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弃妇重选夫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


  如果他的未婚妻知道那是她亲手做给他的西装,一定会想杀了她,也会怀疑他们的关系。

  “那是我做的。”她其实感觉有些头晕,但她努力维持着表面的平静,缓缓走过去。

  孟凯萝颇为意外的看着她。“你做的?”

  “是的。”裴馨清了清喉咙。“雅迈向来以女装为主,我认为是发展男装的时候了,所以做了套样品,想请申总看看发展男装品牌的可能性。”

  孟凯萝笑了。“紫设计师你还真用心耶,才刚回国就这么投入工作,难怪那么受欢迎了。”

  裴馨看着孟凯萝。“不好意思,我姓裴,我叫裴馨。”

  这个女孩太亮丽了,而且一点都不讨人厌,甚至是挺可爱的,有种纯纯的、甜甜的味道,以及全然的自信。

  那是出自彖门的自信,是浑然天成的,是她这个重生女望尘莫及的。

  “哦!裴设计师啊。”孟凯萝吐了吐舌头,笑道:“因为紫玫瑰太出名了。”

  申译时忽然插话道:“多亏了裴设计师,‘倾梦’才能有今天的成绩,我才能扬眉吐气,你要对裴设计师客气点。”

  他那半训半挖苦的语气,令裴馨感到刺痛不己。

  “我有对她不客气吗?”孟凯萝诧异的眨了眨眼。

  “申总言重了。”裴馨勉强笑了笑,努力撑着。“那么我们稍后再讨论男装的可行性,我先回办公室,打扰两位了。”

  没人留她,离开要关上门的时候,隐约听到孟凯萝在问:“晚上是几点的音乐剧啊?你明知道我没有艺术细胞,不去不行吗?”

  申译时回道:“不行,是永真基金会方女士的女儿办的音乐剧,我们怎么也要去露个脸。”

  “好烦哦!”

  “看完音乐剧,买冰淇淋给你。”

  “真的?”

  “难道我会骗你这种事?”没必要听了,那属于情人间的对话。

  她悄然关上门,控制许久的泪水潸然滑落。

  她以最好的面貌回来了,他却不再是她的。

  一桌子都是裴馨爱吃的菜,她却吃得没滋没味,心不在焉,也吃得不多。

  其实她今天不想回家,她只想独处,是被母亲硬叫回来吃饭的。

  她母亲把杜在明也叫来了,加上英绮,弟弟跟女朋友小青也回来了,一家子围着饭桌热热闹闹的,很有个样子。

  三层楼的独栋洋房也是杜在明做的室内设计,与她办公室的新颖时尚不同,家里是日式的温馨风格。

  饭后,大家在宽敞的和室泡茶、嗑瓜子,边看搞笑的综艺节目边聊天,因为裴馨跟杜在明都想喝咖啡,所以朱英绮又煮了一壶咖啡,还切了小青买来的蛋糕,一家和乐融融。

  裴馨捧着马克杯,坐在榻榻米上,看着眼前的画面。这正是她梦想中的幸福,簇新的房子、健康的家人、她的好友,她该满足,但她的心却感觉空空的,好像快要枯死一样。

  前世,当她真正要死时,她也没有这种感觉,那时只感到恐惧。

  前世,当她被逼离婚时,她也没有这种感觉,满腔有的只是愤怒和不甘心。

  此刻,她的心像被挖了个大洞,而她找不到方法修补……

  “……那家伙竟然拿了根木棍出来要跟我们理论,明明是他不对啊,幸好巡逻警察刚好到了。”何彩玉余悸犹存的描述。

  裴尉听得心惊肉跳。“真的是太危险了!”

  裴馨这时才回过种来。“妈在说什么?”

  裴尉蹙着眉头道:“爸妈出门做生意时,跟一辆小货车擦撞,也没什么事,对方竟拿木棍出来要打他们。”

  杜在明也一脸凝重,不断摇头。“伯父伯母实在不应该晚上出去做生意啊,半夜酒驾最多了。”

  “是啊,我老早就有这个想法了。”裴馨很快的说:“爸妈把大市场的生意结束吧,我想开间咖啡馆,就由你们和英绮一起经营。”

  她依然要求全家人每半年做一次健康检查,就在半年前,她爸爸检查出了癌细胞,但只是初期而己,医生说恢复率非常高,让她安心不已。

  前世,她爸爸因为忙着做生意,错过了发现癌症的时机,最后,被癌症折磨离世,这一世她总算阻止了这件憾事发生。

  而当时,她便已经要父母停掉大市场的生意,但他们说没做事会无聊,人反而容易生病,她也就依了他们。

  但现在,还遇到这么危险的事,她既然有能力负担家计,就绝不能让他们再有任何风险。

  朱英绮眼睛一亮。“赞成!一百个赞成!”

  八成是因为她对开咖啡店有兴趣,裴馨才会有此提议,果然靠山山倒,靠朋友最好!

  “可是……”裴永霖跟何彩玉都很犹豫。他们哪会经营什么咖啡店啊!

  “不要可是了。”裴馨果断地说:“明天就把大市场的生意做个结束吧,我会托房仲找适合的店面。”

  裴尉马上附和:“是啊,听姐的。”

  “但是……”

  裴永霖才一张口,裴馨马上说道:“小尉总要结婚吧?要谈婚事的时候,你们觉得小青的家人会喜欢市场摊贩亲家,还是经营咖啡店的亲家?为他们着想的话,你们就不要再固执了。”

  “你说的……也对。”两人妥协了。

  女儿越来越像一家之主一不,女儿根本己是一家之主。

  这三年来,她负担了弟弟的学费,也汇了生活费,还给家里换了房子,要求他们做健康检查,还一个人跑去纽约留学,事事有定见,早不是以前那个没主见又耳根子软的女儿了。

  就在他们感触良多时,裴馨又开口了。“等小尉能执业时,我计划在咖啡馆旁边帮他开医美诊所,跟咖啡店结合,做复合式的经营,让诊所的客人也在咖啡店消费,还计划开第二间分店、第三间分店、第四间分店。”

  所有人听得一楞一楞,他们心中同时浮起四个字一天方夜谭。

  虽然裴馨现在已经是雅迈集团的首席设计师,但开一间又一间的复合式医美诊所咖啡店,那怎么可能?她又不是什么企业家、经营之神!

  可奇怪的是,另一方面,他们又被动摇了,觉得裴馨不是说说而己,她真的有那能力做到。

  “总之,先从咖啡店做起,你们商量商量细节吧,我出去透透气。”

  裴馨端着马克杯起身,耳边和室里面开始七嘴八舌,热络的讨论了起来。

  她走到客厅,打开阳台朝马路外的落地门,走到阳台,关上落地门,也将一室的喧哗关在身后。

  外面,夜凉如水。

  夜风透着凉意,还有层薄薄的雾。

  她捧着咖啡,倚着栏杆,夜风不时吹拂起她的发丝。

  她无心无绪的看着安静的街道,路灯下,一部新型的白色宾士停在那里,面朝着她的方向,车牌号码跟她的生日一样,真巧……驾驶座里好像有个人,不下车在做什么?在等人吗?

  那么,有在等她的人吗?

  她的心又难受了起来。

  他跟孟凯萝看完音乐剧了吧?

  看完音乐剧之后会做什么?去他的公寓吗?孟凯萝会在那里过夜吗?然后,他们会上床吗?

  是啊,当然会上床,有哪对未婚夫妻在婚前不会上床的?

  但是!这些想法快把她逼疯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