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弃妇重选夫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四


  “这么晚了,你没打工到底去哪里了?”何彩玉一脸担忧地问。见女儿刚进门时,眉端带笑,眼角含颦,不会是在谈恋爱吧?

  “你不要再打工了。”裴永霖皱着眉头道。“家里也不缺你那份薪水,爸妈还养得起你。”

  他有些后悔当初被女儿说服,答应让她去酒吧打工。

  “爸妈,难道你们不相信你们的女儿吗?”裴馨气定种闲的在玄关换拖鞋,一派淡定的走进客厅。

  “我巧遇了申先生,他请我吃饭,碰巧他的公司是做时装的,我又是读服装设计的,就向他请教了一些关于服装设计的事,不知不觉就聊到这么晚,也是他送我回来的。”

  巧遇申译时是真,向他问服装设计的事是假。

  整个晚上,他们没谈跟工作有关的事,可是她总不能对父母说她在恋爱,她坠入爱河了,只要看到那个男人,她就会想要靠近他,就会心跳,就会觉得欢喜,就会感谢她能够重生……

  “你说申先生吗?”裴氏夫妇一阵惊讶。“撞到你的那个申先生?”

  “是啊,他的姓挺特别的不是吗?”裴馨浅浅一笑。“我们应该也没认识第二个姓申的人了。”

  “再怎么说,也不应该这么晚……”裴永霖嘀咕着。“虽然那个申先生是个正派的人,可是你毕竟是女孩子……”

  “因为我想成为他们公司的服装设计师,所以要问的很多。”裴馨从容的在父母对面坐了下来,把手提袋搁下。

  “你想当他们公司的服装设计师吗?”何彩玉大感意外。“可是你不是说,那是一间很大的公司吗?那么大的公司,你进得去吗?”

  裴馨欢眸明澈的看着父母,语气笃定地、缓缓地说:“就因为是很大的公司,所以我才想成为那里的服装设计师。”

  裴永霖跟何彩玉对看一眼。

  这阵子他们都觉得女儿有点不同了,不像过去那样没主见、没心眼,又耳根子软,以前她几乎不会表达自己的意见,若被他们责备时,也只是低着头,乖乖听他们的教罚,从来不会说出心中的想法。

  可是现在,对于自己的晚归,她不但落落大方的面对他们的质问,还从从容容的说出她心中的想法。

  虽然女儿对服装设计有天分,但她最大的梦想就是结婚生子,老是把二十五岁之前结婚生子挂在嘴边,他们还以为她一点都不想当服装设计师,读服装设计只是读好玩的。

  看来他们可以放心了,女儿若太早嫁人,他们也不放心,这样天真的性子,若遇到恶婆家,肯定被吃得死死的。

  “爸妈,你们就相信姐吧!姐说要供我读医学院呢!当然要挑一间大公司上班喽,大公司薪水福利都好嘛。”裴尉笑嘻嘻地说。

  “什么?!”裴永霖跟何彩玉又吓了一跳。“你不是要读财经什么的吗?”

  “爸妈,小尉有天分,就让他读医学院吧!”裴馨嫣然一笑。“你们不想有个医生儿子吗?”

  “怎么会不想?”何彩玉撇了撇唇。“每次听你姑姑炫耀他的律师儿子,我耳朵都要长茧了。”

  “那就对了,让小尉读医学院,以后换妈向姑姑炫耀你的医生儿子。”裴馨气定种闲地说。

  她的眼眸充满了自信和智慧,就像钻石一般,闪闪发亮,看得裴氏夫妇有些怔愣。他们的女儿,真的不一样了。

  领了薪水之后,裴馨第一件做的是买手机。

  她认为往后的她会越来越忙,要找她只能打到家里,太不方便了。

  另外,她也希望有一个号码是某人可以直接找到她,而不需要透过第三个人,那个某人便是申译时。

  此时可是手机踏入大众市场的重要年代,她买的是Nokia5130,以她的眼光来看,这支手机当然不怎么样,前世的诺基亚也没有手机竞争力了,最夯的三星现在则还没有,目前她要努力适应一般手机。

  有了手机之后,她第一个打的号码是申译时的手机。

  “是我,裴馨。”虽然是星期天,但他也可能在忙,不知道有没有打扰到他,所以她的语气有些心,担心让他不快了,患得患失的。

  “你买手机了?”手机那头的申译时很快的问。

  裴馨浅浅一笑。“嗯。”从他的语气里没有听到任何不快,她放心了。

  “你在哪里?”

