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弃妇重选夫 > 上一页    下一页


  酒吧经理有点被她的诚意感动了。“你就这么需要这份工作啊?”

  裴馨猛点头。“我真的很需要这份工作,拜托您给我一次机会!”

  重生后,她的脸皮也变厚了,前世她才不敢说这些话。

  “巫经理,跟这位小姐有什么事吗?”

  那忽然介入的熟悉男性噪音让裴馨的心脏猛然一跳,她迅速抬眸,果然看到申译时走过来,她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以为不会再见到的人,无预警的,就这么见到了……

  “您来了。”巫经理马上站了起来,态度也明显的恭敬客气,圆胖的脸上堆着笑容。

  “总经理在办公室等您。”

  申译时点点头,不过又朝裴馨看去。“你在这里做什么?身体都好了吗?”

  他知道她成年了,但还是不赞同她来这种酒吧。

  “两位认识?”巫经理来回看着他们。

  裴馨明显感觉到酒吧经理对她的态度不同了。

  难怪世人想方没法的要结识权贵,申译时不过是跟她说了两句话,她就立刻引起酒吧经理的重视。

  “我欠这位裴小姐很大的人情。”申译时轻描淡写的说完,朝她点点头。“我还有约,先走一步。”

  裴馨对他笑了笑。“慢走。”

  她不知道他为什么对酒吧经理说欠了她很大的人情,但他连她姓裴都知道,酒吧经理瞬间对她另眼相看了。

  “申先生是我们的常客,也是我们总经理的朋友,不知道你们有交情,你应该早说嘛。”巫经理用熟络的语气说道。

  裴馨感觉到啼笑皆非。

  她要怎么早说?没头没脑的说她认识申译时吗?

  “你什么时候可以开始上班?”巫经理问。

  裴馨喜出望外。“您是说,我录取了吗?”

  巫经理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是申先生的朋友,当然要录取。”

  裴馨没想到最后她是因为申译时才得到了工作。如果她晚一点来,又或者申译时这天没来酒吧,那他们就遇不到了,她也就得不到工作,这对他而言可能只是举手之劳,却帮了她一个大忙。

  不过,她不是不懂人情世故的二十岁少女,都再世力人了,她也知道进退,人家一片好意帮了她,她可不要没事去攀关系,硬是与之纠缠,惹他不快。

  因此,即便是很感谢他,很想当面向他道谢,也即便他说她随时可以打电话给他,□她没有打过。

  她开始在酒吧打工了,工作时间是晚上九点到十二点,父母原本强力及对,她说服了他们,也带他们去看过她的工作环境,是在五星级饭店里的高级酒吧,正派经营,还把申译时搬出来,说是申译时介绍的工作,他们才勉强同意。

  第一天上班,巫经理把她交给一个名叫陈映欢的女孩。

  “小欢在这里做很久了,有什么不懂的就问她,她什么都会。”

  她连忙拜码头。“你好,我是第一次打工,也是生平第一份工作,做不好的地方,请跟我说,我会努力做到好。”

  陈映欢很随和的笑了笑。“都是在外面讨生活的人,不用那么客气,有什么不懂的就问我,我会尽量教你。”

  看起来人满不错,挺好相处的感觉,裴馨放心了,展颜一笑。“好。”

  不过,她第一眼就觉得陈映欢很眼熟,越看越觉得在哪里看过……

  忽然之间,她瞪大了眼睛。

  “怎么了?”陈映欢被她瞠目结舌的表情吓了一跳。

  裴馨看着她,不确定地问:“你是——陈、映、欢?耳东陈,映照的映,欢乐的欢?”

  陈映欢点了点头。“是啊,怎么了吗?”

  裴馨深吸了一口气。

  前世,陈映欢是知名的彩妆大师,有自己的品牌和节目,是时尚的指标,对于她来说,是遥不及可的人物,是只会出现在媒体里的人。

  前世,她常看着节目里光采照人的陈映欢感叹,两人明明年纪相仿,人家活得精采,看起来活力充沛,她则活得康碌,没有自我,比实际年舲苍老。

  想不到未成名前的陈映欢会在酒吧里打工,而且如此的平易近人,更想不到的是,会跟她成力同事。

  “到底怎么了?”陈映欢失笑地问。

  “没什么。”裴馨回过种来,看她的眼光己截然不同了。“你会化妆吗?我完全没化妆可以吗?”

  在她想来,此时的陈映欢一定早流露了彩妆的天分。

  “当然不行没化妆。”陈映欢拉着她到员工休息室坐下来,拿出自己的化妆包来,兴致浓厚地说:“我对化妆满有兴趣的,我来帮你化妆吧!”

  裴馨感激地一笑。“谢谢你,我好好学。”

  未来的彩妆大师亲自在帮她化妆呢,好荣幸。

  彩妆与时尚是分不开的,既然知道未来陈映欢将会有自己的品牌,打造亚洲最大的彩妆保养品集团,她只要设法筹到资金,跟着陈映欢,适时的投资她就对了。

  上班的第五天,裴馨就见到了申译时,如巫经理所言,他是酒吧的常客。

  这一晚,他像心情非常不好,独坐的他,显出一份冷漠和掘傲。

  裴馨老皂就看到他了,但她分得很清楚,她是来上班的,而他是客人,除了送酒之外,她没理由打扰他。

  而且,他的酒也不是她送的,是别的服务生送去的,他一来就有专人招呼,根本不是她这种菜鸟服务生能接近的。

  只是不知为何,明明就一点也不了解申译时这个男人,她却整晚留意着他,在他走进酒吧时,她还克制不住心头那股怦然悸动的感觉,甚至在想他为了什么心情不好,是公司的事吗?他被他父亲打压了吗?

  下班打了卡,她去了趟化妆室,正好遇到申译时也从男士洗手间走出来,她转动眼珠,扬起睫毛。

  他的步履不稳,深蹙着眉宇,好像随时都会倒下去……

  结果,没想到他真的被自己的脚绊到,见他快跌倒,裴馨连忙抉住他。

  “小心!”他全身的重重顿时压在她身上,但肢体的接触却又令她怦然心跳。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