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医妻独秀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一


  秦肃儿叹了口气,敢情珊瑚是个路痴,只认得从她们舱房到甲板以及甲板回到她们舱房的路,不过……她自己也是。

  萧凌雪实在看不下去这两个天兵主仆了,出声道:“小的去吧。”

  “阿武?”见他从那群丫鬟婆子后方现身,秦肃儿难掩惊讶。“你怎么在这里?”

  萧凌雪垂首道:“小的原在甲板上看烟火,见到小姐和珊瑚姑娘和陌生人走,不放心,便跟过来看看。”

  秦肃儿果断地道:“那好,你去告诉吉安我要开刀,让他带着人和用具过来。”

  萧凌雪点了点头。“小的明白。”

  萧凌雪离开后,立在一旁的中年男子朝秦肃儿拱手。“姑娘,在下姓孟,是朱家的随行大夫,姑娘适才说的开刀,可是开膛剖腹?”

  他听同行说过,京城这一年来出了个会开膛剖腹的女大夫,且那女大夫还是翼亲王妃,他思忖,眼前这人虽然也是女大夫,可她出现在这平民百姓才会搭乘的大船,是亲王妃的机率便微乎其微,若说她是翼亲王妃的弟子还有可能,当然也可能是学了点皮毛就来招摇撞骗。

  “正是开膛剖腹不错。”秦肃儿指着朱夫人的脾脏位置。“里头的脾脏目前正在出血,必须开刀之后才知道严重程度,才能做治疗。”

  见秦肃儿在自己身上比划,朱夫人吓得不轻。“你……你们在说什么?我、我不要开刀!”

  秦肃儿眼也不眨地看着她,表情极为严肃地道:“患者,不开刀就会死,你自己选择吧!”

  朱含玉的脸色也是一阵青一阵白,但仍强作镇定地问道:“孟大夫……你明白秦大夫在说什么吗?”

  这时,一个少女气愤的向前两步。“姨母,开膛剖腹必死无疑!您可千万不要被这妖女迷惑!”

  “你说谁是妖女?!”珊瑚立即发难,她虽然胆子小、反应慢又少根筋,可是护主之心不输给任何人。

  “还有谁?”那少女杏眼圆睁的指着秦肃儿。“就是她!”

  珊瑚母鸡护小鸡似的冲上前去打掉了那少女的手,斥喝道:“大胆!我家小姐是你可以随便指的吗?!”

  那少女难以置信的看看自己的手,随即气恼地瞪着珊瑚。“你——你竟敢打我?!”

  “丽姿,你别闹了。”朱含玉皱眉。“孟大夫,你说说,那什么开刀的,你明白吗?”

  孟大夫回道:“少爷,在下确实听过开膛剖腹之术,而这位姑娘指出的地方,确为脾脏所在,只是在下学艺不精,对於要如何开膛剖腹,实在无法想像。”

  秦肃儿接口道:“那么今日你便可以亲眼看看,可能对你日后行医有所帮助也不一定。”

  孟大夫见她将大话说得稀松平常,心中更是惊异,不过,若真能亲眼目睹开膛剖腹,那他也算没有遗憾了。

  朱含玉心乱如麻。“孟大夫,要是不开刀的话,我母亲真会死吗?”

  孟大夫诚实地道:“夫人的病症在下无能为力,若是等船靠岸再寻大夫,恐怕夫人挨不过。”

  这时,萧凌雪领着吉安和林晓锋、林晓翠、林晓花来了。

  秦肃儿马上指挥道:“晓花,你向病患和家属说明手术流程。”

  “是!”林晓花熟练的拿了张密密麻麻的纸过去,向朱夫人和朱含玉详细说明何谓手术、如何手术、有何风险、术后照护和手术诊金。

  孟大夫也倾身过去听,一边点头,而朱夫人和朱含玉的态度也有些软化了。

  “晓锋和晓翠做消毒准备!”秦肃儿起身道:“朱公子,房间需要净空,请你把你的下人都请出去,孟大夫可以留下来,你若不放心,也可以留下来,不过不能出声,以免干扰手术进行。”

  何丽姿气不过又站了出来,大声的说道:“我也要留下来!”

  秦肃儿冷冷的看着她。“你不能留下来。”

  何丽姿挺胸手叉腰,咬牙切齿的瞪着秦肃儿。“为什么我不能?”

  秦肃儿眼眸一眯。“因为你会很吵,你见了血会昏倒,会造成我的麻烦。阿武,把这个人架出去,在我手术时,你守着门,切记不能让任何人进来。”

  萧凌雪看着她那摩拳擦掌、气势万千的模样,心里明白这个女人很快又将征服许多人了,而这女人,是他萧凌雪的女人。

  他朝秦肃儿点了点头。“明白。”

  §第四章 招蜂引蝶

  “小姐,朱公子和孟大夫又来了。”舱房里,珊瑚用气音说道。

  打从主子给朱夫人开刀,救回朱夫人一命后,朱公子就对主子更加倾慕,眼里爱意四射,而孟大夫则是想拜主子为师,这两个人照三餐来叨扰,令主子不胜其烦。

  多儿正在给秦肃儿梳头,闻言笑道:“小姐何不向朱公子言明已是有夫之妇,也好叫朱公子死心。”

  秦肃儿挑了批眉。“他不会信。”

  多儿眼眸含笑地瞧着镜里的主子。“小姐怎么就这么笃定?”

  秦肃儿嘴角翘了翘。“你家五爷当初就是这样啊,我跟他说我是有夫之妇,他说什么都不信,落崖见到我的守宫砂还一惊一昨的嚷嚷着我一定是在骗他。”

  多儿抿唇一笑。“婢子开头没给您梳妇人发式就错了。”

  也不知道是谁泄露出去的,两位主子的爱情故事在京城的茶楼之间流传开来,说书先生编成了话本,说得活灵活现,像是一直跟在两人身边偷看似的。

  “管他信不信。”珊瑚撇嘴道:“小姐就说自个儿是有夫之妇,不信他还要纠缠,再纠缠就报官去,等他知道小姐是翼亲王妃,定要吓得屁滚尿流。”

  听见珊瑚孩子气的话,秦肃儿忍不住笑道:“若他问我夫家何人,我也不能说出是翼亲王府,要叫人知晓翼亲王妃离家出走还得了?若随便说个人家嘛,他派人一查便会戳破,到时他更加不会信我是有夫之妇,更要纠缠。”

  润青蹙眉道:“小姐若不想见他们,奴婢便去打发他们走。”

  打从主子不跟王爷说声便离开京城,她就一直觉得很不安,如今还招惹了其它男人,要是弄得不好,损及主子的清誉可大可小,旁的不提,若是让王爷知晓,那就一定会变成大事,王爷是个醋坛子,哪里容得下有别的男人倾慕自己的妻子。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