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弃妇重选夫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三


  不过神奇的是,她的身体却放松了,好像有了可以暂时依靠的人,不再是自己一个在街上觌泊。

  “原来是您的客人啊。”服务生展颜一笑。“失敬了,请入座。”

  裴馨还在怔忡,申译时蓦地伸臂搂住了她的肩膀,突然其来的肢体接触让她一阵种思恍惚,他身上的香烟气息竟教她无比安心。

  “怎么搞的?”申译时深刻的看着她。“你脸色白得像纸。”

  看出她快昏倒了,所以才搂住她吗?她感激的对他笑了笑,那笑容却是虚弱无比,硬是挤出来的。

  “你究竟是怎么照顾自己的?”申译时皱眉,迅速抉着她到自己的座位,让她坐下。

  她一进来他就看到她了,若不是他当机立断走过来,她拖着这副身子走出去,是想让自己昏倒在大马路上吗?

  “你是不是和人有约?”裴馨有点不安,认为自己打扰了他,因为他不可能是自己来用餐的,这可是四人座。

  申译时瞬了瞬眼眸,拿出手机,果断地说:“我打电话取消。”

  裴馨吓了一跳,连忙阻止:“不不,不用这样,我坐一下就可以了,给我一杯冰水,我喝完水就有办法走了。”

  “然后呢?走出去昏倒吗?”申译时对她的说法很不满意,他没好气的说道:“取消饭局这是我的决定,跟你没关系。”

  裴馨愕然的看着他。怎么会没关系呢?

  她欲言又止,想跟他说自己还是走好了,却在见到他脸色后,选择闭上嘴巴。

  他打了通电话取消饭肩,跟着招来服务生,帮她叫了一杯冰水,点了两份牛排套餐。

  “我不饿。”

  申译时瞪着她。“不饿就不需要吃东西吗?”看他好像很生气,裴馨也就不再说自己不饿的那种话。

  是啊,就算她不饿,他也要吃晚餐吧?总不能她看着他吃,那多奇怪。

  冰水送上来了,她一口气喝掉,这才感觉好多了。

  申译时不发一语的看着她,拿出烟和打火机,本来打算抽根烟的,都已经拿出一根烟来了,却又放下。

  裴馨看着他。“怎么不抽了?”

  这时候还没有室内禁烟的规定,他大可以抽烟。

  “忽然又不想抽了。”他往后仰靠着椅背,注视着她,低沉地说,眼眸停驻在她颈上的项链,天鹅项链。

  “其实……”裴馨也注意到他在看天鹅项链,她的心跳顿时加快了,不禁润了润嘴唇。

  她好像有必要对他交代一下自己为什么这副样子,可是她要怎么说她其实是重生人,见到了前世伤她最深的男人……

  服务生送来了生菜沙拉和烤得香酥的餐包。

  申译时看着她,眼光忽然变得深不可测。“难以启齿就不用说了,把你面前的东西吃完。”

  裴馨垂下眼睫,点了点头。“好。”

  他们之间很微妙,她并没有打过他给的那个手机号码,却依旧在他现身酒吧时整晚留意他的身影。

  “两位请慢用。”

  牛排送上来了,那喷香的炭烤味勾引着她的味蕾,说不会饿的她突然感到饥肠辘辘,这才想到她在泡沫红茶店只喝了饮料,白婷婷点的点心还没送上来,她就因为程其宇落荒而逃。

  她把整个牛排套餐全吃完了,包括餐后的甜点和饮料,感觉到心满意足,原来一顿美味精致的餐点也能令人感到满足。

  前世,她常没有胃口,可能从早到晚都是在餐厅的厨房打转,看到好吃的东西也不想吃,只想快点结束工作休息。

  她真的不知道已经有多久没像现在这样坐下来好好吃顿有气氛的西餐了,记忆中,就只有程其宇向她求婚的那天,是她仅有吃西餐的记忆……

  他们离开餐厅时,外头己是夜幕低垂,虽然栉比鳞次的高楼大厦遮蔽了月娘,但街灯闪烁的街头也别有一番都会风情。

  夜风温柔的拂来,她忍不住深深的连吸了好几口气。

  她忽然很庆幸自己今天轮休,可以这样跟申译时在一起。

  不过饭都吃完了,也没理由继续赖着他吧?

  “我们走走。”申译时已经抽完了烟,他踩熄了烟蒂,忽然牵起了她的手。

  裴馨没有拒绝,她愿意跟他到任何地方。

  他们就真的只是走走而己,逛过一条又一条的街,浏览了一个又一个漂亮的掘窗,经过人潮如流的百货公司,他牵着她走进去,连百货公司也从一楼到八楼的逛了一遍。

  重生后,裴馨也常这样在街上逛,但身边有他的感觉跟她自己一个人时完全不同,她脸上一直带着微微的浅笑,就像喝了甜酒似的,醮然薄醉。

  从百货公司出来之后,他们一头钻进了巷弄间的一间复合式咖啡馆里,两层楼的红砖建筑,挑高空间、复古的几何地砖,来自欧洲的老家具错落有致地摆放,这里结合了餐厅、书店、生活杂铺和艺廊,让裴馨一眼就爱上。

  二楼恬静的书店里,随处摆着可以舒适看书的大沙发,而书架上的书多半是生活、食物和旅行的相关书籍,她与申译时各挑了一本,两个并肩坐在一起,就在那里看了起来,浑然不觉时光流逝。

  申译时送她回家时已经快午夜十二点了,他们竟然在一起那么久的时间,真是不可思议。

  她这才知道,原来两个人在一起,只要心灵相通,即便不说话也不会感觉不自在。

  前世,只要回到房间,她总是挖苦心思的找话题想跟程其宇聊天,很怕自己跟他没话聊,只要一静下来,她就忐忑不安,老是看他脸色,担心他是不是在生气。

  一直以来,她都很没用的觉得自己低程其宇一等,所以处处小心冀冀,照顾着他的情绪,浑然忘了自己也有心情。

  然而,在申译时的面前,她不用那样。

  目送他的车消失在巷口后,她才转身上楼回家。

  想到一整个晚上,他几乎都握着她的手在走,她的唇畔便漾起哼歌似的笑意,心里一片暧洋洋的。

  她回家的时间跟平常打工回到家的时间差不多,因此她也没特别想什么借口就打开了家里大门。

  让她讶异的是,应该在睡觉的父母居然都在客厅里,弟弟也在,他们全瞪着她看,尤其是她爸爸,好像很生气的样子。

  “怎么了?”裴馨看着父母,感觉到气氛似乎不太寻常。“今天不必去大市场吗?爸妈怎么还没睡?”

  “你老实说,你去哪里了?”裴永霖瞪着女儿。

  裴馨还来不及回答,裴尉便对她猛使眼色,还直接说道:“你打工的酒吧同事打电话找你,好像是找不到客人寄放的酒,所以爸妈才知道你今天休假。”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