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弃妇重选夫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五


  可是,她不怪他,他会把她找来,表示他还关心申译时,她为申译时高兴,他一直以为父亲眼里没有他……

  “总之,离开我儿子,你会不会成功,那是以后的事,现在我只看到你在妨碍他。”申太佑把桌上一个信封往她面前推,粗声说:“这是一千万,我相信你是聪明人,这笔钱足够你跟你家人生活,搬到我儿子看不到、找不到的地方去,若你真的成功了再回来。”

  裴馨挺了挺背脊。“伯父,我会当做没看到这笔钱,请您收回吧!”

  申太佑有些恼怒了。“所以你是说什么都不肯离开我儿子是吗?”

  她点点头。“是的,我不会离开他,因为我爱他,我会在他身边,除非他不需要我了,否则我会一辈子在他身边。”

  “是吗?”申太佑冷笑。“你应该听过译时不是我亲生骨肉的传言吧?恐怕连他自己也那么怀疑。”

  裴馨有些讶异他会在这时候忽然对她提起这件事。

  “您知道他因为这件事有多痛苦吗?”

  “事实上,译时是我的亲生骨肉。”申太佑脸上出现了一抹古怪的神色。

  “在他高三时,我私下做了亲子鉴定,报告的结果,他是我的亲生骨肉。”裴馨又是惊讶又是错愕。

  虽然亲子鉴定可以厘清事实的真相,但做的同时对两人就是一种伤害了,申译时曾说他没有勇气做,如今他的父亲做了。

  他知道了之后,会很伤心吧?会痛恨吧?即便证明了亲子关系,他还能面对自己的父亲吗?

  想着,她的心都揪痛了。

  “其实,我从来没怀疑过译时不是我的儿子。”申太佑沙哑地说:“把他送走是在盛怒之下做的决定,我那时已经失去了理智。送走他之后,我每天都在后悔,但我拉不下脸接他回来,他母亲最终也郁郁寡欢、忧郁而死,这让我更无法释怀,我不能原谅她的死,也无法去亲近没有任何错的译时。”

  裴馨急急的问:“既然您没怀疑过他不是您的亲骨肉,那么您为什么会做亲子鉴定?”

  申太佑咬牙切齿的说,“那个人,也就是他母亲日记里记载的初恋情人,那个家伙听到译时非我亲生的传闻找上门来,他向我要儿子,也向我要钱,因为不想与那种人多做纠缠才会做了鉴定。”

  原来如此!裴馨松了口气。不是因为不相信才做的,太好了,真的太好了!

  她真挚地问:“伯父,这些事,您为什么不告诉他?我想他比任人都迫切的想要知道这些!”

  “你以为我没想过吗?我一天想了不只上百次上万次。”申太佑痛苦的说道:“打从我一怒之下把他送走,就同时断送了我们的父子情,我怎么也没想到他再回来时己变了一个人,他冷漠得令任何人都无法亲近他,他像块冰,他不谅解我收养了个没血缘关系的孩子,他以为我收养那孩子是来取代他的,其实当年那么做,只是做给他母亲看,我想让她难过、让她心碎、让她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孩子被送走,住进来一个没血缘的孩子,我想让她看了痛苦,所以才会收养那孩子。”

  他也不知道自己这些从来没能对旁人启齿的痛苦,为什么能在眼前这小丫头的面前轻易的说出来。

  裴馨很无言。她还能说什么?

  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

  即便他是错的,出发点却是因为太爱妻子了,因为爱,才会被恶魔一时蒙蔽了欢眼,一错再错。

  她急切地说:“伯父,一切还来得及!现在就请您把全部的事都告诉他吧!往后还有很长的时间可以修补你们的父子情!我相信他一定会释怀的,因为他也是爱您的!”

  申太佑微微一愣。

  这丫头说那小子也是爱他的,她是这么说的吗?

