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弃妇重选夫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三


  他冷淡的说:“上车吧!及正都要去公司。”

  “不用了,我再上去找钥匙……”

  “想迟到吗?”他看了她一眼,视线扫过她手中的戒指。“今天总裁会到雅迈巡视,八点要跟所有人一起开会。”

  裴馨下意识的也看了自己手上的戒指一眼,暗自懊恼没摘下来。

  他都有未婚妻了,自己还戴着他送的定情戒指显得狼狈又可笑,于是她连忙摘下来,放进皮包里。

  申译时仿佛没看到她摘戒指的举动,说完,他径自上了车,关上车门,发动车子。

  裴馨隔着车窗看着面无表情的他,她犹豫了一下,还是上车了,因为她也有很多事要问他,能有机会跟他单独相处再好不过。

  车子流畅地驶出了停车场,上班的尖峰时间,路上车子就是很多,塞车也是必然的。

  裴馨反而希望塞车,可以多点时间跟他相处。

  他一直没有开口,只专心的开着车,她润润嘴唇先开口了。“你昨晚开着这辆车到我父母家附近去了吗?”

  她心跳怦怦的等着他回答。

  他只是淡淡的,依然没什么表情地说:“你呢?又为什么在阳台上哭?还哭得很难看。”

  “真的是你?”裴馨吸了口气。

  “你还没回答我。”他哼了哼。“你在哭什么?”

  “因为你。”她幽幽的说。“看到你有未婚妻,我很震惊。”

  “震惊吗?”他嘲讽的扬起嘴角。“难道我不能有未婚妻?”

  裴馨转眸,深深的看着他。“我们……结束了吗?”

  “当然。”申译时冷冷的说:“在你莫名其妙跑去留学的时候就结束了。”

  她像是被当头敲了一棒。“你为什么不等等我,只要等等我……”

  “等你?说得过去吗?”他铿锵有力的质问:“等到什么时候?你有告诉我归期吗?你有跟我商量吗?不要找你、不要跟你连络是什么意思?不就表示你要结束我们的感情?留学就必须断了音讯吗?留学就不能跟人在台湾的男朋友连络吗?还是我强烈及对你留学了,所以你要这么做?”

  如果不说出他父亲找过她、威胁她的事,那么她真的无话可说了。

  虽然被他咄咄逼人的一席话逼得无话可说,她还是不能说出他父亲的事,他们父子好不容易破冰了,不能因她再起事端。

  半晌之后,她只吐出了三个字:“对不起……”

  是她对他们两人的感情太有把握了,是她认定了纵使她一走了之,纵使她断了音讯,他也会等她回来。

  “不用对不起。”他的语气极其冷酷。“七岁那年,一夜之间我失去了父爱,被远远的送到英国,三年前你一走了之对我不算什么,我不习惯祈求,对你或者对我父亲都一样,要走的留不住,我早己深刻体认到这一点。”

  她的心咚地一沉。“所以你连找都没找过我?”

  原来他是这么想的,他把她跟他父亲的行为划上了等号,原来当他看到她的简讯时,他就封闭起自己的心,并且深深的恨她了。

  而她,她什么都不知道,还一心要进化自己,为他们的未来而努力。

  当她在寒夜中一张又一张的画着设计稿时,满心都是他,想到自己的设计能对他有帮助,能帮他嬴过申为凡,她就甘之如始。

  她好傻,都不知道他在恨着她……

  “当你做出离开我决定的瞬间,你已经不值得我找了。”申译时的欢眸像是深潭,漠然的回答。

  裴馨的面孔瞬间刷白了,她的心比刚刚沉得更深,掉进了无底洞。

  她说不出心里有多刺痛,好像有几千只、几百万只蚂蚁同时在啃蚀她的五脏六腑,她痛得想叫出声来。

  他忽然靠边把车停了下来。

  裴馨不知道他突然停车做什么,她不敢说话,怕一开口就会哭出来。

  申译时也没看她,他径自下车,大步走进一间花店里,出来时,手上有一束红玫瑰。

  看着他买花,裴馨又重新燃起了希望,她振作了起来。

  那花是要送她的吗?

  他刚刚说的那些狠话都是气话而己,对吧……

  申译时上了车,他把花搁在后座,重新发动车子上路,车子往公司驶去。

  裴馨重重的失望了,花不是给她的,花是孟凯萝的。

  她茫然的瞪着车窗外,经过一间熟悉的咖啡店,那店外,是他们初吻的地方,他在车里吻她。

  怎么觉得好像昨天的事,其实很遥远了。

  公司到了,申译时停好了车,他伸臂拿起后座的花束,不等他开口,裴馨自己开门下车了。

  她站在电梯口等电梯,申译时拿着花束随即也到了,就站在她的旁边,即便不开口,她也感受得到他身上的怒火。

  裴馨希望有别的同事一起等电梯,可是却连个都没有,进了电梯也是,只有他们两人,而且竟然一路到达办公楼层都没有人进电梯。

  出了电梯,正当裴馨要往自己办公室走的时候,申译时冷冷的说:“昨天我从社雪丽那里知道了一些有趣的事。”

  说完,他便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裴馨心里一惊,连忙跟上去。

  “是什么事?总监跟你说了什么?”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