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天神的爱意 >


  “快说。”藿萨依从来不是一个有耐性的人,更何况这一带是禁地,是王的猎区,为何会有这个擅入者?

  苒苒吸了口气,要自己别怕他,先镇定下来再说,他说华语,虽然口音声调跟她的有点不一样啦,不过那足以证明他是个人不是鬼,还是个东方人,既然大家都是黄种人,那她怕他干么?

  “我叫徐苒苒,你好。”她故作轻快的面露一个,她自认为友善又沉着的优雅笑容。

  她不是个随便的女孩子,素昧平生,她之所以会对这个神秘兮兮的陌生男子伸出友谊的双手,也是看在他身材高大,刚刚又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她身旁的份上,想必他对这里很熟,待会可以托他带她离开这里,免除她今晚要露宿荒野的机率。

  霍萨依的眉挑了下。“徐懒懒?”

  啧,难听的名字。

  “对,徐苒苒。”苒苒用力点了下头,保持兴味地问:“那你呢?你叫什么名字,是这里的人吗?”

  人们总是喜欢别人关注自己,这点心理学她还懂,多问问关于他的事,搞不好他一乐,待会不收分文就会带她离升这里。

  “霍萨依。”他轻描淡写的回答,对她的问题毫不关心,反而研究起她毫无带任何饰物,只有戴一只男用灰色潜水表的手。

  他牵起她的手打量,眉宇间窜进几分不悦。“你很穷吗?”

  “穷?”苒苒一脸莫名其妙,她的收入算是中上,老爸则是贸易公司的负责人,家里也有花园洋房一栋,她应该不算穷吧。

  霍萨依摇摇头,他不知晓他的领地里还有如此穷困的子民,连个宝石或手链也无,只得用这个死气沉沉的灰磁针当饰品,太不应该了,她是哪一族?龙或狼?

  不等她回答,霍萨依便接着问道:“你是哪一族?”

  明早与恶龙、赫奕打猎时,非好好数落他俩不可。

  苒苒先是一怔,随即恶狠狠的抽回自己的手,她板着脸道:“抱歉,霍先生,我不是原住民,我是台湾人,不过祖籍在河北。”

  她可是有点生气了,这人还真没有礼貌,她哪里像原住民了?她天生的白皮肤连SKⅡ的模特儿都比不上,他居然问她是哪一族?

  霍萨依思索着道:“河北?那你是龙族喽。”依附着摩那流域北边的子民都是龙族的人。

  苒苒受不了的瞪着他。“拜托,都什么时侯了,你不要再跟我鬼扯淡了好吗?我又冷又饿又渴又想上厕所,你也尊重一下,我可是受难者耶!”

  哼,枉费他衣冠楚楚,人模人样还帅得过分,原来是个油嘴滑舌的登徒子,尽会用些牛头不对马嘴又一点都不高明的话向她搭讪。

  霍萨依挑了挑眉,看来她不止贫穷,也没有什么礼貌。

  不过无妨,他可以理解人穷自然就脾气暴躁,他是高高在上的天王,他可以宽恕他每个子民对他的无礼。

  “你看什么看?”苒苒薄愠地恼瞪他,这个家伙,别以为女人好欺负,如果她发威,也是只挺凶的猫,到时侯他就会后悔惹到她了,哼。

  霍萨依深觉她瞪人的模样太可爱,于是他专心研判她,这才察觉到其实她并不娇小,还挺修长的,而她头发也不像他领地里的女人一般整齐修长,而是呈不规则的大波浪微卷,没到腰部,只到肩际。

  她的轮廓是甜蜜的心型脸蛋,浓密弯翘的睫毛下有一双撩人的大眼睛,樱桃小口教人想浅尝她的滋味,只不过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她的服装绝对惊世骇俗得于礼不容,而且还脏得很。她穿着一件白色衬衫,不过已沾满了尘土,衬衫的前三颗扣子完全没有扣,一条黑色皮革缠在她颈部做装饰,项坠是一颗淡绿色的小石头,这又再次印证了她的穷,而她下身则是穿着一条奇怪的天空色长裤,布料像足很耐磨似的,脚上是一双咖啡色的小靴子,虽然看起来潇洒出色,但却太没有女孩子家的样子了。

  她究竟是谁?哪里来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