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弃妇重选夫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四


  她还记得这个年轻人叫杜在明,在咖啡店见过一次,没忘记是因为那天是她与申译时的初吻。

  说起来她要感谢杜在明,如果不是受到他的刺激,她跟申译时也不会有进展,现在恐怕还在原地打转,毕竟申译时那人是不懂得表达感情的啊,现在则好多了,常会对她说我爱你和谢谢你。

  “你们认识?”杜雪丽兴味浓厚的看着他们,眼光不停的在他们身上来回打转着。

  她很喜欢裴馨,从她的外表到她的态度都喜欢,如果是她当弟弟的女朋友,她举双手双脚赞成。

  “只是一面之缘。”裴馨拿起手提袋和包包,对杜雪丽点点头。“我先走了,总监,我们下次见。”

  想到包包里那张面额一百万的支票,裴馨就开心得想哼歌。

  她要赶快帮爸爸安排健康检查,有了这笔钱,父母对于弟弟要读医学院也不会说什么了。

  这只是开始,若要致富,她需要更多资金,她知道二〇一一年的金价会走到高点,她也不需要做什么投资了,只要买金子放着等高价时出脱就可以。

  同样的,这些都需要资金……

  裴馨边走边想,走到大楼接待处时,突然接到了申译时的电话。

  他是不是在大楼里看到她了?

  她本来是想保密自己得到雅迈服装设计比赛的奖金,以及即将为雅迈设计时装的事,想等服装开始销售且成绩斐然之后,再给他一个惊喜的……

  “你在哪里?”申译时在手机那头问道:“晚上能不能向酒吧请假?我最好的朋友生了女儿,要请满月酒,我想带你一起去。”

  原来不是看到她才打来的,裴馨松了口气。“几点?”

  “六点去接你。”

  裴馨看了眼手表。“好。”现在才四点,她还有时间回家换衣服,若来得及,她想做套婴儿衣服当贺礼。

  她走出雅迈集团大楼,正想要搭计程车回家比较节省时间,一名戴塞镜的黑衣男子朝她走近。

  “是裴馨小姐吗?”

  裴馨警觉的看着他。“有什么事吗?”

  光天化日之下,又是在公司的大门口,且又人来人往的,这个人应该不会对她怎么样吧?

  那人推了推墨镜,语气强硬地说:“申总裁要见你,请你跟我走一趟。”

  裴馨坐在雅迈饭店一楼总栽室外的会客室里,茶都已经喝完一杯了,还不知道她要见的人在哪里。

  既然没时间见她,为什么要把她找来,要她在这里枯坐干等,内心态忑不安?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眼看就要五点了,申译时六点会到她家里接她,她必须赶回去才行。

  正当她决定走人时,秘书进来客气道:“总裁回来了,请裴小姐过去。”

  裴馨把手机关了,深吸了口气,站了起来,抬头挺胸地跟着秘书走向总栽室,眼神是澄澈的、坚毅的。

  她不许自己像只胆怯的雏鸟,只有外表是二十岁的她前来,很明白这样单独见她代表了对方不会接受她。

  她沉静的跟着秘书进入总裁室,映入眼里的办公室比她家还大,又大又豪牮,一组咖啡色的大沙发靠墙摆放,两面落地玻璃窗,窗外有松□等树木造景,还可以看到饭店的入口,有一组可容纳十五人的马蹄型会议室,说明了申太佑喜欢在自己办公室把下属叫来开会。

  一个约莫六十岁、衣着考究、种态严峻的男人坐在沙发里,他手里拿着烟斗,打从裴馨走进来,他就一直盯着她,那目光就好像要把她看个透澈,让人浑身不自在。

  “总裁,这位就是你要见的裴小姐。”秘书恭敬地说。

  申太佑看着裴馨,撇了撇唇。“你坐下。”

  裴馨没有马上坐下,而是走到申太佑面前,恭敬的鞠躬之后,她抬起头,朗朗清眸看着他,不卑不亢地说:“初次见面,您好,我叫裴馨,谢谢您邀请我来。”

