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医妻独秀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七


  秦肃儿又说道:“你平日可以这样按摩穴道,左手曲肘手掌向上,轻轻握拳,在手腕正中两条筋间取穴。右手曲肚,右手掌握住左手腕,以拇指指甲尖掐按于左手穴道上,从一数到十,松开,从数到五休息,如此反复,做半刻钟,早晚各做一次,便能够改善更年期症状,还有,平时多食枸杞百地茶,做法很简单,将构杞、百合、生地黄加水煮滚后再以小火煮两刻钟,去渣取汁当茶饮,早、中、晚温服,具有养阴清热、补虚安神功效,适用于潮热盗汗、失眠烦躁。”

  顾芹也不知道何时靠近的,在一旁赞道:“我娘请遍了城里的大夫,没有一个能舒缓我娘的不适,秦姊姊好生高明的医术,叫妹妹钦佩不已。”

  林泯笑着问道:“不知秦姑娘在哪里坐堂?家母好似也和顾伯母有一样的症状,想请秦姑娘出诊。”

  顾昕拉长了耳朵,这正是他想问的,林泯代他问了,这落落大方的女子撩动了他的心弦,宜州城里哪个姑娘见了他不是脸红害臊,可眼前这女子却是泰然自若,他母亲当众给她难堪,她也能安之若素,毫无小家儿女的俗态,更别说她的样貌了,在湖岸边她一身狼狈,他没看清楚,适才她走出来,竟像是有月光在她身上闪烁,一双眸子耀眼至极,体态轻盈得有如点水蝴蝶,叫他错不开眼,难得的是,她居然还是个大夫。

  “我只是来宜州城做客。”秦肃儿笑了笑。“目前客居白家商行的白大爷府中,若令堂想要看诊,到那里寻我便是。”

  “原来秦姑娘是来游玩的。”林泯又问道:“不知秦姑娘府上哪里?”

  萧凌雪脸上乌云密布,不耐烦的说道:“小姐,时候不早了,不是答应了白夫人的洗尘宴,该走了。”

  秦肃儿还没回答,就见顾芹忽然走到萧凌雪面前,她的脸颊有些红,朝他盈盈衽敛一礼,柔声道:“阿武大哥,多谢你救了我一命,这荷包是我绣的,是我的一番心意,望你不要推辞才好。”

  萧凌雪接过荷包,胡乱塞进衣襟里。

  顾芹见他收下了荷包,顿时娇羞万状,表情热烈得像会发光。

  秦肃儿终于后知后觉的看出了端倪来。

  顾芹约莫十五六岁,杏眼桃腮,身材娇小玲珑,敢情她是看上萧凌雪了?

  她鬼使神差的往顾芹胸部看,目测有些发育不良,心里暗自庆幸,还好是个小笼包,不然萧凌雪救她时可能碰到了,她可要吃飞醋了。

  一发现顾芹对萧凌雪有好感,她也坐不住了,很戏剧性的一拍额头道:“你不说我还真忘了。”接着她起身扫视众人,说道:“各位,叨扰许久,告辞了。”

  顾昕眼也不眨的望着她。“我派马车送你们回去。”

  秦肃儿笑着婉拒,“不必麻烦了,我们走着回去,顺便认认路。”

  也不等他们再说什么,她和萧凌雪便走人,直到了大门外,确定没人跟上来,两人便往热闹的城区大街走去。

  日渐西沉,一些商家打起了灯,秦肃儿取出顾夫人给的荷包看了看,笑道:“一百两银子,两条命,那个倒胃口的唐珊珊应该不知道她只值五十两银子吧?”

  萧凌雪冷眸扫过那荷包。“本王落水一趟,也只值五十两银子。”

  她的嘴角噙着一丝笑意,作势要倒银子出来。“喏喏,分你一半。”

  他不屑地挑眉。“本王会看在眼里?”

  秦肃儿立即把荷包收好。“是你自己不要的。”接着她又问道:“顾芹送你的荷包呢?给我看看。”

  萧凌雪把荷包给她,她见到红色的荷包上头居然绣了对鸳鸯,不由得瘪起了嘴,不悦的说道:“快丢掉!”

  他笑着马上把荷包给扔了,从秦肃儿身后勾住她的颈子,在她耳边低声问道,“若我没追来,你打算何时回京?”

  她心满意足的让他勾着颈子走,扬眉笑道:“至少要待三个月,让你急一急。”

  萧凌雪叹了口气,“你就那么不懂我的心?”

  秦肃儿敛了笑容,“我倒想问问你,你懂自己的心吗?你是在乎我,还是在乎皇上对我的看法?”

  “肃肃,你这是在钻牛角尖。”萧凌雪停了下来,扳过她的身子,与她面对面,严地道:“我敬重皇兄,而我爱你,你们是两个我所爱的人,我自然不愿意你们之间有嫌隙。”

  “你不是怕我连累了皇上对你的看法吗?”秦肃儿哼道:“竟连形同陌路都说出口了。”

  他眼中闪过一丝无奈。“你就别再闹脾气了,我也是一时情急才会说了重话,还不是怕皇兄降罪于你。”

  她心中酸酸甜甜的,抬起水眸凝视着他。“希望你能无条件的站在我这边,难道是种奢望吗?”

  萧凌雪目光澄净地回视着她。“你这话孩子气了,怎么能够无条件,若你要往死里去,我自然要拉着你,难道由着你去?”

  秦肃儿轻声说道,“好吧,我承认我是任性了点,不过女人嘛,总是想要自己爱的男人无条件地站在自己身边。”

  他宠溺地轻抚着她的脸颊,笑着许诺道:“以后我会尽可能无条件站在你那边,行了吧?”

  她的纤白手指在他衣襟上画圈圈,噘着嘴道:“我看你是做不到。”

  萧凌雪箍住她的腰,莞尔一笑。“还没碰着,你怎么知道我做不到?”

  秦肃儿挑了挑眉。“好,那我问你,我和皇上一同掉进河里,你会先救哪一个?”

  他不假思索地回道:“我两个都会救。”

  她不依不饶地道:“不行,只能救一个……对了,刚刚忘了说,我掉进河里时还怀着孩子,你的孩子。”

  她知道这样的但书是卑鄙了点,但为了提高胜算也只能卑鄙了。

  “折腾了大半日,你肚子不饿吗?”蒹凌雪忽然转移了话题。

  秦肃儿忍俊不禁地大笑。

  这个对于男人来说万年难答的题目,把婆婆换成了皇上,也是一样的难以回答,她决定偃旗息鼓,放他一马。

  夜幕刚落,街上人来人往,萧凌雪揽着秦肃儿的肩,与她并肩而行。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