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医妻独秀 > 上一页    下一页


  萧凌雪不由得眉毛一挑。“我若是没空,自然会安排属下陪你去,总之,我得知道你的行踪,没得商量。”

  轻轻的叩门声响起,传来吉安恭敬的声音——

  “师父,孩子醒了,您要不要去看看?”

  吉安已离开太医院,秦肃儿收了他为徒,他尚未成家,如今也住在惠仁堂里,成了她的左膀右臂,她犯懒时,多半由他坐堂看诊。

  顾太医知道后十分羡慕,说什么也要拜她为师,可是让年过半百的顾太医叫她师父,她实在过不去,还是婉拒了,但她答应顾太医,随时可来惠仁堂走动,若有没动过的手术,也一定会通知他。

  “好!”秦肃儿扬声答道,很快的亲了萧凌雪一口,对他眨眨眼。“你喝盏茶等我,我跟你一块儿回府,好好地沐浴打扮一番,今晚的寿宴,肯定不会让你失颜面。”

  萧凌雪从几日前便一直耳提面命,太后寿宴不但文武百官和他们的家眷都会出席,还有各国使臣,最重要的是要替太子挑选两名侧妃,在大云朝的法制里,太子至多可以有四名侧妃,封号分别为东、西、南、北,根据封号来决定在东宫的处所,也算简单明了了。而将来太子登基后,她们也会跟着晋升为后宫贵妃,所以家世、外貌缺一不可,当然,能否助太子一臂之力的家世更为要紧。

  但她就不懂了,太子选侧妃与她何干?但萧凌雪说了,因为太子选侧妃,众官家千金都会精心妆扮,若她像平日一般淡妆随意,便会显得邋遢,他可不希望他的王妃在各国使臣面前逊色,尤其是大梁、大周的使臣素来与他交好,知道他成亲了,都说要见一见他的王妃,所以他希望她好好打扮,为他争面子。

  所以呢,一回到府里,秦肃儿便由着润青、多儿摆布了,又是香汤沐浴,又是香膏润发,把她弄得香喷喷的,好似她是今夜的主角似的。

  沐浴过后,换上一身绣着五彩百蝶争艳的紫云色朝服,多儿为她梳了飞仙髻,发侧别了小珍珠串制而成的珠花,头上戴了一支镶着夜明珠的金凤钗,整个人看起来更为美艳动人,但又不至於抢走主人家的锋头。

  萧凌雪看过了她的妆扮之后很是满意。

  秦肃儿同样打量着他,他身形修长,一身紫云色绣百蝶越谷锦袍,头上戴着束发嵌蓝宝石金冠,腰缠玉带,腰间垂着枚羊脂玉佩,整个人散发着贵气,如同一价值连城的玉器。

  她情不自禁脱口道:“好帅啊!”

  萧凌雪挑眉。“帅?”

  她笑盈盈的勾住他的臂弯。“我们那儿的说法,就是英俊潇洒之意,比如帅哥。”

  他望着她,温柔笑问:“那么,你们那儿盛赞女子极美如何说?”

  “正!”秦肃儿像个公主一样提起裙角,微微曲膝。“正妺!”

  “所以你就是正妹了。”萧凌雪点点头,又问道:“那么,像薛桦那种人该如何形容?”

  她的双眼顿时亮了起来。“鲁蛇!”

  他没听明白。“鲁什么?”

  秦肃儿很慢地又说了一次,“鲁、蛇。”

  萧凌雪不由得蹙起眉头。“好生怪异的说法……”

  她替他解惑道:“这是英语,你知道英语吗?大云朝可有西洋人来过?金发碧眼、高眉深目的那种?”

  他摇摇头。“大云尚未开放海禁,也无偷渡者,未曾见过异域人士。”

  “那太可惜了。”秦肃儿大叹道:“我本还想,若是遇上了,我可以秀一秀我的英语,保管让韩青衣再度目瞪口呆,对我佩服得五体投地。”

  不过随即她转念一想,就算开放了海禁,往来的也应该是欧洲人,不会是美国人,法语、义大利语之类的她可是外行。

  “他还不够佩服你吗?”萧凌雪哼道。“再让他佩服下去,他这一生恐怕不会娶妻了,任何女子与你一比,都入不了他的眼。”他至今仍视韩青衣为情敌,对韩青衣抱有浓浓敌意。

  “他眼光真高。”秦肃儿掩不了眸中的得意和笑意。“但他必须要知道,本王妃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怕是再也找不到像本王妃这样的女子了。”

  “在说什么?”萧凌雪被她这不伦不类的比喻逗笑了。

  润青、珊瑚、多儿见两位主子有说有笑的出来,三人眼里同时写着“一对碧人”四个大字。

  王府的马车已候着多时,两人上了马车,秦肃儿不免谈起今日寿宴的另一个目的——太子选侧妃。

  不知道替自己的丈夫挑选女人,会是怎样的心情?前几日她去东宫看君儿、佩儿时,她看太子妃倒是喜气洋洋,彷佛理该由她操办选侧妃这件事。

  也是,太子妃出身门名世家,自小便接受《女诫》、《女德》、《女训》等教养,又是将来的后宫之首,要掌管三宫六院,对於为丈夫选女人这档子事,自然要练就一身无悲无喜的度量了。

  可是……她就是会不由自主的替太子妃感到心酸,要送丈夫跟别的女子圆房,隔日还要接见那与她共享丈夫的女子,赏赐那女子,那会有多难受啊?

  萧凌雪看出她的心思,说道:“我知道你跟太子妃交情好,不过你不必为她担心,她已生下儿子,任何人也动摇不了她的地位。”

  秦肃儿凝眉。“我知道,但她也可能为了丈夫跟别的女人睡而难过……”

  “你当人人都是你吗?”他好笑的轻捏了下她的鼻子。“太子妃在十岁与太子订亲时便知道她的责任了,不仅她自己要为皇室延续香火,也要督促太子的侧室们一同为皇室开枝散叶。”

  肃肃说过,在她生活的那个朝代是一夫一妻制,任何一个男人,无论再怎么尊贵,在律法上都只能有一位元配,要她接受男人三妻四妾挺有难度的,不过他已应允她此生绝不会纳妾,即便她并无一夫一妻的想法,他也不会纳妾,这一生,有她一人已足够,他不需要别的女人,亦没有任何女人可以取代她。

  “你这样说,我更觉得太子妃可怜了。”秦肃儿长吁短叹地道:“她并非没有自己的感受,她只是被逼着去无视那些感受,去接受她身为太子妃的责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