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医妻独秀 > 上一页    下一页


  萧凌雪额头上又爬满了黑线,他将爱妻搂进怀里,严肃地道:“听好,肃肃,你可千万不要去开导太子妃,若太子妃让你开导通透了,做出什么离经叛道的事来,在母后和皇兄面前,我可无法替你说话,我更无颜见太子。”

  她最擅长的便是说理,而且是歪理,却又叫人不得不去想,倪氏便是被她开导后自请下堂,还有,韩青衣多高傲的性子,在她面前却放下了身段,连冯敬宽那人精如今也对她誓死效忠,足见她说服人心多有一套了。

  “什么啊!”秦肃儿噗哧一笑。“你当我是什么卡内基吗?”

  萧凌雪脑门上顶着一个大大的问号。“卡内……鸡?”

  她好笑地道:“这有点复杂,一时半刻说不清,你若有兴趣,我改天再告诉你。”

  他忍不住轻叹道:“你脑中那些稀奇古怪的事,我这一生不知能否听完?”

  秦肃儿正色道:“当然听不完,我告诉过你的,不过是我那朝代几万分之一的杂事,会叫你目瞪口呆之事,我至今一样也还没说。”比如网路、飞航、达文西手术……太多太多了,全都能叫他不可置信。

  萧凌雪宠溺地刮了刮她的俏鼻,轻声道:“那我们相约来世再做夫妻,我继续听你说。”

  若问他如今有什么怕的,就是怕她哪天会忽然回到她的朝代去,那是他无法阻止的,因为连她自己也无法担保,所以更叫他惴惴不安,一颗心总是悬着。

  她没看出他内心的隐忧,笑道:“那恐怕咱们得做三世夫妻你才听得完。”

  萧凌雪用力握住她的手,一脸认真地道:“三世不够,我要与你做百世夫妻。”

  他这话让她一阵感动,粉嫩小嘴主动吻上他,灵巧的丁香小舌钻进他口中,热情纠缠。

  萧凌雪被妻子吻得热血沸腾,他搂着她纤细的腰,晕陶陶地说道:“若是咱们现在打道回府,会有人猜得出来咱们是要回去做什么吗?”

  秦肃儿感觉到他身体明显的变化,连忙放下搂在他颈子上的双手,嘴一撇,娇声道:“哎哟,我可不依,为了这身妆扮,可折腾了我一个多时辰,要我描眉施粉、梳髻穿衣的再弄一次,我可吃不消。”

  萧凌雪好气又好笑。“那你还挑逗本王?”

  她漫不经心地道:“只是吻罢了,哪里知道你如此没有定力。”

  “因为面对的是你,本王才没有定力。”他眸中笑意更深,大手不安分地在她身上游走。“好啊!看你多有定力。”

  秦肃儿被他挠痒,咯咯地笑,而在夫妻打情骂俏之间,宫门在望了。

  §第二章 寿宴生变

  虽然秦肃儿已听萧凌雪说过,太后的寿宴十分隆重,但亲眼看到时还是吃了一惊。

  今夜,皇城灯火通明,而举行宴会的吉星殿更是亮如白昼,地上铺着朱红色的嵌金丝地毯,整个大殿挂满了精巧的宫灯,琉璃烛台点着儿臂粗的龙凤红烛,一盆盆的牡丹花做为摆饰,共有红、紫、浅红、通白四色,当中还点缀着各色时令花卉,左右各三排的宴席几乎看不到尽头,一套一套皆是红木桌和紫檀木座椅,椅中铺着大红金线靠背,居中摆着雕龙长桌,后面放着一张龙椅和两把金交椅,是今日的寿星太后和皇上、皇后的位子,而她和萧凌雪就坐在左边下首第一张桌子,右边下首第一张桌子则是太子和太子妃。

  按照排行,左边下首第一张桌子坐的应是二皇子厉亲王和厉亲王妃,可太后最大,她要把嫡亲儿子和儿媳摆在离她最近的地方,谁也不敢有意见。

  这会儿,厉亲王和厉亲王妃坐在左边下首第二张桌子,对面则是厉亲王世子萧子毅和世子妃。

  这是秦肃儿第一次见到萧子毅,见他模样倔傲矜贵,与厉亲王彷佛一个模子刻出来似的,她无法从他们父子那笑盈盈的表情知道他们内心的想法,但她想他们肯定是不爽极了,厉亲王也是称太后一声母后,太后却把他的面子踩在脚下,是人都会不爽。

  “今日共设了六百席位,你们那儿有这样的盛宴吗?”萧凌雪啜了口酒,颇为自豪地问道。

  秦肃儿点了点头,心里想着,奥运。

  这排场得花多少银子啊?听说宫里在半年前便开始为今日做准备了,尚宫局还特别设计了一套仙桃献寿的餐具。

  上百名文武百官携家带眷,还有各国使节团一一入场,各国使团一到,就有太监唱名,好像在看颁奖典礼明星走红毯。

  “知道母后的寿宴为何如此铺张吗?”萧凌雪忽然问道。

  秦肃儿很是意外,转眸看着他。“你也觉得铺张?”

  萧凌雪笑道:“在座的有各国的祝寿使臣,这是展现财力的方式,让他们对大云的富饶叹为观止,这是压制各国的手段之一,皇上已邀请各国使臣参观明日的阅兵,这同样也是压制的手段,让他国知晓咱们大云兵强马壮,疆域广袤,物产丰富。”

  秦肃儿这才明白原来还有这些用意。

  萧凌雪又道:“咱们到他国出使时,他国也是同样做法,会对前去的使团展现各种能力,目的同样是为了不让他国小瞧了去。”

  秦肃儿实在对各国的分布地区有些迷糊,但她很好奇一件事。“那么,如今天下,咱们大云是排第几?”

  “自然是第一。”萧凌雪自信满满地道:“曾祖打下的江山,父皇固守之外又加以壮大,而皇兄登基之后,虽然主张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但一向把国防做得滴水不漏、固若金汤。”

  秦肃儿扬眉瞧着他。

  这人每次提到皇上总是露出这副引以为傲的神情,恋兄情节有点严重,不过这种话她就不必告诉他了,他是不会承认的。

  但话说回来,就是因为这样,他才会娶了原主,也才有了他们这一段的穿越姻缘。

  秦肃儿正拿起一块小巧的梅花糕想一口搁进嘴里,就听到殿外的太监拖长了音唱道——

  “皇上驾到!太后娘娘驾到!皇后娘娘驾到!”

  瞬间,大殿里静了下来,众人都不聊天了,赶紧从座上起身跪下接驾,恭顺低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