  她微笑着回答:“衔上,通讯行门口。”

  申译时语气坚定的说:“在附近找间咖啡店,等我一小时,我过去找你。”

  他的语气跟他的要求都是她想听的,她的心在一瞬间就被融化了,恐怕五个小时她都会等。

  “好。”她心甘情愿地答应。

  “这里结束之后,我打给你。”他又加了一句。

  她菜情似水的说:“好。”

  唉唉,除了好,她就不会说别的了吗?有必要对他这么百依百顺吗?

  但,她就是想听他的,没有任何一丝勉强,而且是愉快的、喜悦的。

  裴馨依言在附近找了间咖啡店,点了杯冰咖啡。

  幸好她的大包包里随时带着画本和笔,她画了几张设计图,又把笔记本里的连络电话都输入手机,再打了几通电话给平常比较要好的几个同学,告之她的手机号码,一小时一下就过去了,一点都不无聊。

  申译时打来时,光是看到他的名字出现在手机荧幕上,她的唇角就扬了起来,眼睛锭放着光采,雀跃之情跃然脸上。

  “我这里结束了,你把地址告诉我,我现在就过去。”

  “嗯。”她浅笑盈盈。

  她把咖啡店的地址传给申译时,想着他会看到她的投稿吗?

  他是公司的总经理,审核这种事应该不会由他做吧?

  灵感忽然掠过脑海,她飞快画下一袭婚纱。

  “小姐,我可以坐下吗?”

  裴馨才听到声音,一个托盘已经放在桌上了,上面有咖啡和三明治。

  跟着,她对面的椅子被拉开,一个穿登山外套的挺拔年轻人例嘴一笑,他率性的坐下,把一只旅行背包搁在旁边的椅子上。

  裴馨错愕的看着他,又左右看了一下。

  明明还有空桌,这个人为什么要来并桌?不觉得不方便吗?若是她的话,宁可换间店也不跟陌生人并桌,多不自在啊。

  “我叫杜在明,室内设计系四年级,身高一百八十五,体重七十,血型B型,星座射手座,喜欢看电影、爬山、喝咖啡,无不良嗜好,父亲是仁心医院院长,母亲是家庭主妇,有一个姐姐一个哥哥。”

  裴馨都还没反应过来,对方就自我介绍起来,让她非常错愕。

  在她的眼光看来,对方只是一个弟弟,甚至可以说只是一个小鬼。

  她对弟弟一点兴趣都没有。

  她好笑的看着对方要帅。“不好意思,我不习惯跟陌生人共桌,你可以到别桌坐吗?”

  “你是服装设计系的学生吗?”杜在明仿佛没听懂她的拒绝,他兴味浓厚地凑过去看她的设计图。

  “画得很好,是你梦想中的婚纱吗?”她很快阖起画本,微微蹙了蹙秀眉。

  “不觉得你这样有点没礼貌吗?未经同意就随便看别人的东西。”

  杜在明咧嘴一笑。“我只是想找话题跟你聊一聊——裴馨。”

  说到裴馨两字时,他嘴角微微上扬,很是得意。

  她愣了愣。“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他笑了笑。“刚刚那婚纱的下面有你的签名。”

  裴馨颇感讶异。他坐在她对面,是倒着看,而她那签名是用铅笔写的,她写得非常小,字迹浅,名字笔画又多,他竟能一瞬间看清楚,也真是神奇了。

  “我的视力很好,再远再小的东西都看得到,连月球上的东西都看得见。”杜在明正经八百的说。

  她听了好气又好笑。

  竟然这样糊弄她,他到底当她多小多笨多好骗啊?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