她执意要救萧子毅导致两人冷战一事告诉倪咏娘。

  倪咏娘听得津津有味,笑道:“如此说来,翼亲王一路追你而来,是来求和的?”

  “已经和好啦。”秦肃儿又把她老早识破萧凌雪之事说了出来,当日他在包厢里夺门而出又回来后,她便看出他是萧凌雪了。

  倪咏娘听得入迷了,好笑地问道:“所以你就不动声色的逗着翼亲王玩,一路到了宜州城?”

  秦肃儿笑道:“若不是他落了水,人皮面具掉了,我还打算跟他玩下去,可惜太早揭穿了,我还有逗弄他的一百种方法都无法施展了。”

  倪咏娘笑叹一声。“你想我怎么做?”

  秦肃儿喝了口茶后说道:“很简单,装作不认识他便行了。”

  “我明白了。”倪咏娘是个聪明人,一点就通。“我夫君和小叔子只有白天在厅里和翼亲王打过照面,不可能知道换了人,我身边的大丫鬟月清是我从京里带来的,她从前在临家侯府里见过翼亲王,我就不瞒她了。”

  秦肃儿笑着点头“那是自然。”

  萧凌雪的身分都揭穿了,他夜里自动自发的潜入秦肃儿房里,白天他便依然扮做小厮,他是演得自在,不自在的是其它人,林晓锋、润青他们又怎么敢真的将他当成小厮,尤其是珊瑚,好几次险险叫他王爷,还有一路上和他同房的另外几个小厮,知道他是翼亲王之后,差点没吓得魂飞魄散,个个都抱着头在想一路上有无对他不敬。

  当日林晓锋忽然带了个陌生人回来,说阿武家中有急事要速回京城,那人要顶替阿武,且名字刚好也叫阿武,他们便觉得很奇怪了,加上林晓锋又交代不必将阿武换了人之事说出去,更是处处透着奇怪,可他们万万没想到顶替阿武之人是戴上了人皮面具的翼亲王。

  可话说回来,若非如此,他们这等卑贱的工人哪里有幸能和翼亲王同寝一室,还同吃同睡,这可是祖坟冒青烟啊。

  翌日,秦儿才在房里和萧雪用早膳,倪咏娘身边的大丫鬟月清便来传话,说她有访客。

  “访客?”秦肃儿扬起柳眉,脸上写了个大大的问号。

  萧凌霄搁下碗筷,顿时胃口全失,嗓音冷冽地道:“肯定是那知府家的鲁蛇。”

  秦肃儿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原来是他啊,不过,你都不知道人家的为人,就说人家是鲁蛇,会不会太过分了一点?”

  他有些不悦地挑眉看着她。“你现在是在为他说话吗?”

  她讨好的笑道:“岂敢。”

  她也是相处久了才发现萧凌雪是个醋坛子,至今还在提防韩青衣,真是服了他了。

  “那个……”月清有些胆怯的看了萧凌雪一眼。“客人说,要请阿武也一块儿出去。”

  萧凌雪一怒为红颜,狠砸临家侯府时,月清也在场,后来便对他十分畏惧。

  萧凌雪冷声道:“他算什么东西,让我出去?”

  秦肃儿哭笑不得的回道:“你又不肯表明身分,人家自然认为你只是我的小厮,堂堂知府公子,有什么理由不能请一名小厮出去见一见?”

  月清又吞吞吐吐地道:“呃……秦大夫,我家大人说,大爷正在热情款待贵客,看在她的面子上,请两位务必要出去。”

  秦肃儿明白倪咏娘的意思,不明就里的白守诚,对于到访的知府公子肯定是认为柴门有庆、蓬荜生辉,生意人嘛,哪个不想跟地方官打好关系,行事会方便许多。

  “我明白了,你去跟咏娘说,我们稍后就出去。”月清退下后,秦儿朝脸臭到不行的萧凌雪笑了笑。“起来吧阿武,咱们是来做客的,可不能给咏娘添麻烦,若因咱们坚不见客,让白大爷得罪了知府可就罪过了。”

  萧凌雪虽然不悦,但她这番话在理,他也不是不讲道理之人,不可能坚持不出去。

  秦肃儿还坐着,他已抿着唇站起身,一个大步走到她身边,将她发上的珠钗簪花都取了下来,一边冷冷的说道:“见那鲁蛇,没必要打扮得如花似玉给他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