  申太佑颇为诧异的看了她一眼。这丫头年纪小小,还挺有胆识的。

  她坐下后,秘书很快送来一杯茶水,又很快退下了。

  “我也不跟你拐弯抹角了。”申太佑深沉的开口了。“离开我儿子,我已经替他安排了门当户对的对象。”

  裴馨早知道是这样的结果,她没打算因为几句话就退缩。“伯父,您还不认识我,不知道我是怎么样的人,等您了解我之后,或许您会对我有不同的看法。”

  申太佑吸了口烟,倨傲地说道:“你是怎么样的人,你的人品人格如何,那一点都不重要,我只问你一句,你认为堂堂雅迈集团跟市场摊贩结为亲家,这有可能吗?”

  裴馨垂下了眼眸,恭敬地说:“我知道那并不适当,您会被外界议论。”

  他哼了哼。“算你还有自知之明。”

  她忽然抬头直视着他,缓缓说道:“伯父,我无法改变我的出身,无法成为来自名门的千金名媛,但是,我可以改变我自己,我可以用我的双手创造一切,成为一个配得上您儿子的女人。”

  申太佑的声音从鼻子哼出道:“还说你有自知之明,搞了半天,原来你听不懂人话啊!”

  裴馨见他说话如此不客气,她语重心长地说:“伯父,一个门当户对的对象,或许能让您炫耀您的亲家,强化你的事业版图,但对您的儿子来说,他要的只是一个爱他、而他也爱的女人而己,一个能令他幸福的女人而己,那些是家世背景无法做到的。”

  “什么爱?不懂吗?你会成为他的绊脚石。”申太佑讽刺的眯起眼,没好气地说:“他弟弟的未婚妻是水泥大亨的女儿,岳家财力雄厚,又有丰沛的人脉,未来能给他许多帮助,你呢?你那种家庭能给他什么帮助?不过是让他沦为上流社会茶余饭后的笑柄。”

  裴馨突然瞬也不瞬的看着他。“如果我自己就能给您的儿子帮助呢?”

  申太佑嘴角冷鸷地一抿。“区区一个市场菜贩的女儿,你能够给我儿子什么帮助?别笑掉人家大牙了,说大话之前也要秤枰自己斤两再说。”

  “伯父——”裴馨诚恳地说:“只要您给我几年的时间,我就会把自己变成能够给您儿子帮助的女人,也会让自己成为让您不丢脸的媳妇,我会凭自己的双手打造您要看到的一切,不论是财富、势力或身份地位,我会靠自己创造出来,能够让您引以为傲。”

  “是吗?”申太佑吸了口烟,不置可否的打量着她,眼底不着痕迹的闪过一抹兴味。

  一个小小的女大学生,毫无家世背景的平凡出身,她凭什么在他这“商界黄金铁人申太佑”的面前胸有成竹的说这些话?态度还不卑不亢的,是本来胆子就这么大吗?他倒好奇了。

  “请您相信我。”裴馨的语气万分真诚。“我以我的父母向您保证,我会做到我说的每一句话。”

  申太佑挑了挑眉。“既然你这么有把握、有信心,那么等你成功之后,再出现在我儿子面前吧!”

  裴馨迎视着他的目光,问道:“您这是什么意思?”

  他不假思索的说:“意思就是,你把你自己变成对我儿子有帮助的女人之前,不要出现。”

  她在心中叹了口气,郑重地说道:“伯父,我不会离开您的儿子,我会一直陪在他身边,同时努力让自己成为站在他身边毫不逊色的女人。”

  “是啊,你当然会这么说。”申太佑嗤之以鼻地问:“如果你成不了呢?那你岂不是会一辈子赖在我儿子身边,一家人全死皮赖脸的靠他过活,还让他因为你而成为笑柄。”

  “我已经对您说过了,我一定会做到,以我的生命起誓。”她真恨自己现在还没有力量,得不到申太佑的认同。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