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弃妇重选夫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五


  申太佑一阵紧张。“你找她有什么事?”

  裴馨也看着他,同样不知道他有什么事找她。

  申译时笑了笑,“我想请裴设计师晚上到我公寓吃饭,为她接风洗尘,同时也是表达对她这个雅迈第一功臣的谢意。”

  裴馨想到了不久之前的那个热吻,她的心跳随即不争气的加快了,脸也热了起来。

  邀请她去公寓是有别的目的吗?

  如果是要接风洗尘,找间餐厅就可以了不是吗?为什么要那么麻烦,邀她去公寓,还要自己做菜……

  “是啊,对公司有贡献,当然是要请,你的想法是很好。”申太佑嗯哼了声。

  “不过,到高级餐厅不是更好?公司的一级主管都一起去——”

  申译时淡定的打断了父亲的话,不疾不徐的说:“是凯萝要亲自下厨宴请裴设计师。”

  申太佑雪时笑容满面。“哈哈哈……是凯萝要亲自下厨请裴设计师啊?那太好了,听说她上过新娘料理学院是吧?那么手艺一定不一般,裴设计师有口福了。”

  既然准媳妇也在,那他就不需要担心了,正好可以让裴馨死心。

  申译时微微弯起嘴角,看着裴馨。“不知道裴设计师赏不赏脸?”

  各种道不明的感觉在裴馨胸口滞闷汇集,她掩饰着心中那巨大的失落。

  “我一定到。”

  裴馨看着梳妆镜里的自己。

  披肩长发松松地挽起,她化了高明的裸妆,戴上小巧的珍珠耳环,一袭白色雪纺洋装是她做的,只在腰际系了一条金色的细腰封,显得她苗条纤小的腰不盈一握。

  这是她打算在春季推出的商品,前世这种腰封流行过一阵子,她预估推出后也会大卖。

  不过,她盛装打扮是要做什么?是不想被孟凯萝比下去吗?

  就算她比孟凯萝美又如何?如今孟凯萝都已经是申译时的未婚妻了,她能改变什么?

  她真的不想要到隔壁去做客,她认为申译时只是想让她看看他们有多幸福、多恩爱、多登对,她懂,这是对她的报复。

  被一个自己深爱的人报复,是不是很可笑、很悲哀?

  要看着自己深爱的人跟别的女人卿卿我我,是不是很凄怆、很难熬?

  所以,她已经有心理准备了,今天晚上她将会很可笑、很悲哀、很凄怆又很难熬。

  她也并不是那么不知进退的人,毕竟活了两世,该知道的都知道了。

  明天她会提出辞职,不单单是因为她无法若无其事的跟他一起共事,还有另一个原因,她认为他也不想再看到她,那么要离开的人当然是她不是他。

  她只会辞职,但不会终止跟“倾梦”的合作关系,她还是会继续以紫玫瑰的名字为雅迈工作,因为她还深爱着他,他是她爱的人,她希望他过得好,她知道如果她在这时候退出“倾梦”,那么申为凡必定会想尽办法弄垮他,她绝对不容许那种事发生!

  虽然他不爱她了,甚至还恨她,但她并不恨他也不怪他,因为站在他的立场,他会对她产生误会也是正常的,而她并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让他释怀,又怎么能怪他不谅解呢?

  七点整,到了约好的时间,她带着礼物——一瓶昂贵的红酒,到隔壁按铃。

  等待开门的时间,她惆怅的看着密码锁。

  密码还会相同吗?明知道她晓得密码,应该早在三年前就换了吧……

  过了几分钟,门内一点反应都没有,也没有人来开门,她又按了一次铃。

  这次她手机响了,有简讯。

  现在不方便开门,自己按密码进来。

  裴馨瞪着那则简讯。

  为什么不方便开门?两个人在做什么吗?

  她又想起昨晚孟凯萝那“都准备好了”的暧昧之词。

  如果进去之后看到他们服装不整什么的,她就马上走,绝不多停留一秒,他也别想再把她找过来做客。

  她按了密码,竟真的与三年前一样。

  滴铃一声,大门开了。

  裴馨深吸了口气,走进去。

  怎么搞的?怎么是黑的,没开灯……

  她正惊疑不定时,玄关灯首先亮了,那幽柔的灯光打在她身上,她楞了楞,一阵花香扑鼻而来。

  她把红酒放在鞋拒上,脱下高跟鞋走进去,一盏盏壁灯跟着逐一亮起,电动窗帘忽然缓缓往两侧移动,窗外是满天星斗。

  裴馨往里走,一眼看到客厅的沙发被移开了,许多桃红色蜡烛排成了巨大的心型。

  跟着,水晶灯亮起,她看到室内到处都是一束一束的玫瑰花和可爱的泰迪熊玩偶,显得温馨又浪漫。

  公寓里至少有三千朵玫瑰吧,难怪她一进来就闻到浓郁的花香。

  这是怎么回事?要她来见证他们的浪漫爱情吗?他是要在她面前向孟凯萝告白吗?这对她是不是太残忍了?

  再怎么对她不满、想报复她,也不该这么做吧……

  “我爱你——”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