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弃妇重选夫 > 上一页    下一页


  他可是申译时,申家的继承人,雅迈集团的行政总经理,她还担心他会找不到人帮他吗?会担心他的她才是真的傻瓜。

  那天之后,直到开学,申译时都没出现在酒吧。

  裴馨刻意忽略自己有些失落的心,努力做自己规划的事。

  这期间,她除了学会各式调酒外,也向陈映欢学了不少化妆技巧,两人日渐熟稔。

  陈映欢鼓励她多看各类的杂志,才可以跟客人搭上话,她也得知陈映欢的目标是到国外深造彩妆技巧,更加深了她要投资陈映欢个人彩妆品牌的信念。

  要投资,就必须有资金。

  暑假期间,晚上到酒吧打工,白天她也没闲着,画了许多设计图,也亲自做了衣服。

  前世虽然大三就休学了,但她的底子还在,自己从画设计图到把衣服做出来难不倒她,倒是脑中源源不绝的“灵感”,要一一画出来是需要时间的,她只恨时间不够用。

  她的眼光,可是比现在的流行还超前了十五年,这是她重生的优势,她知道往后会流行什么,知道哪些款式大受欢迎,这也是拜程其宇所赐,因为他在雅迈集团的时装部上班,开口闭口都是时尚,使她也格外留心流行资讯。

  前世她真的太傻了,明明对服装设计有天分却为爱休学,程其宇进入雅迈的设计图是她想出来的,往后在他焦头烂额想不出设计时,也帮他画了无数的设计图,拥有天分的她,却甘心埋没在家务里。

  这段时间在酒吧里,她观察了许多政商名流和贵妇千金的举手投足,也抽空去美术馆和博物馆,看了很多画展和文物,花很多时间在街上看橱窗设计,这些都是对她日后有帮助的事,虽然有重生金手指,自身的努力还是必须的,否则即便她再世为人,只是在家中坐着,什么也不做,她的人生也不会有任何改变。

  她有信心,她的设计稿可以让她赚到钱,不必等到毕业后,她正在考虑是否要参加服装设计的比赛,跨出她的第一步……

  “你看谁来了。”

  吧台内,陈映欢的提醒声让裴馨不由得抬起头来,本能往酒吧门口看去。

  她的呼吸骤然加快了。

  一个多月不见的申译时,竟出现在她眼里。

  她还以为他不会再来了,以为自己再也见不到他了……

  那一次,她以为他睡醒后必定会连系她,因为他叫她等他,他说他不晕了之后要送她回去。

  虽然她先走了,但她满心认为他至少会打通电话给她,说声谢谢,或者问她怎么先走了?或者责备个几句,她一个女生不应该那么晚了还自己走……可是他没有。

  既然他没有动静,表示不想跟她扯上关系,她也就很识趣的没有打电话给他。

  本来就是高不可攀的人物,是她期待了。

  远处,申译时不避不闪的看了她一眼,随即在服务生的引领下落坐。

  那一眼,让裴馨心跳更是加快。

  “你们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陈映欢看着她问道。

  裴馨楞了下,脑袋里突然一片空白,看着陈映欢,她结结巴巴问:“欢姐……你这是、是什么意思?”

  “你这丫头,以为我没看出来吗?”陈映欢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只要申先生有来,你就会一直留意他,他没来之后,你的情绪就很低落,我没说错吧?”

  裴馨的脸庞顿时燥热起来。

  她有吗?

  她有那样吗?

  她一点自觉都没有,还以为前世受过伤害,她不会再心动……

  然而,牵挂一个人却自然而然的发生了……

  “终于把人盼来了,不过去跟他说说怎么行,我来安排,等等不管他点什么,都由你送过去……”

  “千万不要!”裴馨急促的阻止陈映欢的好意。

  她不要当那种不分场合,纠缠不清的女人,不要被他讨厌……

  “为什么?”陈映欢不解了。“你不是喜欢他吗?”

  “我没资格喜欢他。”裴馨看着她,眼里一片澄澈,直白地说:“我们的身份差太多了。”

  “你真傻!”陈映欢失笑地说:“麻雀变凤凰知道吗?就是要差异越大越好,多少女明星想嫁入豪门,多少出身不高的女孩梦想白马王子的出现,这就是机会,而且我看他好像也在注意你。”

  “欢姐——”裴馨轻声的说着,眼光像黑夜里闪烁的星辰。“我不要麻雀变凤凰,我要丑小鸭变天鹅。”

  她知道一份一开始就不对等的感情,最终是不会圆满的,唯有她成就了自己,才有资格守护她想要的感情。

  前世,一开始她就低了程其宇一等,对于他的青睐,她沾沾自喜,还没结婚就先怀孕,这点也让程家打从一开始就看轻了她,加上她那毫不突出的家庭背景,注定了她被打压的婚姻生活。

  不会了,她不会再重蹈覆辙了……

  陈映欢看她一点都不矫情,也有点动容了。这社会,这世道,不顺藤而上的人有多少?谁不是看到一点机会就紧抓着不放?

  她知道申译时,雅迈集团的继承人,虽然有很多人关于他不是申总裁亲生骨肉的绘声绘影,但那并不影响他的地位,他依旧是雅迈集团的继承人,这样的黄金单身汉,是她们这种酒吧女服务生眼中的极品啊。

  “可是你知道等你变天鹅要多久吗?”陈映欢有些可惜的说:“我看他也不小了,如果到时他结婚了怎么办?”

  裴馨的眼光迷迷濛濛了起来。“那就是我跟他没有缘分。”

  一个服务生行色匆匆地拿了好几张单子进吧台来要她们帮忙调酒,她们连忙应好,两个人七手八脚的忙了起来。

  “裴馨——”陈映欢忽然又叫了她一声。

  “啊?”裴馨正忙着,转眸看着陈映欢,等她开口。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