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医妻独秀 > 上一页    下一页


  秦肃儿学萧凌雪垂着头,表示不敢直视龙颜,但她偷偷地看过去,就见太后今日妆扮得格外华贵,一身绣五彩金凤绕牡丹的褐黄色朝服,衣缘以暗金线绣了衔着灵智的凤凰,头戴展翅鎏金凤钗,侧边插着金丝八宝攒珠簪,恰如其分的彰显出她身为大云最尊贵女子的身分。

  她不知晓别人送了什么名贵寿礼,她是做了抗老保湿面膜送给太后,让太后日日在睡前敷脸,因为太后总是忧心将来她和萧凌雪的孩子长大之后,会嫌弃她这个祖母看起来像曾祖母似的,所以她先做了一个月的量让太后试用,自然了,若是太后用得满意,她会无限期的供应面膜。

  萧凌雪知道她送的寿礼之后啼笑皆非,问她知不知道别人都送什么?都是把最贵重的拿出来,而她却送三十张糊了膜的薄纸,太后会看重吗?

  她听了之后虽然没有回嘴,但心里十分不以为然。

  他呀,就是太不懂女人了,太后虽然年纪大了,又是个寡妇,但只要是女人,都是爱美的,她相信比起其他人送的古玩珍品,太后会最满意她送的面膜。

  “恭迎皇上圣驾,皇上万岁万万岁!太后娘娘千岁千千岁,皇后娘娘千岁千千岁!”

  对于众人异口同声,像练习过似的齐声高呼,秦肃儿感到啧啧称奇,而她嘴巴只是做做样子,并没有喊出来,因为她压根不知道要喊什么,看来这方面的知识,还得叫萧凌雪给她恶补才行。

  皇上身着明黄龙袍,面带微笑,看起来心情很好,皇后则是穿着绣五彩金凤的正红朝服,头上的衔珠凤钗很是耀眼。

  三人入座之后,皇上很满意地看着跪着的众人说道:“诸位平身,今日是太后寿宴,朕甚为高兴,今夜不必拘礼,都入座吧。”

  “谢皇上!”忽然间,众人又像约好了似的,一边叩头,一边洪亮地齐声喊道:“恭祝太后娘娘千秋吉祥,祝娘娘福寿双全,王母长生,永享遐龄!”

  太后点点头,乐呵呵地眯起眼睛道:“好好,诸位一同举杯,祈福咱们大云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国运昌隆!”

  众人与太后举杯同饮,这才一一坐下,同时,无数身着粉色宫装的宫女手托水晶盘,端着飘香十里的珍馐佳肴入场,有各式山珍海味、玉液琼浆,还有翠绿欲滴的新鲜瓜果和点心,多不胜数。

  菜一道一道地上,悠扬的乐声响起,宫中的乐师们吹拉弹唱,数名妆扮妖娆、舞着彩带的舞姬旋转着入场,翩翩起舞。

  一曲舞毕,舞姬退下,第一个献艺祝寿的是韩丞相的孙女韩绮云,她弹奏古筝,乐声婉转悦耳,众人皆是如痴如醉。

  秦肃儿心里明白,这便是太子侧妃的人选了,韩丞相是两朝重臣,韩家又是百年大家,势力遍布朝野,将来太子登基也必定要继续倚重韩氏家族。

  别的不说,这个韩小姐倒是生得极美,分花拂柳的身姿,眼波似水,气质又沉静卓然,若为太子侧妃,可说是当之无愧。

  秦肃儿视线再一转,太子一脸的欣赏,而太子妃脸上挂着从容微笑,整个人散发着如兰似梅的气质,和平时一般举止有度,看不出情绪。

  第二个献艺的是柳大将军的一双侄女,姊姊柳若玉献舞,她衣袂纷飞,舞的是一曲《云想衣裳花想容》,伴乐的是妹妹柳若洁,姊妹两人都生得如花似玉,各有千秋,想来柳大将军打的主意是,不管太子看上哪一个都成,要是两姊妹能被太子看中都进了太子府更好,将来便是板上钉钉的两名贵妃了,对柳家的助益极大。

  秦肃儿又看了眼太子,他仍旧是一脸雷打不动的欣赏,跟刚才看韩绮云时没啥分别,叫人看不出他到底中意哪一个。

  “你觉得太子比较喜欢谁?”她压低了声音问身旁的萧凌雪。

  “那不重要。”萧凌雪嘴角翘了翘,低声回道:“皇上要削弱韩家的势力,而柳大将军过去十年功勋不小,因此太子会将柳氏姊妹纳为侧妃。”

  秦肃儿看着第三个献艺的敬国公嫡女,有些傻眼。“那今天这场大家心里有数的选妃大会是耍着她们玩吗?”

  “什么耍着她们玩?”萧凌雪失笑。“不过是过过场罢了,何况今天不过是刚开始,待太子真的登基了,到时还有两个皇贵妃的位置,人选是其他诸国的公主或郡主,那才真的是竞争激烈,诸国都想靠和亲来巩固地位,甚至会挑选绝色美女来充为公主,用尽心机、不择手段。”

  秦肃儿看着萧凌雪,突地有感而发地道:“幸好你不是继承者们。”

  萧凌雪扬眉。“什么继承者们?”

  “就是继位人选。”

  “皇兄确实说过有意让我继位,不过我并没有接受。”萧凌雪握着酒杯浅酌,他朝爱妻温柔一笑。“可能我早有预感会遇到你这个小醋醰子吧!连个通房小妾你都不能接受了,何况是三宫六院的嫔妃,所以很有先见之明的拒绝了。”

  秦肃儿在桌子底下的小手偷捏他大腿。“你是不是很羡慕太子能左拥右抱?”

  “怎么会?”萧凌雪反手握住她的手一笑。“齐人之福不是福,我很同情太子,要应付那么多女人,我只要一心一意对一个女人就好了,而那个女人也会一心一意的对我,所以是太子要羡慕我。”

  这话儿秦肃儿很是受用,她笑问道:“你这些情话都是去哪里学的?”

  “你说的是什么话?”萧凌雪啼笑皆非。“都是发自我的肺腑,不需要刻意去学。”

  秦肃儿的眸光不由自主的又回到太子妃脸上,端庄优雅的她,一个月里有二十天要孤枕独眠,那是何滋味?

  她很有自知之明没有太子妃的胸襟,萧凌雪说的不错,她连一个女人都容不了,何况是三宫六院,想到自己的丈夫还要和那么多女人上床,再有爱的心也爱不了,再多的感情也会磨灭,一个女人怎么可能去爱同时和其他女人上床的男人?这不人性,太不人性了,机械人才做得到。

  “肃肃,你在喃喃自语什么?”萧凌雪低声提醒,“专心点,别以为没人在注意你,母后可能就在看着你的举止。”

  秦肃儿连忙端正坐姿,拿起杯盏微啜一口,展现优雅端庄的亲王妃面貌。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