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医妻独秀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四


  显而易见,那书呆子白守轩对她是一见倾心。

  “你们才下船,肯定累了,先到房里歇息,晚上我给你们摆了接风宴。”倪咏娘笑着说道,但心里不免有些困惑。

  照理说,肃儿是主子,要和身为主人家的他们问候寒暄,自个儿进厅来就行了,下人可以先去暖翠轩安置大批行李箱笼,可肃儿偏把所有人叫进厅来排排站着,她也不知道肃儿为何要如此,但她认为这一定有所用意。

  秦肃儿确实有用意,她就是想要她在哪里,“阿武”就在哪里,她要让他瞧见她的一举一动,再适时的给他找不痛快,这样她就痛快了。

  她看着阿武,缓缓露出笑容。“都说宜州是大云最大的商城,南北各地称奇古怪的物产都看得到,我待会儿可要出去开开眼界,晚饭前一定赶回来。”

  倪咏娘笑道,“就知道你是个闲不住的。”

  白守轩红着脸说道:“秦姑娘若是需要有人领路介绍,在下愿尽一己之力。”

  倪咏娘很是惊讶,她这惜话如金的小叔子,今日怎么如此主动?

  秦肃儿展颜一笑,“有需要的话,我一定麻烦白公子。”

  而后倪咏娘让管家领着客人到暖翠轩,秦秦儿把分配房间、收拾等杂事交给林晓锋,“你们收抬箱笼吧。”接着她的目光一转,命令道:“阿武,你跟我岀去走走。”

  林晓锋一听如临大敌,慌忙丢下手边事物,忙不迭冲到秦肃儿面前,陪笑道:“阿武人生地不熟,不如小的陪小姐去吧。”

  秦肃儿好笑地道:“阿武人生地不熟,难道你就熟了?你不是第一回来宜州吗?”

  林晓锋一时哑口无言。

  萧凌雪看了林晓锋一眼,示意他不必再说,他沉着地对秦肃儿道:“小的有点拳脚功夫,就由小的陪小姐出门。”

  珊瑚奇怪的看着他们。“男女有别,小姐只跟阿武两个人出门怎么成啊?奴婢也要跟着去伺候小姐!”

  秦肃儿点了珊瑚额心一记。“我要女扮男装,多你一个反而奇怪。”

  珊瑚倏地瞪大了眼。“女扮男装?可小姐您女扮男装根本不像……”

  秦肃儿好笑地道:“不像又如何?难不成有人会专程来跟我说不像?”

  珊瑚先是搔头,接着又想着小姐说的话好似也没有错,便不再坚持,收拾去了。

  秦肃儿跟吉安借了一套衣裳,片刻之后便和萧凌雪来到宜州城的大街上,处处车水马龙,大街两旁的店铺看不到尽头,人来人往的,好不热闹。

  萧凌雪神情沉凝,心生戒备。“小姐想去哪里逛?”

  “对一个没来过的地方,哪里会有想法?”她笑了笑,又不是现代有旅游资迅可以查。“走到哪里算哪里吧,不过,你得要记住回去的路,不然咱们两个就得睡在大街上了。”

  萧凌雪意有所指地道;“小的不是路痴。”

  “那太好了。”秦肃儿笑得灿烂。“先去看看大街上的店面吧!”

  来到城区大街,秦肃对贴了招租红纸的店铺都表现得十分感兴趣,还细细向左右商铺打听人潮,并且进到街上的每间医馆里看看规模和看诊项目。

  半个时辰下来,看了不下十间铺子。

  萧凌雪轻咳一声。“小姐真想长留在宜州不回京了?”

  秦肃儿淡淡笑了笑。“你放心,若你们之中有人想回京城,我也不会为难你们,你们回去了,依旧在惠仁堂干活,若想随我留下来的,我也很欢迎。”

  他紧蹙着眉。“小姐如此不告而别又一去不回,有无想过王爷感受?”

  她一眨眼眸。“我想过。”

  萧凌雪的心顿时提了起来。“哦?小姐认为王爷是如何想的?”

  秦肃儿慢悠悠的说道:“他肯定不会在意我。”

  他瞅着她问道:“为何擅下定论?”

  秦肃儿不痛不痒地回道:“因为他说过,若我救了厉亲王世子,我们便形同陌路,而我救了,所以我们现在是陌路了,既是如此,他又如何会在意我的去留?”

  萧凌雪紧抿着唇,被她气得不轻。

  他盛怒下的一句话,她要当真吗?

  “不要说王爷那么扫兴的话题了。”秦肃儿副没趣的样子。“我腿酸了,先找个地方喝茶吧。”

  她随意的一句话,又让萧凌雪的眼里快喷出火来。

  说到他是扫兴?!这个女人竟在“下人”面前肆无忌惮的批评他,待他们和好了,他非好好审她不可!

  湖畔两层楼高的“碧浅茶栈”吸引了秦肃儿的视线,她随意一指。“就那里吧!”

  两人要了临窗的位子,点了一壶茶和几款本地茶点,敞开的长窗吹来徐徐和风,岸边杨柳摇曳,秦肃儿觉得宜州倒有几分江南的味道,前世她去江南旅行过几次,满喜欢那里古色古香的氛围。

  萧凌雪憋着一口郁气,喝进嘴里的茶没滋没味,风景在他眼中全成了一片黑白,他现在很想直接说破自己的身分,看她会有何反应。

  “阿武,你成亲了吗?”秦肃儿闲适的边喝茶边吃茶点,与他闲聊,“家中有些什么人?”

  “成亲了。”两人面对面坐着,萧凌雪故意定定的凝视着她。“家里尚有母亲、兄长、兄嫂。”

  之前他都刻意回避她的视线,如今这样近距离的看着她,他不相信她还认不出来,他的脸可以伪装,可眼睛无法伪装,若是她稍微留心,定能发现。

  “原来你娶妻了啊……”秦肃儿把一粒花生米扔进嘴里,状似不经意的问道:“你家娘子是什么样的人?”

  萧凌雪微挑眉,表情有些怪。“是一个让我折服、崇拜,可有时又叫人恨得牙痒痒,脾气不一般的女子。”

  她眼里带了笑意。“听起来颇为特殊,是个奇女子。”

  “是啊,是个奇女子,奇怪的女子。”

  秦肃儿笑得更欢了,眸光带了几分促狭。“那长得如何?肯定是花容月貌你才会中意吧?”

  “我喜欢的从来不是她的容貌。”萧凌雪说这话时,表情严肃而认真。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