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弃妇重选夫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九


  裴馨被他征服了,她眼里浮现笑意,甜蜜的叹着气。“你是不是搜寻过女人最想跟男友做的十件事?据说女人最想跟男友逛超市。”

  “我没搜寻过,我只是想对我的女人好而己。”申译时紧紧的握了握她的手,眼神温柔而宠爱。

  “你可能不大了解男人的想法,我跟天下所有男人一样,对于一个女人把最纯洁的身体献给自己会产生莫大的狂喜,想把一切最好的都给她。”

  裴馨感谢自己是重生后才遇见他,得以用最纯洁的面貌与他相遇。

  她对他露出一抹羞涩的微笑,柔声说道:“其实女人跟男人一样,对于自己交付身心的男人,会产生莫大的依恋,想为他做任何事。”

  “我多喜欢听你说这些话啊!”申译时一把将她揽进了怀中,嘴唇一下子堵住了她的唇,缠绵细腻的吻她。

  裴馨心跳着,她软绵绵的瘫在他怀里,不由自主用双手抱住他的颈子,暧暧甜甜的感觉搰过心间。

  申译时温柔的拥抱着她,嘴唇滑到了她耳边,在她耳畔低语:“我爱你!”

  裴馨大大的震动了。

  即便是前世,她也没有听过我爱你三个字。

  “我也是……”她的眼光如酒,双颊如酡,低声叹息,“我爱你。”

  爱人和被爱都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现在她同时拥有了。

  裴馨在申译时的公寓住了几天,他成了她的专属司机,早上送她去学校,晚上去接她。

  她向酒吧请了几天假,其实手也已经没什么大碍了,但申译时不放她走,硬是把她留下来。

  一想到自己若回家了,家里有爸妈还有弟弟热热闹闹的,若是回宿舍也有英绮和其他同学做伴,可是她一走,他的公寓就会变回冷冷清清,只有他一个,怕是连开伙也懒了。

  只要想到这个,她要走的步履就停顿了。

  当然,跟他这样腻在一起很幸福很快乐,但毕竟名不正言不顺,心里总有些忐忑。

  她希望以自己最好的面貌与他在一起,这点坚持仍没有变,如果她继续心软的住下去,那她要做的事就不能实现了。

  所以她决定,今晚就对他说她要走,这也是为了长久打算。

  “辞职的事,你考虑过了吗?”在学校接了裴馨往餐厅的路上,申译时旧事重提。

  “我不是说说而己,如果你辞职了,你的生活费我来负担,如果你觉得这样不好,你可以毕业后再慢慢还我。”

  他真不想他的女人在酒吧工作,虽然蓝晶酒吧是高级酒吧,闲杂人等进不去,但免不了遇到喝醉的男客,他可不愿裴馨被其他男人碰一根手指头,即便是她端酒给男客,他想起来都不痛快。

  裴馨一笑。“其实,我舍不得离开酒吧是因为舍不得同事,不是因为薪水,我爸妈早说过要我辞职了。”

  “舍不得离开同事?”申译时看了她一眼。“那个同事不会是男的吧?”

  她失笑道:“是女的,她叫陈映欢,对彩妆很有天分,你们公司想不想栽培一个有潜质的彩妆师呢?”

  “等时装部门站稳脚步再说吧!”申译时不置可否的说。

  裴馨点点头。“说的也是。”

  从他口中,她对他的工作也有些了解了,与她知道的一样,雅迈集团的总裁是他的父亲申太佑,主导饭店事业体,他是行政总经理,他父亲的养子,小他一岁的申为凡是执行总经理,管理时尚事业体,两个人的地位相当,一个负责品牌“倾梦”,一个负责品牌“优莉”,竞争着接班人的位置。

  由此可知,他父亲对养子的信任与重视凌驾在他这个亲生儿子之上,更何况那个养子还跟他父亲住在一起,慇勤侍奉、随侍在侧,及而是他这个亲生儿子住在外面。

  她没见过申为凡,但对他没有好感,前世从程其宇那里陆续得知申为凡经常私下向厂商要回扣,还找朋友当人头成立工厂,把雅迈的订单给自己的工厂做,还偷卖库存时装。

  奇怪的是,那样的人,精明的申总栽却没有看出来,甚至在她前世当时,他还削弱了申译时在公司的权利,集权于申为凡。

  裴馨暗自讶异、不解与沉吟,最后得到一个结论:这表示申为凡一定对申总裁下了很多工夫,也可能从中挑拨申译时与父亲的感情。

  但是,关于申为凡的种种,她却不能对申译时说,那是她前世所听所闻,这一世的申为凡究竟是何种人,要见过了才知道。

  餐厅到了,是一间名为“皇后”的西餐厅,光是城堡外观就很吸睛了,低调的入口前是停车场,停满了名车,有专门的接待人员带路。

  由大理石回旋梯到地下一楼,黑濛濛一片,光线昏暗异常,首先见到一个大型酒窖,总共有四面玻璃酒拒,华丽尊贵尽显其中。

  裴馨不知道是来这种地方,她看了看自己身上随便的穿着和便宜的包包,站在西装笔挺、一身名牌的申译时身边,她好像路人甲。

  幸好,服务生没有大小眼,依旧对她客客气气的,说话的口气更是让她觉得自己备受尊重。

  “是不是在怪我没事先知会你?申译时带着两分随意牵起她的手,笑道:“如果事先跟你说,你会头疼要打扮到什么境界才得宜,不如不说。”裴馨承认他说的对。

  她根本就没有适合来此的衣物,若事先得知,当然会为打扮而苦恼。

  “两位请。”

  他们的座位是包厢,是间三面透明的玻璃屋,圆桌铺着长长的白色桌布,桌上摆了两副擦得银亮的餐具,室外植满了白色玫瑰,也不知是真花还是假花,灯光打上去,十分浪漫。

  裴馨的视线回到申译时身上。

  今天的他,眼神很亮,眉眼间带着风雅,少了平时的郁结。

  事实上,最近他的眉峰不再总是聚拢着,也会陪她看综艺节目,跟她一起笑,早上用吻叫醒她。

  “可以上餐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