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弃妇重选夫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七


  “我的公寓。”他答得自然。“早就想让你来了,今天刚好有机会让你看看我住的地方,也让你尝尝我的手艺。”

  裴馨惊讶的问:“你会做菜?”

  申译时笑了笑。“简单的难不倒我,比如煎牛排、义大利面。”

  他从小就是个小留学生,没有佣人保母跟着,一切都要自己来,会做几道菜也是应该的。

  “那你应该尝尝我的手艺才对。”裴馨偏着头看他,很认真的说。

  她还真的很想为他做顿饭,为心爱的男人做饭是每个女人的梦想,何况她有着好手艺,不让他惊艳一下太可惜了。

  申译时把车停好了后,带着她进了电梯,看到他按了三十八的楼层,裴馨微感讶异。

  “你住这么高啊,是顶楼吗?”

  “是顶楼没错。”申译时笑了笑。“因为不喜欢被踩在脚底。”

  裴馨暗暗感叹。住这种华厦已经不得了了,还住在顶楼,顶楼是视野最好的楼层,价格也最昂贵,有些抢手的单位还要靠人脉才买得到,申家的财力可见一斑。

  电梯的速度非常快,中间没有停下来,很快便到了三十八楼。

  申译时按了密码锁,厚实的金属大门叮铃一声,应声而开。

  裴馨跟着他走进去,换上他拿给她的室内拖鞋。

  申译时开了灯,映入裴馨眼帘的是三面大落地窗,客厅靠墙放着白色滚细黑边的长沙发,墙上悬挂着一幅巨大的海浪油画。

  室内窗明几诤,没有一丝杂物,黑与白协调着低调高雅的风格,这是富豪之家的品味,她望尘莫及。

  把公寓参观了一遍之后,她下了个结论:“这不像家,比较像美术馆,虽然完美宁静,但少了家的味道。”

  “你说的对。”申译时不置可否地说:“我没什么时间布置,家具都是设计师选的,从摆进来我就没动过,及正我在这里也只是睡觉而己。”

  “你父亲呢?”她瞬也不瞬的看着他,大着胆子问道:“你不跟他住吗?”

  前世她已经知道他与父亲有着矛眉情结,认识他之后,更是只从他口中听过他母亲,没有听他谈起父亲过。

  “我父亲吗?”他嘲弄的一笑。“他跟没有血缘的义子住在一起,我已经成了外人。”

  裴馨瞬了瞬眼眸。“你们不和吗?”

  “那么简单就好了。”申译时顿时有些僵硬,他不想让她看到自己阴黯下来的眼神,他越过了她,走到了落地窗前。

  “他怀疑我不是他的亲骨肉,怀疑我母亲跟旧情人暗通款曲。”

  这事她前世已经知道,她没太大惊讶,只是就事论事的问道:“你母亲没好好解释清楚吗?”

  “她解释了,可是没有用,他不听,她甚至卑微的向他下跪,流泪满面的发誓我是他的儿子,他还是什么都不信。”他的声音缓缓的、冷冷的。

  “他被怒火蒙蔽了眼睛,根本听不进任何话,他无情的把我送到国外留学,残忍的一夕之间打碎了我对他的爱和崇拜。”

  裴馨走到了他的身后,心疼的看着他的背影,就算他不回头,她也知道他是什么表情。

  她轻声地问:“为什么不做亲子鉴定而要这样折磨彼此?”

  “他的自尊和骄傲不容许他做亲子鉴定,我也是。”他低哑的说:“其实,我并没有把握我是申家的骨肉,所以,我也害怕做亲子鉴定,那结果可能是我无法承受的……”

  他的声音太沉重了,裴馨的心紧紧揪了起来,她冲动的由身后抱住了他,把头靠在他宽阔结实的背上,紧紧的抱住。

  他骨胳分明的大手握住了她紧扣他膜身的双手,呼吸微微急促,低低的、沉沉的、哑哑地说:“当年,我父亲产生了怀疑之后,我被用最快的速度送出国,我才上国中,我母亲便忧郁成疾的去世了,我没见到她最后一面,根本没人通知我,一个丰大不小的孩子能做什么?甚至她的死讯是我上了大学之后才知这……”

  “好了,不用说了。”她轻轻的将他转过身,抬眸深深的凝视着他,伸手抚触他的脸庞,胸口涨满了对他的心疼。

  他握住了她的手,制止了她的动作,却一个使劲将她拉进了怀里。

  她迷乱的看着他深邃的黑眸。

  他紧紧拥着她,手掌轻菜的抚过她的发丝,以满含爱意的眼神深深地注视她。他的唇落下了,堵住她的唇。

  他的吻在浓烈之中带着欲 - 望,他的手在她身上游移,这使得她整个人也跟着燥热起来。

  申译时把她抱到了房里,事情就自然而然的发生了。

  他轻轻的将她放在床上,就像在对待珍宝一般的慎重,他的眼眸亮得出奇,身体压在她身上,俯身吻住了她。

  裴馨感觉到心脏在他的掌下狂跳,被他指腹划过的每一寸肌肤都又热又烫,她的身体正跟她爱的人做最亲密的接触。

  申译时抱着她,在确定她已经湿润之后,他的分 身滑进了她体内,快意的奔驰着……

  她原本压抑着,最后却不由自主的叫出了声音。

  她闭着眼睛,紧紧抓着他的双臂,承受着他的律 动。

  最后,仿佛一阵天崩地裂的摇晃,他不顾一切的冲 刺,裴馨以为自己会死掉,床会散开时,他终于倾泄了所有,喘息着压在她身上。

  许久之后,喘息渐平,他把她纳入怀中,拥着她入眠。

  裴馨醒来的时候,很是庆幸自己昨晚早跟父母说了要帮朱英绮庆生,就不来回的跑了,直接在宿舍过夜,因此她睡在申译时这里的事,没有人知道。她比他早起床,带着微笑看了他好一会儿之后,才起身去浴室冲澡。

  洗完澡后,她借穿了他衣橱里的白衬衫,下身则还是穿上她自己的牛仔裤,在自己的包包里找出发带绑了个马尾,最后又走到床边满是爱恋的看了他好一会儿,这才轻轻关上房门,自己到厨房做早餐。

  她一直想要这么做,帮心爱的人煮早餐。

  前世她虽然天天做早饭,却是做给一大家子吃的,吃也是跟大家一起吃,从来没有单独跟程其宇吃过早餐,而且程家的早餐规定要吃饭,她做起来是一丁点浪漫情怀都没有。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