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医妻独秀 > 上一页    下一页


  “多谢你了。”秦肃儿看他穿着林晓锋买给小厮们的统一制服,知道是自己人,笑着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我怎么好像没见过你。”

  萧凌雪刻意压低声音,低眉顺眼的回道:“小的阿武。小姐的绣花鞋湿了,还是去换一双为好,免得再滑倒。”

  珊瑚连忙附和道:“他说的对!小姐,咱们快去换鞋!”

  主仆两人回到了舱房,珊瑚从箱笼里取出一双绣花鞋,秦肃儿坐在榻上,心不在焉的由着珊瑚为她换鞋,心里想着阿武拉她一把时,那只手的感觉好熟悉,还有,他的身高体型也和某人类似,若是不看那张脸,她会以为是萧凌雪来了。

  “珊瑚,你觉不觉得阿武很熟悉?”

  珊瑚漫不经心的回道:“当然熟悉啦,咱们一同上船,都相处三天了。”但其实她也没仔细注意过那些人的长相,她只要把主子照顾好就好了。

  秦肃儿蹙眉。“是因为这样吗?”

  “当然是啊。”珊瑚开始铺床。“您不是要睡会儿吗?快睡吧!要用晚膳时奴婢再唤您起床。”

  秦肃儿这一觉睡得并不安稳,她梦见萧凌雪在大发雷霆,他甚至下令关了城门,即便她回京,也不让她进城……

  她醒了之后,一直回想梦境,心口像压着块大石似的,有些后悔不告而别。

  珊瑚没发现主子的异样,兴致勃勃的说道:“小姐,甲板上在放烟火,您要不要去看看?其他人都去看了。”

  秦肃儿掀被坐起。“当然要。”船上也没什么娱乐,其实挺无聊的,看个烟火倒也能解解闷。

  主仆两人到了甲板上,就见半空中开遍了火树银花,几乎所有人都来甲板上了,约莫有上百人,大伙儿望着绚烂烟火,赞叹声此起彼落,气氛极是热闹。

  秦肃儿眼睛看着烟火,也没注意人来人往的,一名身穿锦绣朱袍、玉树临风的年轻男子撞到了她。“对不住。”

  秦肃儿朝他一笑。“不打紧。”

  那男子一见到她就移不开视线,原本只是擦身而过,他却定住不动了。

  萧凌雪人也在近处,看到这一幕,顿时脸罩寒霜。

  她怎么回事?又做姑娘家的装扮,多儿又是怎么回事,怎么也没拦着?

  说到多儿,把她安置在秦肃儿身边就是要她看着秦肃儿,可对于秦肃儿要离开京城这事儿,多儿非但一个字都未曾向他禀告,人还跟着秦肃儿走了,真真是养了只白眼狼。

  他不悦的走过去,想看看那家伙到底想做什么,可是他一走近,一名小厮便神色慌张的跑了过来对那家伙说道:“少爷,不好了!夫人肚子疼,疼到一步都走不了,连话都说不出来,孟大夫说他诊不出来夫人是何病症,小的去打听过了,到下一个靠岸的地方还要三个时辰,夫人恐怕忍不到那时候……”

  男子不以为意地道:“吃坏了肚子吧。”

  小厮哭丧着脸道:“孟大夫说不像,而且孟大夫已经给夫人服了止疼丹,可夫人还是疼得厉害……”

  男子蹙着眉,有些不耐烦地说道:“去看看吧!”他要离开前,表情一变,温文儒雅的对着秦肃儿轻笑道:“姑娘,在下朱含玉,适才不慎冲撞了姑娘,心中实在过意不去,不知姑娘住在哪间舱房,待在下探视了家母,再带薄礼去给姑娘赔礼。”

  秦肃儿看着他,不以为意地道:“不过是撞了一下,不必放在心上,倒是适才听闻令堂好像身子不适,我姓秦,是大夫,我跟你过去看看令堂。”

  她这是医者本能,直接就用上肯定句了,问也没问一声人家需不需要。

  佳人主动,朱含玉大大惊喜。“姑娘是大夫?”

  珊瑚在旁与有荣焉的插嘴道:“我们小姐的医术可好了,满京城的大夫,我们小姐认了第二,没人敢认第一。”

  萧凌雪此刻有种想掐死珊瑚的冲动,这丫头是想要满船的人都知道她的主子是来自京城的高明女大夫吗?要不要索性在船上贴着告示?真真是多嘴的丫头,不说话,没人当她是哑巴!

  “原来姑娘来自京城。”朱含玉目不转睛的看着秦肃儿。“在下和母亲、表妹由庆州到京城探亲,这会儿是要回庆州。”

  秦肃儿对他住在哪儿、要去哪儿压根没兴趣,只催促道:“朱公子,令堂不适,我们快去看看吧。”

  “哦哦,好。”朱含玉如梦初醒,连忙领路。“姑娘请随我来。”

  七弯八拐,上了西边舱房,萧凌雪亦步亦趋的跟在他们后头,前头谁也没回头,自然没人发现他跟着进了舱房。

  房里好几个丫鬟婆子在伺候,一名四十多岁的妇人躺在床上直喊疼。

  “都让开!”朱含玉挥开了丫鬟婆子,殷勤万分的为秦肃儿领路。

  秦肃儿走到床边坐下,从宽袖里取出了听诊器,这宝贝她为了随身携带,让润青在每件衣裳的袖里缝了暗袋。

  朱含玉正经八百的介绍道:“母亲,这位是秦大夫,秦大夫乃是京城最高明的大夫,必定能诊出您的病症。”

  一旁站着一名五十多岁的男子,不禁面露诧异。这丫头片子怎么可能是京城最高明的大夫?看来是朱公子拈花惹草的性子又犯了,都什么时候了,还不惜把个外人带来夫人面前,真是不知轻重!

  “谁都好……能解了我的疼……必有、必有重酬……”朱夫人咬着牙说道。

  秦肃儿挂上了听诊器。“患者,你先不要开口。”

  她的语气极有威严,一时间,房里静了下来。

  仔细听诊后,秦肃儿压着朱夫人左上腹。“患者,是不是这里很痛?”

  朱夫人点了点头。

  秦肃儿取下了听诊器说道:“是脾脏破裂,严重程度要开刀才知道,必须马上开刀。”

  朱含玉脸色一僵。“姑娘在说什么,在下怎么都听不明白?”

  “不明白也是正常的,等等会有专人跟你说明。”秦肃儿不再理会他,转而对珊瑚吩咐道:“去跟吉安说我要开刀,他知道该怎么做。”

  珊瑚一愣。“奴婢……奴婢不知道咱们的舱房要往哪儿走……”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