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弃妇重选夫 > 上一页    下一页


  何彩玉撇了撇唇,轻轻责备:“想我们就搬回家住啊,是你自己说要住校,体验大学生活的,现在又说想爸妈了,真拿你没办法。”

  “是啊,我也拿自己没办法。”裴馨又哭又笑,她吸了吸鼻子,一手拉住爸爸的手,一手拉住妈妈的手,心中的百感交集只有她自己知道。

  转入普通病房后,裴馨让其他人回家休息,只留下妈妈照顾她。

  她向妈妈要了小化妆镜,带着再世为人的感动,仔仔细细的端详自己的面孔。

  丰润的鹅蛋脸,青春无敌的二十岁,后来却被婚姻生活消磨得面黄肌瘦,她都忘了自己有一双这么澄澈明亮的大眼睛,后来她太瘦了,一双大眼在消瘦的脸上反而显得奇怪。

  她万分后悔没听父母的话,让自己的一生成了悲剧。

  当初她怀孕后,执意要跟程其宇结婚时,父母便拚了命的反对,甚至说出她可以做人工流产的那种话,就是希望她再多加考虑,毕竟她跟程其宇才认识三个月就要把终身托付给他,她父母怎么想也不放心。

  可是,她偏偏就是要嫁给程其宇,一意孤行,谁的话也不听,一心认为自己会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和最幸福的妈妈。

  后来发生的事,证明她一点都没有看人的眼光,不只没有眼光,还像个软柿子被吃得死死的。

  如今想来,还是她父母眼光透澈,当初就看到了程其宇人格上的缺点,知道他不会对她负责一生。

  “幸好没伤在脸上。”何彩玉还以为女儿在担心自己的脸,她无限宠溺地说:“我女儿还是这么漂亮。”

  “是啊,幸好脸没怎么样。”裴馨顺着母亲的话,又忍不住看着镜中的自己。

  虽然是自己的脸没错,但感觉肤质比过去好很多,莹亮有光泽,连个小斑点都没有,仿佛吹弹可破,唇色也水润饱满,眼眸明亮生辉,眼睫比过去浓密纤长,一点也不像才从加护病房出来的病人。

  难道这是老天给她的重生礼物吗?她不会还拥有了什么超能力吧?

  超能力……她到底在想什么啊?

  失笑的放下化妆镜,裴馨环顾起四周。

  这间普通病房一点都不普通,豪华的起居室和卫浴设备,一整排的落地窗外面有景观,比裴家的客厅还要大两倍,简直可比五星级饭店的精致套房。

  “妈,这间病房一晚要多少钱啊?”裴馨前世已经三十五岁了,自然知道单人病房要自费,健保房通常是三到五人住的病房。

  “我也不知道。”何彩玉因女儿醒了,脸上也有了笑容,闲话家常地说:“是撞到你的人安排的。”

  “撞到我的人?”裴馨这才想到这场车祸里应该有肇事者。

  不过,闯红灯的是英绮,肇事者应该是英绮才对,对方其实是受害者吧?

  何彩玉像是知道女儿在想什么,连忙说:“丫头,你爸妈可不是那种不讲道理的人,我们也知道是英绮闯红灯才会发生车祸,已经跟对方说过不必他们负责,可是那位申先生说什么也要负起责任,他自己的车保杆都撞坏了,也不跟我们索赔,真的是个大好人。”

  裴馨听了不禁警觉起来。

  前世各式各样的诈骗花招层出不穷,有假警察、假检察官办案诈骗,假中奖诈骗、假车祸真诈财等等,根本防不胜防。

  “妈,明天还是帮我转到健保病房吧。”就算对方不是诈骗集团好了,她们又不是真的受害者,怎么好意思让人家付这么贵的住院费。

  “妈知道你的意思。”何彩玉拍拍女儿的手。“我们也跟那位申先生说过了,可是他说单人病房比较单纯,受细菌感染的机会也少点,再说你是女生,多人病房男男女女的出入复杂不太好,我跟你爸觉得他说的也有道理,才会接受他一番好意……”

  话还没说完,有人敲了房门,何彩玉连忙放下削了一半的水果起身去开门。

  裴馨看着母亲摇头。一点防人之心都没有,连问是谁都没问就马上把门打开,果然是有其母必有其女。

  前世未婚前的自己也是如此的一派天真、单纯,婚后不管遇到什么都会往好处想,甚至是程其宇跟她提离婚的那天,她还满心以为他是要跟她谈心。

  曾经的天真、单纯都不复见,是离婚改变了她,被抛弃之后,她的心就像一座孤岛,没人进得去,在岛上离群索居的她也看不到其他人,让她变得不再相信人。

  如今虽然已再世为人,但想到程家人是如何对待她的,她还是会揪心,会像快窒息似的喘不过气来。

  “申先生怎么亲自来了?”

  听到母亲欢快的声音,裴馨看过去,有些讶异那排场。

  一个俊挺的男人身后跟着一男一女,女的提了水果篮,穿着天蓝色套装窄裙,头发挽得整齐,像是秘书之类的,男的就像个保镖。

  随便一看也知道她母亲口中的申先生是谁,当然就是最先进入她眼帘的高大男子,约莫有一八五的挺拔身材,身上的浅色西装剪裁合身,看起来质感非凡,刚毅俊朗的容貌,斯文儒雅的外表,美中不足的是有一双冷凝犀利的眼眸,但不可否认的是,他长得很俊逸,是个都会美型男。

  裴馨前世就是被程其宇风采翩翩的外表给吸引,一头栽进婚姻里。

  俗话说,拧到北京还是牛。都尝过苦头了,她还是学不了乖,见到那男人的第一眼,她的心不由得怦然一跳。

  虽然控制不了自己的本能反应,但她已不是二十岁的她,当然知道这种有排场的男人不是她可以碰触的,两人的差别就像天与地,而这种因车祸而来的交集也很快会如云烟般散去。

  她收敛起心神,以平常心看着那男人问候她母亲,然后朝她走过来。

  “你好,我是申译时。”申译时步履从容地走到病床边,朝床上的少女淡淡颔首。

  车祸那晚,他打发了司机下班,自己开车,虽然是对方闯红灯,但他也分神了在想事情,如果他没分神,纵然对方闯了红灯,他也不该撞上去,因此他认为自己该负一半的责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