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医妻独秀 > 上一页    下一页


  秦肃儿忍不住笑了。“珊瑚,你该读点书了。”但是她很快又收敛了笑意,外头突然下起雨来,春雨绵绵,更是叫人心烦。

  润青打起帘子进来,手里拿着一封信。“王妃,宜州来的信。”

  一听,秦肃儿打起了精神。“是吗?快拿来!”

  倪氏在信里邀她到宜州做客,也想让她看看她经营的成药铺子,说她常向宜州的商家太太小姐说起她给人开刀的神奇本领,她们都很想结识她。

  秦肃儿看完信,把信折好,放回信封里。

  这里已经没她的事了,太子和萧子毅均已出院,太子送回了东宫,由太医院接手照料,萧子毅人在特别牢房中,同样由太医院照料,而如今韩青衣对於术后照护已经驾轻就熟,她无须担心,宜州此时春暖花开,而且算一算,倪氏也快生了,她刚好可以去看看宝宝,送个贺礼。

  她沉吟了一会儿,忽然抬眼笑看着润青和珊瑚。“你们两个去过宜州没有?想不想出去玩?”

  润青很警觉的盯着主子。“您不会是想在这时候去宜州吧?”

  秦肃儿笑道:“正是!”

  三天后,惠仁堂的大门贴上写了休诊两字的字条,京城码头则多了一行人。

  秦肃儿把惠仁堂交给林大勇和吴氏顾着,带着林晓锋、吉安、杨年福、林晓翠、林晓花、润青、珊瑚、多儿,林晓锋又另外挑了六名有拳脚功夫的小厮随行,可以兼当保镖,或帮忙跑腿、拿重物。

  於是,一行十五人组了个宜州旅行团,行前,秦肃儿云淡风轻的跟冯敬宽说自己也许就待在宜州不回京城了,王府就交给他管着了,听得冯敬宽一愣一愣的。

  冯敬宽知道王爷和王妃小俩口在闹别扭,可至於要离家出走到宜州去吗?况且,他在京城都生活五十年了,也从来没听过哪家的王妃会离家出走的,这实在不妥啊。

  主子同他说过,不要拿世俗的标准来看待王妃,就把她当成一个特别的人物,从天界来的人物,若是王妃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也不需要大惊小怪。

  他试着去理解主子的话,可是可能是他年纪大了,理解不了。

  所以说,主子的意思是,王妃要去宜州,而且要一去不回,他也不需要大惊小怪?不需要向主子禀告?若是禀告了,肯定就是大惊小怪了,是吧?

  京城码头熙来攘往,许多苦力和纤夫在搬运货物,他们打着赤脚,裸露肘臂,手握纤绳,形成了陵江边的特殊景象。

  珊瑚见到大船,不由得目瞪口呆。“哇,好大的船!”

  秦肃儿前世搭过游轮,自然不会将古代的大船放在眼里,不过她也颇为讶异大云的造船技术。

  眼前是两层楼高的木造大船,一路会顺着大云的水上命脉——陵江,由京城到最南端的凤扬城,中间会停靠五十六个州府。

  林晓锋在旁边指挥着六名小厮将箱笼一一搬上船,随后一行人也鱼贯登船,他们跟着其他乘客在甲板上欣赏了一会儿江边风景,林晓锋便领着人上了第二层,告诉每个人住的舱房。

  三日后,大船在馨州城靠岸,有人上船,有人下船,秦肃儿等人也下船透透气,品嚐在地的江边小吃。

  林晓锋内急去了茅厕,正要回去与秦肃儿等人会合时,却突然被人捂着嘴一把拉到一间茶栈后方,林晓锋害怕得死命挣扎,可是当他看清眼前穿着小厮短打青衣的挺拔男子是何模样后,马上停止了动作,但惊诧得双眼瞪得大大的。

  萧凌雪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林晓锋点了点头,他这才松了手。

  林晓锋诚惶诚恐地行礼,“见过王爷!王爷是何时来的?小的这就去禀告王妃……”

  萧凌雪摇了摇头。“不需要让王妃知道我来了,若她知道,保不定又要跑去别处了。”

  林晓锋脑子转得快,又极有眼力,当下立即问道:“王爷想要小的怎么做?”

  萧凌雪勾唇一笑,很是满意。“找个小厮与我掉包。”

  林晓锋瞠目结舌。“您要假装成小厮随行吗?可王妃、王妃见过那些个小厮,还有其他人……”

  萧凌雪笑了笑。“我很了解王妃,她记不清那六名小厮的长相,我乔装一番混入其中,她不会发现的,伺候王妃的那些人应该也不会多问,至於与我掉包的那人,让他骑我的马回京。”

  凌宝告诉他惠仁堂休诊时,已是秦肃儿离开京城的三日后了,冯敬宽知情不报,已被他狠狠训斥了一顿,幸亏有望月国送的宝马,他才能赶上他们。

  林晓锋想了想,躬身道:“王爷,有个叫阿武的,身形与王爷倒有七、八成相似,小的这就去找他过来,请王爷在此稍候。”

  萧凌雪点了点头,叮嘱道:“船约莫再半个时辰就会启程,速去速回。”

  林晓锋马上领命而去。

  林晓锋跟在秦肃儿身边打点惠仁堂也有一段时日了,萧凌雪相信不必点破,林晓锋也知道该怎么做才能天衣无缝,而在等待的时间,他取出了人皮面具戴上。

  秦肃儿站在船头,耳边听到悠长的起锚号子响起,大船徐徐滑行,她眼睛瞧着波浪从中间被分开,泛起了层层白色浪花,船工们唱的号子声也越来越小,待到大船平缓滑行,号子声也消失了,只剩两岸的人家和树木可看。

  她望着馨州码头越来越远,最终在她的视线之内成了个黑点,心里想着她不知道离京城多远了,萧凌雪知道她走了吗?这会儿还是毫无情绪还是气得跳脚?

  哈,她会不会想太多了?他为了整肃厉亲王的同党忙得昏天暗地,这会儿恐怕还不知道她离开京城了,就算知道了,以他的个性,也不可能来个千里追妻……

  “走吧,我困了,去睡会儿。”她对身旁的珊瑚说道,正想转身回舱房,没留意到甲板上的水渍,脚步一滑,身子一个不稳,就要往前扑倒。

  她惊叫了一声,珊瑚也尖叫了一声,电光石火间,一只大手稳稳的握住了她的手腕,帮她稳住了身子,并提醒道:“小姐当心。”

  秦肃儿惊魂未定的站稳了,珊瑚也连忙过去扶她,那只大手才缓缓松开。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