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医妻独秀 > 上一页    下一页


  片刻之后,戏班子进殿来献艺,一行约莫二十来人,均着紧身艳色彩衣,他们迅速搭起了高塔木架子,杂耍舞艺配合得天衣无缝,动作流畅轻盈,看得众人连连拍手叫好,连秦肃儿这等见过世面的现代人也被吸引了目光。

  不一会儿,就见一名身形纤细的女子灵巧地在空中一个翻身之后落在一名男子的头顶,她双手平行展开,竟有两只鸽子从她摊开的掌心飞了出去,鸽子的嘴里还衔着牡丹花,牡丹花在空中爆开来,无数花瓣飘洒出来,引得众人惊呼连连,随后鸽子飞回少女掌中,少女反手一收,鸽子不见了,她手上倒是多了两颗金球,她一放手,金球往空中飞去,她微微一笑,弹指之间手中又多了两颗银球,如此交替变换,空中已飘浮了十几颗金银球,这时伴奏的乐声忽然高昂起来,十来颗球在空中爆烈开来,化为烟火灿烂交会,甚至还有颗金球是在太后头顶上方的半空中爆开来,此起彼落的爆炸声吓得众人惊声尖叫,秦肃儿见到皇上后面数名侍卫的手已经警觉的放在剑柄上。

  她知道今日吉星殿外,乃至整座皇宫,皆增加了六倍羽林军和暗卫,暗卫在暗处盯着宫里各处情况,羽林军遍布皇宫的每个角落,频繁地进行巡逻,进宫的所有人,不分男女,皆要接受严密检查,照理说那戏班子要搞出什么妖蛾子是不可能的事。

  只是,不怕一万,只怕万一,若是有偏激人士要做行刺之举,也是防不胜防……

  她看向萧凌雪,就见他眼也不眨、神情紧绷的盯着戏班子,整个人像是随时要弹起身来,而她的心也跟着提到了嗓子眼……

  这时,最后爆开的金银双球落下两道红绸,众人惊魂未定地抬起眼,就见那两道红绸上分别写着烫金篆书的大字——萱花不老、瑶池春永。

  就在众人纷纷转为赞叹之际,那少女轻巧地从左右腰间拔出双刀,在男子头顶舞起剑来,在耀眼的烛光下,不断做出高难度的动作,乐声变得强烈,几个险险要掉下来的动作再次引得众人惊呼连连,少女动作轻盈,笑容灵动,让所有人都移不开目光,最后她在半空中把短剑往空中一丢,砰的一声变出两大团火焰,火光带着腾腾白烟,就好像失火了。

  所有人均被这戏法吓了一大跳,胆子小点的官家千金甚至还吓哭了。

  一名留着大胡子的壮汉出列,垂手肃立,躬身行礼。“安璃国使臣祝贺太后万寿无疆!此乃我国的御用戏班,特来太后面前献丑,只望博太后一笑。”

  众人这才松了口气,而那两团巨大的火球也在瞬间散了,飘出阵阵异香,证明了是虚惊一场。

  太后强作镇定,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哀家未曾看过如此出神入化的戏法,安璃国君真是有心了。”

  她身为堂堂太后,怎么可以让人知道她其实吓得半死。

  萧凌雪蹙眉。“礼部何时安排了这个桥段?竟在太后面前玩火,也太不知轻重了,若是伤了太后、皇上,谁能负责?”

  秦肃儿就当看魔术表演,觉得还好,只是有一点好奇……“这安璃国是?”

  萧凌雪脸色稍霁。“只是个邻近的番邦,一直以来还算安分,安璃冬季冰天雪地,无法种植作物,年年都会向大云求援,皇兄心慈,不忍安璃人民饿死,总会拨粮支援。”

  秦肃儿明白了,这是金援外交,也是强国对小国的施舍。

  她见萧凌雪绷着脸,似是很在意适才的玩火戏法,便故作轻快地道:“原来如此,无怪乎他们如此尽心尽力的献艺来讨太后欢心了。”

  萧凌雪不屑地道:“因为拿不出像样的贺礼才如此。”

  秦肃儿是后来才发现萧凌雪很有贵族意识,也无怪乎他自视甚高了,他是在皇权中心的人,自然有高人一等的优越感,在他心里,没有人人平等的想法,贵族和平民百姓是不同层级的,这点他划分得非常清楚。

  安璃国使臣退下,戏班子也迅速收拾乾净下去了。

  这时厉亲王世子萧子毅忽然起身,他离开座位,走到殿中朝着太后躬身,笑盈盈地道:“皇祖母,今日有多国使臣来贺,因此孙儿斗胆想了个有趣的主意,要让在座诸位开开眼界。”

  太后很感兴趣地道:“哦?是何主意啊?毅儿你说说看。”

  萧子毅微微一笑。“咱们大云向来注重武艺,而玄罗以武立国,此次来访的使团里又有玄罗第一武士之称的莫罕王,若是推派我朝一人与莫罕王比武,肯定精彩绝伦。”

  太后没想到他说的好主意是比武,不由得一愣,在寿宴上比武,这可是前所未见,何况这是在宫里,又不是在校场,这样妥当吗?

  她正想用眼神询问皇帝的意见,一名高大威武的男子便起身拱手朗声道:“太后娘娘,在下素闻大云武艺精湛者不在少数,适才又见识了如此精彩的戏班表演,今逢太后娘娘寿辰,若能在太后娘娘面前以武助兴,是在下的荣幸,还望太后娘娘不要婉拒才好。”

  此人正是玄罗第一武士莫罕王,也是玄罗国君的胞弟,听闻他不只力气非凡,剑术更是出神入化。

  人家都开口了,太后只好勉为其难地道:“那么毅儿,你可有属意要推举何人与莫罕王比武?”

  秦肃儿见到萧凌雪当下就要起身毛遂自荐,她还算了解他,他肯定不放心别人在太后、皇上面前舞刀弄剑的,他如果自己上场,若是那莫罕王有什么不轨之举,他也可以及时出手。

  哪知萧凌雪还未起身,萧子毅便微笑道:“皇祖母,孙儿一向勤于练武,自认武艺还过得去,就由孙儿与莫罕王较量一番,若是孙儿胜出,皇祖母可要赏孙儿一杯美酒。”

  他话都说到这分上了,太后焉能不点头?

  萧凌雪紧紧蹙着眉心。

  秦肃儿伸手过去握住他的手,低声安抚道:“众目睽睽之下不会有事的,再说了,这四周布满了暗卫,若那莫罕王真的有举动,也不会轻易得手。”

  皇上跟着提醒道:“毅儿,比武点到即止,莫要伤人。”

  萧子毅微笑点头。“皇伯父放心,侄儿自有分寸。”

  玄罗国莫罕王出列,比武开始了,两人长剑出鞘,一看就知道都是锋利的宝剑,萧子毅的剑上镶着三颗绿宝石,寒气逼人,两剑撞击时彷佛有火光激射而出。

  这场比剑真正让秦肃儿看直了眼,就像武侠片里的高手在过招,一招一式就像套好了似的,惊险万分却又未曾伤到对方半分,比到酣处,妙处纷呈,剑光如满地银霜铺撒开来,众人一时忘了是在比武,倒像在看一场绝妙的表演似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