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医妻独秀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二


  “去打发他们走吧。”秦肃儿一整脸色。“幸而咱们明天就到宜州了,下了船,他们也就没辙了。”

  珊瑚噘着嘴道:“小姐好心救了朱夫人一命,因为朱公子的追求,被那何丽姿认定了是狐狸精,她和她的丫鬟在船上到处造谣小姐在勾引朱公子,还说小姐抢了她的未婚夫,可天知道,那朱公子根本和她没婚约,还未婚夫哩,真真笑掉人家大牙。”

  秦肃儿一笑置之。“反正人救活了,诊金也入袋了,清者自清,其它的闲言闲语,随人去说吧,也不会少块肉。”

  秦肃儿从朱夫人那里得到了五百两诊金,原先她订的诊费不过是五十两,可朱夫人执意要她收,她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于是,这回大船在颐州城靠岸搬运货物要停留两个时辰,她便叫林晓锋召集了所有人,来到城里最顶尖的酒楼,要了间包厢大大的圆桌足可容纳十五人坐,她叫了二十两一桌的顶级席面给众人打牙祭,众人不拘尊卑,都吃得很欢。

  “小姐,咱们这回上宜州城,要待多久?”酒过三巡,林晓锋问道。

  秦肃儿素来不喝酒,今天很难得的喝了两杯,闻闻,她把酒杯搁在桌上,叹了口气道:“这里也没外人,我便实话实说吧!”

  林晓锋听到这里,有些紧张的看了萧凌雪一眼,随即又对秦肃儿挤出个笑容回道:“什么实话啊小姐?”

  秦肃儿慢悠悠的说道:“你们也知道,我和王爷因为救厉亲王府世子一事已经闹翻了,王爷许久不理踩我,保不定会休了我,所以我才会先一步离开京城,这回到宜州便是去找出路的,也许……不回京城了。”

  林晓锋脸上爬满黑线,勉强笑道:“小姐何出此言,王爷疼爱您是出了名的,肯定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就休了您。”

  秦肃儿哈了一声。“他不会休了我,那我就休了他,休夫!”

  林晓锋顿时吓得心差点蹦出胸口,萧凌雪则是面色铁青,紧紧捏着手里的酒杯。

  原来她离开京城是做了永远不回去的打算,他不过是冷落了她半个月,她就受不了,怎么不想想他从皇上那里承受的压力?当时她执意要救萧子毅,看在皇上眼里是何滋味?那可是要取皇上性命的人,她却说什么都要救,而他忙着肃清厉亲王一党时,她还给他搞这出离家出走,还在这么多下人面前掏心挖肺地吐露真实想法,叫他情何以堪?

  林晓锋看了眼萧凌雪那用力到骨节都微微泛白的大手,顿感心惊胆跳,他不知道这向来不按理岀牌的主子又会说岀什么更惊人的话来,赶忙打圆场道:“小姐喝醉了,大伙也吃饱喝足了,咱们还是回船上歇着等开船吧。”

  珊瑚撇了撇唇。“只有两杯怎么可能会醉?小姐是借酒装疯,说出心里的话,因为王爷都不理她,不吐不快……”

  这回换秦肃儿满脸黑线,她就说珊瑚要多读点书,当主子的面说主子是借酒装疯,这什么跟什么?

  润青蹙眉瞪了珊瑚一眼。“我看醉的是你,快闭上你的嘴,仔细祸从口出。”

  秦肃儿忽然轻轻一笑。“没关系,我以后不做王妃了,所以说什么都没关系,王妃这头街我不要了,我不希罕,让他休了我,再去娶别人做王妃,就像他说的,形同陌路……”

  当日她虽然强作镇定地替萧子毅开刀,可是那无情的四个字,深深插在她心上,至今每回想一次,心就隐隐抽痛着,他怎么能如何能轻易说出这种话来?

  林晓锋苦着脸哀求,“我的好小姐,您就别说了,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若叫人误会就不好了。”

  萧凌雪蓦地起身,吓了所有人一跳。

  林晩锋最是吓得不轻,他胆颤心惊的看着萧凌雪,脱口道:“您……”随即他连忙改口,“你做什么?”

  其它人也都看着阿武,不晓得他这是怎么了。

  萧凌雪什么也没说,运自走了出去,还重重甩门,看得众人更是一愣愣的。

  “五……阿武。”林晓锋见萧凌雪拂袖而去,他在众人疑惑的眼神中,紧张的对秦儿道:“小的去看看,人生地不熟的,那小子性格火爆,不要惹出什么事来才好。”

  秦肃儿不疑有他,点了点头。“去吧!”

  林晓锋前脚刚出去,珊瑚便奇怪地道:“晓锋也奇怪了,一个下人在抽风罢了,他何必如此在意?我瞧他紧张的样子,倒像要去追主子似的。”

  秦肃儿看着房门,觉得珊瑚说的倒也挺有道理的,阿武重重甩门的样子,像是在发泄什么怒气,而林晓锋忙不迭跟出去追人,也确实很不寻常,更不寻常的是,一个粗活小厮,一句话也没说,无缘无故在主子面前起身离席,这太不合情理了。

  秦肃儿喝了几杯茶,又吞了一颗自制的醒神丸,脑子比较清楚了。

  她得承认她没有酒量,前世她滴酒不沾,今日是因为心里有事才破例喝了两杯酒,虽然分量不多,可毕竟是酒,酒精也确实干扰了她的思考。

  没多久,林晓锋便跟萧凌雪一块儿回来了,萧凌雪仍是面罩寒霜。

  许是想到自己跑去追人的举动很是唐突,林晓锋嘿嘿一笑,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对秦肃儿解释道:“这小子内急,他没和主子同桌用过膳,竟没想到要向主子禀告一声才能离席,请小姐莫要见怪。”

  秦肃儿笑了笑。“没什么,坐下吧,快点吃,菜凉了就不好吃了。”

  林晓锋应了声,赶紧拉着萧凌雪坐下。

  秦肃儿不动声色的抬眸,不着痕迹的留意着阿武,片刻之后,她如同被冰水浇了一样,察觉过来。

  人的习惯是骗不了人的,而习惯往往是当事人自己不会觉的,比如喝汤喝茶前,不管烫惑不烫,总会先吹一口……

  宜州码头,风光宜人,秦儿一行人随众人登舟上岸,幸亏有她调配的晕船药,他们这一大群打从出生都没坐过船的京城乡巴佬才不至于晕船。

  她站在码头欣赏一望无际的上百艘商船,心里想着宜州不愧是大云最大的商城,无怪乎倪氏能将生意做得风生水起。

  “不好了,小姐,朱公子来了……”珊瑚紧张的说道,嗓子都有些飘了。

  一旁的润青和多儿听了,也受不了地蹙起眉头。

  朱含玉带着小厮兴匆匆的跑过来,一副有天大好消息要告诉她的样子。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