  看来,这个丫头跟他想的不一样,不是为钱才接近他儿子的。

  然而不管怎么说,身份不相配就是不相配,他今天是来赶走她的,不是来认同她的,他必须搞清楚这一点!

  他刻意清了清喉咙。“这全都要看你怎么做。”

  “看我怎么做?”裴馨一脸疑惑。

  “对,看你怎么做。”申太佑不苟言笑地说:“如果你答应在你成功改造自己之前离开他,不要出现在他面前,那么我就会把我告诉你的这些都告诉他,如果你坚持赖在他身边,那么我一个字都不会说。”

  “伯父!”裴馨有些生气了。

  做错的是他这个长辈,要弥补的也是他,可是他竟然拿这个灭胁她?她觉得好荒谬。

  “或许你会说:‘你不讲,我也可以告诉他。’但是他会相信吗?单凭你的一面之词,他只会认为你是为了让他好过才编了那些话,再者,没有我出面,外界会认同他是我的亲骨肉吗?不会!”

  申太佑越说越慷慨澈昂,“你是要满足自己个人的私欲,留在他身边,还是要让我亲口告诉他事实,消除他长年的痛苦,让他从此可以理直气壮的抬起头来?你自己选吧,丫头!”

  裴馨紧紧握着拳头,脸色由红而白。“只要我成功了,有价值了,那么我就可以再回到他身边了是吗?”

  申太佑爽快地说:“是啊!只要你成功了,你当然可以回到他身边,到时我也没理由及对。”

  他打从心里认为她在说大话,根本没把她放在心上。

  “但您说已经为他安排了门当户对的相亲对象。”裴馨字字斟酌。

  申太佑一派无所谓。“那好吧!为了让你安心,我答应你,直到你功成回来力止,不会安排相亲对象,不会逼他结婚,但他自己爱上别人可就不关我的事了,这点你要记住。”

  “只要我离开,您就会对他说出事实,并且公诸于世,对吗?”她表情严肃的确认着。

  看到她苍白的脸色,申太佑心里很不舒服,他老大不痛快地说:“对,只要你离开,我就会马上告诉他所有事实,会把亲子鉴定的结果给他看,也会登报证实我们的父子关系。”

  裴馨定定的望着他。“伯父,您今天威胁利诱要把我从您儿子身访赶走的这件事,我就当成您是因为爱您儿子的关系,所以才要我走。”

  申太佑发现自己对眼前的丫头越来越有好感了,虽然他要赶她走是事实,但她却看到了他爱儿子的另外一个事实。

  申太佑!你今天是来棒打鸳鸯的,不是来对不满意的媳妇人选产生好感的!你得搞清楚这一点!

  他粗声粗气的说:“我当然是爱他的,他是我唯一的儿子。”

  裴馨毅然袂然的起身。“我知道了,我会离开的,等我离开之后,希望您遵守约定。”

  申太佑忽然有点失落,第一次有了这种达成目的却没有爽快的感觉,他皱着眉头问:“你什么时候要走?”

  “给我一点时间吧!”她瞬了瞬眼眸。“总要有个理由才能分手。”

  “今天的事……”

  裴馨清澈的眼眸直视着他,朗朗接口:“今天的事,希望只有伯父跟我知道,即便我成功回来之时,也不要告诉他,我不希望他因此而对您不谅解。”

  申太佑瞪着她。要命!她怎么就这么善解人意、讨人喜欢,让人厌恶不了?她怎么就不毛毛燥燥的无理取闹?

  裴馨已经离开了,她不知道申太佑对她的想法,她只知道自己刚刚做了一个残忍的决定一她要跟申译时分手。

  她告诉自己,这个决定是为了他好,当他知道自己是申家的骨肉,当他知道他父亲的爱,他的人生从此会截然不同,不必再背负那沉重的阴霾,否则即便她在他身边,他的人生也不会圆满,心中的黑洞会一直存在,时不时便出来啃蚀他的心,让他无法真正的快乐。

  反正,她会回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